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去日喀則

丁果

去西藏,看她的自然景觀和藏傳佛教的人文宗教景觀。被稱爲“世界第三極”的青藏高原,有白雪皚皚的冰峰,有湛藍深邃的高原湖泊,有連接千里的草原戈壁,有神秘茂盛的原始森林,有高原地帶特有的植物珍禽,這樣的自然景觀,配上一千七百多座歷史悠久的喇嘛寺廟,延續一千三百年神秘的西藏密宗顯宗傳承,便形成了對世界旅游者和宗教朝拜者致命的誘惑與吸引。

同樣,去前藏的拉薩,也要去後藏的日喀則。在三百多年黃教(格魯派)占統治地位的西藏近代史中,達賴和班禪都受中央政府册封,達賴喇嘛駐西藏首城拉薩,冬天在布達拉宮(冬宮),夏天在羅布林卡(夏宮);班禪駐日喀則,依山而立,金頂閃亮,面積達二十多萬平方米的扎什倫布寺是歷代班禪的駐錫祖廟。

我們坐越野車,沿拉薩--江孜—日喀則的綫路去後藏。

在一路的顛簸中,我們看到了被揭開神秘面紗的聖湖,在高原群山環抱中的湖水,真的仿佛從天上而來,清澈純淨,無聲訴說著西藏遠古的歷史。在車行途中,可以看到在高山上的牦牛,還有撒在戈壁灘上的羊群,它們緩慢移動著,在世界屋脊書寫著生命力的動聽樂章。

當然,江孜的白居寺,是非看不可的。雖然她是喇嘛教噶舉派的寺廟,但其供奉的十六羅漢像以及琳琅滿目的壁畫,却展現了西藏本地,大陸內地和尼泊爾佛教藝術的綜合魅力,其包容的風格實在是西藏佛教的异數。在宋代建立的夏魯寺,藏式殿堂,漢式殿頂,是藏漢佛教建築藝術融于一爐的典範。至于扎什倫布寺中巨大鍍金强巴佛,更是舉世聞名。

然而,兩天的奔波,最讓我動心的不是名山大川,也不是名廟聖寺,而是散落在山中和戈壁灘上的藏民村落。破舊灰暗的土房子,屋頂竪著褪色的經幡,牲口與人只一暀完j,凶猛的藏獒也顯得無精打采,高原的農牧民生活,依然是艱辛的,與拉薩日喀則城內的日漸繁華形成强烈的對比。過去,貴族與農奴是天壤之別;如今,城鄉之間是鴻溝日深。西藏的宗教傳統,是要在都市的燈紅酒綠中瓦解呢,還是在鄉下的貧窮麻木中失去基層的生命力?這是一個沈重的問號,沒人可以回答。

西藏的危機,又豈只是傳統文化?即使是冰封千年的雪山,也因爲地球的暖化,開始消融,今年夏天,就出現了好多次水灾。西藏朋友告訴我,山上的綠色反而多了。

在連接前後藏的公路上,除了旅游者的越野車,還奔馳著載滿朝聖者的老式卡車。幾十個人擠在拉著蓬帳的卡車堙A鍋碗瓢盆挂在車的邊上,幾天幾夜不停地向著拉薩駛去,要完成一生的夙願。對他們來說,現代化的一點好處,公路的一點好處,就是讓他們到拉薩朝聖成爲可能。不然,翻越崇山峻嶺,穿過森林大河,幾個月甚至一年的跋涉,使朝聖之路變成人生的荊棘之路,血泪之路,不測之路,人生的夢,常常夭折在路上。

在拉薩,在日喀則,在世界屋脊,我看到了虔誠的跋涉者。從廣義來說,人生就是跋涉,美麗的人生就是向著至高處的朝聖之旅,其態度必須是虛己和謙卑的。在青藏高原,從現代大都會來的旅游者,心媢衎坁漕犖媢黚姜t向往的心弦,被撥動和喚醒了。他們定位自己的西藏之旅,是一次心靈之旅,在海拔五千米的高度,他們呼喚自己返僕歸真。

當我從拉薩飛回成都,那嚴重的高原反應症立刻减輕了。但是,我期待自己,也期待所有心靈受到震動的旅游者,不要讓西藏之行的深度人生思考,也變成短暫的“高原反應”,回來後就烟消雲散,夭折在城市繁華的喧囂中。

在青藏高原,我看到了沒有被現代化污染的上帝創造的杰作,也領悟到對待人生的一種真實態度。我知道,我的心靈,已經走進世界屋脊,與永琲瑤鷛蚸啋韙F距離。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