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地緣經濟到跨國公司政治

朱易

(二)地緣經濟的天敵

地緣經濟格局下其實很象是另一個冷戰﹕“經濟冷戰”。有人將美國人舍不得巴拿馬運河交還等事情形容為冷戰思維不散。實際上,人類很難脫離疆土的概念,全球化帶來的變化就是疆界已不明顯,國與國之間的交往已經是你國中有我國民,我國中有你國民,如果在地緣政治格局下,只要國防軍守住邊界就萬事大吉了,但全球化下,國門必須開放,可是人類的心理有時承受不了與自己不一樣的人可以成你的鄰居並且享受與自己一樣的權利的事實。因此,對外來投資者雖然不將其關在門外,但是卻專門為這些外來投資者設立許多歸條,如上面提及的關稅、安全法則、標簽歸條、執照規定等等。當然對於本國國民外出,本國也是盡力支持,比如出口補助,使其產品可以傾銷,支持產品開發,打開並占領外國市場。表面上這些都是經濟撒,但骨子堳o是政治。表面上,這些活動的執行者都是唯利是圖的企業,但是沒有國家的支持,這些號稱在自由市場中競爭勝利者也不過是紙老虎一個。比如微軟要想在中國告中國廠商盜版,就得按中國的法律來做,而中國的國有企業在美國,就有可能遭到國會的調查,因為規則做法不一,有可能造成誤會。不過由於每個國家投入全球化時的目的不一,有的是想將財金出口,有的是產品出口,有的是勞務輸出,有的是為了服務輸出等等,這完全倚賴於一個國家參預全球化的能力。對於依賴低成本產品的出口的國家,當然會拒絕制定全球化的勞工保護政策,因為這等於讓該國放棄國防,而對於技術出口的國家,當然會努力建立全球的智慧產權的體制,可以保持產品的擁有權,因為一旦喪失智慧保護權,等於讓高技術產品出口國的國門大開。當然發展中國家對此不感興趣。如此一來,國與國的談判就會演變成互相交換同意條例的談判,因此就形成了地緣經濟格局。在這種格局之下,世界性的貿易組織和旨在推動全球化的組織,就成為這個格局的天敵河終結者,這些組織試圖拆去國與國在經濟運作中的障礙,這些障礙對進攻一方而言是障礙,但對另一方而言是保障,當然游戲玩得下去的原因,是國與國

之間試圖通過互拆障礙,其實障礙拆除之後,誰可獲勝,都是一個賭博,障礙拆得越快,賭注就下得越大。全球化終結地緣經濟格局,也可能使全球共同贏得勝利,但可悲的是可能有失敗者,一敗涂地。因為經濟上的對抗不比軍事上的對抗這樣一目了然,人類對市場的了解遠不是想象中的完全。市場中有一個無形的手,可以將美好的設想消於無形。也可以將希望轉為危機。如果在拆除障礙時判斷失誤,有可能拆了自己的國防,也進不了人家的領土,兩頭吃虧,或者以為只讓了一步,但結果發現是讓了全部。

全球化雖然是地緣經濟的天敵,但由於全球化不會發生於一朝一夕,而這個過程卻是地緣經濟發揮的淋漓盡致的階段。因為經濟活動的詭異,使得強者不痡j,弱者不畬z。不存在一劍走江湖的情況。千變万化的市場使得每個國家在參預全球化時,是一點一點地讓步,大口大口地開價,這種對抗的色彩,難怪有人冠上“冷戰思維”的標簽,比如橫掃全球的“麥當勞”在美國也受到意大利餐,墨西哥餐和中國餐的挑戰, 這些來白美國之外的飲食也成為美國飲食的主流, 其競爭鋒頭之銳,連不可一世的“麥當勞”也擋不住。

不過這些世界性的貿易組織如WTO等,必然扮演地緣經濟戰爭的調和者和解除武器的和平使者,雖然這個角色扮演起來不容易,但是WTO等注定成為保守之一傾向的終結者,如果有國家的貿易協定,有些武器就等於銷毀了,比如美國的“超級301”恐怕就很難對同為WTO一員的國家祭起來。因此,爭戰的幽靈會不斷出現,以求地緣經濟還可偏安一時各種訴求將不斷出現,非政府組織將加大他們的聲音分貝,這些組織的地方色彩十分濃厚,但卻正應了一句話﹕越地方性的就越全球化。因此可以一呼百應。正如去年底WTO部長會議時的示威活動一樣,因為這些組織聚在一起並不想達成什麼協議,只想表達聲音,因此顯得更為團結,結果真的把他們的訴求放在一起考慮,他們之間又要開始分爭不止了。所有這些都是想阻止全球化的進程,以維持地緣經濟下的保護主義。

從全球經濟角度看,地緣經濟並不是市場行為而是政治行為。因為它不以利潤為目標,手段也非經濟手段而是行政手段,大量的政府補助,如出口補助,產品研發補助等等,(比如美國政府對產品研發的資金支持就占全國的研發經費的百分之三十六以上),還有各種進口配額,關稅,跨國公司在國外市場開發的利潤其實並不好,比如零售業巨人Wal-Mart在進口歐洲時收益就一定不如在美國。因為在歐洲設立零售店的規定要嚴格得多,還有工作時間的限制,勞工法律等等,都在增加成本,又比如“空中客車”越開拓市場,虧損就越大,但他們仍在積極開拓市場,原因是如果有機會不會抓住就有可能失去。正如冷戰對抗可以不計成本一樣,地緣經濟之下,國家支持的跨國公司的海外市場運作,同樣也不是以成本來核算成績的,而是有多大市場份額來衡量,如果能夠獨占市場,成本再大也是值得一試的事情。

正如如果每個國家都不從事擴張,而關閉自守,就不會有地緣政治的冷戰格局,同樣如果沒有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趨勢,地緣經濟也無緣誕生。在全球化之下帶給地方居民,勞工和小型企業的焦慮是地緣經濟的催生劑。地緣經濟因應全球化而生,而全球化又成為地緣經濟一體化能否真正客觀,而又不使個別國家成為失敗者,而是全體國家都成的全球化的勝利者,其實是很渺茫的事,因為主導全球化的發達國家,實際上無法公平地制定規則,而是傾向於運作於已有利的制度,窮國不免屬於不利地位,而向後退縮,祭起保護主義的牌子,應用起地緣經濟下的各種防御武器,而發達國家或許受不了發展中國家低成本的產品傾銷,而關上國門,這個思潮可在上年底的西雅圖街上看見,如果真正的全球化無法出現,地緣經濟的格局就將成為主宰未來經濟的格局。或多或少地少了些意識形態,但所謂的“牛肉戰”“香蕉戰”是少不了的,將“軍事”改為“經濟”,“核武”改名“產品”,“軍隊”改為“跨國公司”,二十一世紀又將上演上一世紀後半葉的“冷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