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地緣經濟到跨國公司政治(四)

朱易

(四)跨國公司政治

跨國公司並不是真正進行政治活動,它們不過是經濟的行為,帶有強烈的母國文化色彩,它們應該無意於政治意識形態,真正出於政治目的,還是國家本身,國家通過稅務,補助等手段支持跨國公司海外直接投資,而市場中無形的手將促使跨國公司在投資所在國中進行的經濟活動是以達到相當程度的市場壟斷為目的,而在經濟挂帥的年代,誰擁有了市場,誰就擁有了發言權,而跨國公司能否在地主國發展生存,又與國與國之間得當貿易談判有關,這就成了跨國公司不得不依賴於母國的政府,對其的政治意識有所執行的原因。這樣一來跨國公司就成為地緣經濟時代的政治工具,盡管跨國公司無意於政治活動,卻是免不了卷入政治的,正如許多民主國家的軍隊是忠於國家而不是忠於政黨,但如果執政黨在指揮軍隊時,軍隊的行為其實成為實現政黨理念的工具了。

跨國公司可以被利用為國與國之間的政治工具,也可以被列為打擊別國的目標,比如美國電話公司就因美國與古巴的緊張關系,而收不回巨額的費用。對於跨國公司被列為打擊對象,淪為地緣經濟的犧牲品,大眾應不會十分縮生。迪斯尼在歐洲的被拒,麥當勞在歐洲的窘境,都涂有厚厚的地緣經濟的色彩,但是對於跨國公司真的能否擔當大任,成為相當於地緣政治時期的軍隊角色而為國家開拓經濟領土,擴展國家外交空間和使國家影響力提昇尚有許多疑問。但是如果從跨國公司目前的狀況看,這是毫無疑問的。

首先是跨國公司的規模。以1995年為例全球最大的前200家公司的生產總額就占當年全球的國內生產總值得百分之二十八,而其員工人數占全球人口的百分之零點三左右,而這些大公司又操縱在少數人手中,他們對於公司內部事務諸如員工的雇用和解雇有絕對的權力,對於公司進行的所有經濟活動也有極大的控制力,諸如直接投資、撤資等等決定,也有少數人中進行,而這少數人就操控了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經濟活動。而這些大公司,其中大部分都是跨國公司或是會成為跨國公司的市場行為並不是資本主義標榜的自由競爭的行為,而是帶有壟斷的行為,目的就是為了獨占市場。取得完全的主動權。

其次是跨國公司的結構。按照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理論,市場中的行為應該利潤為目的,其行為應該是從成本的出發點,其決策應該是由市場調節而產生的,但這對於許多小型企業而言是對的,但對跨國公司而言卻不見得,因為從跨國公司的企業結構看,它並不具備充分的反應市場的功能和能力,其決策更象是中央式的計劃經濟,其權力集中於CEO,即執行長手中,他可以開設任何分公司,也可以關閉任何分設機構,可以改變產品價格,改變市場推廣方法,生產新產品,取消舊產品而不必考慮實際的市場情況,理論上而言,CEO應該以股東的最大利益為宗旨,因而CEO的著眼點,不是在公司的最大利潤,也不是公司的遠景,而是如何讓股價上揚,在信息發達的今天,CEO們更傾向於制造新聞,以轟動效果來刺激股價,而這一次的決策就不以產品市場運作為根據,而是以資本市場作為根據。因而更象是中央計劃經濟。實際上,世界上最大的公司實際上是每年都編列計劃,其內容包括行業的聯合,政府的游說,和參預政府對外貿易會談,以及參預大型國際組織如WTO的貿易談判活動。這些活動已不屬於自由市場經濟的范疇。而這一切都操在CEO一個人手中。

股東們理論上是通過任免CEO來決定公司事務,但過分頻繁更換CEO會使股價下跌,因而股東們不會輕易動CEO人選,即使股東可以完全操縱公司,也是少數人可以做到。全世界中所有的國家中,國民中參預股市投資的人數的比例最高的國家是美國,即使如此,投資股市的人中,其中5%的股東掌握了百分之七十七的股值,百分之七十一的股市投資人所持有的股值不超過二千元。因此,實際上跨國公司是操在少數人手中,而其運作又是通過於類似中央計劃經濟的方式,這對於公司的在海外的運作就更具有目的性和戰鬥力,更具有運作政治的能力,換句話說,市場中無形的手是不能調節跨國公司,而跨過公司反而可以影響市場,即跨國公司確實具有成為政治工具的素質。

另外一個例証表明跨過公司對於所投資國的市場具有壟斷能力的是,這些公司在母國時就練就了一身壟斷市場的本領。比如微軟公司,對本國的公司也毫不留情,願意共享利潤,倒是很可疑的,美國政府不容微軟的過分,但卻不會去干涉微軟的海外行為,這也是保護主義會抬頭的原因之一。另一個例子是美國零售業巨人的Wal-Mart,現已將触角伸入了歐亞大陸。以Wal-Mart過去在美國的境內的所作所為,它絕對是一頭狼。

Wal-Mart在美國境內的迅速崛起成為巨人,其老闆的財富之巨,僅次於比爾蓋茨。它的競爭秘訣是,專門在中型的城市開店,由於中型城市的原由零售店大部分都是小規模的,因而在競爭上對抗不了走低價格的Wal-Mart,而Wal-Mart在一開始又通過大量在報紙上做廣告,來爭取媒體的支持,中等城市的媒體廣告客戶不多也不大,Wal-Mart對它們而言確實很重要,因此即使由於Wal-Mart的開張使得上百家小型店關閉,也不會讓媒體對Wal-Mart持反對意見。也不會對於Wal-Mart每創造一個工作機會,會讓一個半的工作機會消失吶喊,一旦小型店消失無縱,Wal-Mart就會不再刊登廣告,因為它已成為這個城市的不多的選擇之一了。因此Wal-Mart就完全掌握了該地區的市場。

Wal-Mart用該方法無往不勝,如今進軍海外,相信不會改變奪取市場主宰位置的習慣,狼行千里吃羊應是事實。

因此跨國公司不受市場的調節,而是調節市場,真成為政治的運作手段,實際上是可能的,也是活生生的事實。

結語

經濟全球化不可逆轉,但是許多地區正感受到這一過程帶來的威脅,有的威脅是真實的,有的是虛幻的,是政客別有用心鼓吹的,有的是由於全球化帶來經濟結構的變化,而帶來的社會痛苦,但卻是走向進步的變化,因此,在這一過程中,保護主義會不斷抬頭,以對抗全球化,以消除威脅,因而產生了所謂的經濟冷戰或是地緣經濟,在這種情況下,各種國際組織如WTO會運用而生,這些組織試圖通過協商來消除國與國之間的貿易障礙來達到真正的自由貿易,以促進全球化,但是由於大組織得當參預不是無條件的,其成員並不是普世性的,比如G-8會議,甚至是G-20會議決定世界事務就勢必忽略了非成員國的利益,而這樣的演變會成為許多經濟集團,如果這些經濟集團最後的互動關系是貿易戰爭,那又與上世紀的冷戰有何兩樣呢﹖牛肉若是冠上英國就不要過英侖海峽,香蕉也可以成為貿易大戰的炸藥。因此,人類雖然看見了全球化後的共同富裕的曙光,就恐怕,富國並不在乎窮國能否經濟翻身,而在這種情形下,真正有益於全人類的全球化就遙不可及。這不是危言聳听,從富國強調智慧產權何勞工標準,而不關心窮國的債務就可以看到這一危機的苗頭,真正認識地緣經濟時代下的危機,全體一同努力或許新的世紀是人類真正的禧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