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烏托邦﹕知識份子的毒品

——共產主義和美國總統大選

曹長青

九十歲的美國共產黨總書記格斯.豪爾(Gus Hall)最近去世,成為美國媒體上一條顯眼的新聞,《紐約時報》為此發表了題為「美國的布爾什維克」的社論指出,豪爾二十一歲時就到莫斯科的「列寧學院」受訓,一九五九年成為美國共產黨總書記,至死都信仰共產主義。他在晚年譴責戈爾巴喬夫和葉爾欽是「把船毀沉的水手」,稱贊北朝鮮是「抗衡西方的最新奇跡」。豪爾的離世,標誌著一個時代的結束。

由於美國憲法保護結社和言論自由,共產黨在美國一直合法存在,總部至今仍在紐約曼哈頓的一棟八層大樓裡,仍出版自己的黨報《世界人民周報》,並設有電腦網站,不僅宣傳共產主義,還列有各州分部的聯絡信息,呼吁人們加入共產黨。

豪爾擔任美共總書記之後,曾四次角逐美國總統,一九七六年得票最多的那次,才是五萬九千張。成員越來越少的美共,多年來一直靠蘇聯提供經費存活。美國作家葛若(D.Grarow)在專著中披露,「從五十年代中期開始,蘇聯每年向美共提供一百萬美元。」英國BBC網站最近報道說,「僅九十年代頭七年,蘇聯就給了美共四千萬美元。」

豪爾的去世,雖然標誌美共走近末路,但它並不意味著共產主義理念在西方死亡,因為支撐它的根基之一的「烏托邦」仍是相當多知識份子的理想。「烏托邦」(Utopia)這個詞有兩層意思﹕完美之地;但不存在。從十六世紀莫爾(Thomas More)寫的《烏托邦》一書,到近代數不清的這類作品,顯示人類,尤其是知識人對完美主義的幻想。更糟的是,烏托邦不僅作為「完美」被追求,而且被作為治療「不完美」的藥方,於是人類出現了共產主義大災難。

追求完美,製造災難

蘇聯解體後,美籍日裔學者福山(F. Fukuyama)發表了「歷史的終結」一文,曾引起很大反響。他指出共產主義在蘇聯和東歐國家的崩潰,證明自由主義打敗天下無敵手,「歷史已終結」。但實際上福山的結論過於樂觀,他忽視了共產主義根基之一的「烏托邦」理念,在西方知識界仍有巨大的市場。

在歐盟十五個成員國中,十一個現在是社會主義政黨執政;在被稱為實行「原教旨資本主義」的美國,左翼的民主黨仍有強大的聲勢,並已執政兩屆八年。這些政黨背後,都有人數眾多的左翼知識份子支持。他們的基本理念仍在「烏托邦」的框架內,都是追求完美主義,想建立理想社會,強調平等,均貧富,實行高福利(不得不高稅收),排斥市場經濟,擴大國家功能,由政府統籌社會。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的政見,相當反映這種左派的烏托邦理念——要實行全民醫療保險,政府包辦學校,減免窮人稅收,提高福利等。這種理念和共產主義有相通之處,美國共產黨的電腦網站(http://www.hartford-hwp.com/cp-usa)呼吁的就是﹕收入六萬美元以下的免交稅;政府包辦幼兒園和學校,一律免費;國家提供全民醫療保險,向富人和企業徵高稅,反對市場經濟等。還公開呼吁共產黨員支持克林頓。

這些口號和訴求聽起來「動聽」,看上去「悅目」,但實行起來,結果往往是災難。因為均貧富的平等,就是「劫富濟貧」,最後大家一起窮。如同法國一句著名幽默所言,「左派喜歡窮人,結果製造出更多窮人。」擴大政府職能和公有成份,不僅造成更嚴重的官僚主義,而且由政府包攬、設計社會,本身就帶有極權主義色彩。當「均貧富」和「平等」成為一個社會的價值取向時,人的財富不僅受到威脅,最後自由也會被剝奪。

當然,一個社會不能對窮人根本不管,人類應該有同情心。但這種「管」必須在相當的限制之內。因為「人之初」不是「性本善或惡」,在某種意義上說是「性本懶」,如果一味給窮人福利,等於僅給他魚吃,而不迫使他去釣魚,只能助長人的懶惰,結果這種「同情」,會導致他永遠貧窮。同時,政府強行對那些勤奮勞作者高稅收,然後將高福利分配給不勞而獲者,這樣既不公平,又造成經濟發展滯緩。

烏托邦理念,媒體的主旋律

美國經濟所以強盛,很重要的因素是右派共和黨和右翼知識份子多年宣揚「反烏托邦」。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小布希的主要口號,就是恢復「里根主義」,繼續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理念。「里根主義」有三個核心﹕反共產主義;反大政府;充分自由市場經濟。其根本價值取向是,強調個人,強調自由,而不是像左派那樣注重的是政府和平等。

但美國左派仍有相當大的勢力。大學、好萊塢、主流媒體,是左派知識份子的三個大本營。在總統大選之際,美國最主要的四大電視台(CBSABCNBC CNN),四家大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洛杉磯時報》、《今日美國報》),以及兩大新聞周刊(《時代》、《新聞周刊》),主旋律都是左派理念,支持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烏托邦的理想,那種誘惑人的完美境地,仍吸引著一代又一代的知識份子。

最近,在紐約公共圖書館,正在展出一個名為「烏托邦﹕西方對理想社會的追求」的展覽,展出了約四百件關於烏托邦的書籍、電影、繪畫等,其中有納粹和蘇共的烏托邦宣傳。記者對此報道說,「烏托邦承諾給人們更完美的世界,結果是不可忍受的災難……就像《一九八四》和《勇敢的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所描述的那樣。」

雖然共產主義今天在全球已走到尾聲,但烏托邦的幻想,仍像毒品一樣吸引著無數知識份子,所以「歷史」遠沒有「終結」,人類絕不可樂觀。

十月二十四日於紐約(載《開放》十一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