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萊斯﹕美國新政府的外交靈魂

——美國最高法院將裁決小布什勝選

曹長青

美國最高法院十一日中午對大選糾紛的聽證顯示,小布什將獲勝,當選為美國新總統。

在小布什政府中,最重要的智囊人物是被普遍預測將出任「國家安全顧問」的非裔女士康達莉扎.萊斯(Condoleezza Rice)。

在八月初美國共和黨費城全國代表大會上,總統提名人小布什親自介紹了兩個人上台演講,一個是大名鼎鼎的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指揮海灣戰爭的鮑爾將軍(此人將出任國務卿),另一個就是當時名不見經傳的外交顧問萊斯,可見小布什對這兩位黑人助手的重視。

從萊斯的成長背景、專業知識、外交主張,及個性來看,她將對下屆政府的外交政策產生重大影響。

萊斯被布什父子器重

今年四十五歲的萊斯曾在老布什總統手下擔任「國家安全會議」的蘇聯問題顧問。老布什卸任後,萊斯到史丹福大學做教授,後來任教務長。

一九九五年老布什邀請萊斯到德州家中做客,引見萊斯和長子小布什見面。兩人一見如故,因為都是體育迷。小布什當時是德州棒球隊的共同擁有人之一,他向萊斯展示了收集的名棒球手簽名的棒球。萊斯酷愛體育和練身,每周四次由史丹福大學的足球教練訓練她增加身體強度。共同對體育的愛好,使小布什和萊斯一見如故。

一九九八年,小布什邀請萊斯到他的度假地見面,並向她請教很多外交問題,例如美國和俄國的關係,和北京的關係,美國軍力發展等。從此萊斯成了小布什非正式的外交問題顧問。

當小布什決定參加總統角逐後,就正式聘請萊斯組織了八人外交政策顧問團,萊斯被任命為總負責人(她辭去了史丹福教務長,但保留教授職務)。

兩人之間有「化學反應」

從小布什參加總統競選以來發表的有關安全和外交政策的談話來看,其主要觀點均來自萊斯。例如年初萊斯發表文章提出,美國應該有所選擇地參與國際軍事事務,而不應該把戰線拉到所有地區。六個星期以後,小布什對國防政策發表講話時就強調﹕「正因為美國有其他更重要的、不可忽視的責任,所以我們必須有所選擇地使用我們的軍隊。」

《紐約時報》說,顧問的意見對這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有相當大的影響,顧問的觀點已經出現在小布什的幾乎每一場演講、記者會和辯論中。像部署全國導彈防禦系統(NMD)這樣重大的決策,其主要設想以及報告都出自萊斯之手。

該報在對萊斯的專題報導中說,「小布什和萊斯對世界有相同的看法﹕加強美國軍事力量;縮小美國軍隊對全球較小事務的參與,把重點放在幾個重要的大國上。」「而且小布什毫無愧色地展示他(在外交政策上)對萊斯的依賴。」

萊斯除了因為擔任八人外交政策顧問團負責人,和小布什有密切聯係外,更重要的是,小布什覺得和她相處非常愉快,並有樂子(fun)。八人顧問團中的成員、前國防部助理副部長德夫.查克赫姆(Dov S. Zakheim)曾評價說,「在小布什和萊斯中間,有一種真正的化學成份。」意思是他倆能相互感應,相處無間。小布什則說,「我和她相處感到很輕松,有樂子。有些人太沉重,但萊斯不是這樣,她是真正聰明的人。」

依賴外交顧問的政治家

由於大選糾紛,民主黨人對小布什多有譏諷,有左派媒體評論家說,如果他當選,將成為美國歷史上履歷最短的總統。因為小布什在擔任德州州長之前,一直做石油生意,從未在政府擔任過職務,更無國會經驗。

缺乏國際知識和外交經驗,確實是小布什的弱項之一。他曾被記者考問誰是台灣的總統,他僅答出,是姓李的。而對媒體廣泛報導的巴基斯坦軍人政變領袖穆沙拉夫的名字則連姓都答不出來。

這種缺乏外交知識和經驗的特點,導致小布什一旦當選,將會更依賴外交顧問。而萊斯被普遍認為將是首席智囊。

小布什喜歡萊斯,還在於萊斯能夠用清晰易懂的語言,把複雜的國際事務闡述明白。小布什說,萊斯「能用我能懂的方式,把外交政策解釋清楚。」小布什的對外聯絡主任胡葛斯(Karen Hughes)說,一有什麼外交事件,小布什就會說,「給康蒂(萊斯的昵稱)打電話,看她怎麼認為。」

小布什不僅缺乏對外交事務的知識和經驗,而且他向來不太喜歡讀書。有人曾問他最近看什麼書,他回答「《聖經》」。問他最喜歡的哲學家,他回答是「耶穌」,並稱「因為耶穌改變了我的生命」。《紐約時報》說,小布什即使連外交問題的簡縮本大綱都不願意看,更傾向於由萊斯等給他口頭解釋。

史丹福大學首位黑人女性教務長

萊斯在丹佛大學就讀時,導師是現任國務卿奧布萊爾的父親。萊斯說是這位導師使她「愛上蘇聯問題」。一九八一年,萊斯從科羅拉多大學獲得博士學位後,到史丹福大學任教。一九九三年,她成為史丹福大學歷史以來第一位非白人、第一位女性、第一個最年輕的教務長。

萊斯在擔任教務長時以果敢、幹練著稱。當史丹福大學面對四千三百萬美元赤字時,她曾大刀闊斧進行改革和裁人,而且不太徵求其他人意見。媒體說,萊斯習慣於在有權勢的男性之間工作。她曾在著名的美國金融投資大公司「嘉信」(Charles Schwab)董事會擔任過董事,並還是美國著名汽車公司「雪佛萊」(Chevron)的董事。兩家大公司的董事會幾乎清一色是男性。

精通俄國問題的「歐洲主義者」

萊斯精通蘇聯問題,她的博士論文,研究的是蘇聯問題;在老布什總統任內,擔任的是蘇聯問題顧問。她曾自豪地說,她對蘇聯將軍們知道的比他們本人還多。
她記憶力驚人,寫作速度非常快,被譽為「依馬可待」。《紐約時報》介紹說,她在去演講的路上,只是在信封上簡單寫個提綱。

在共和黨捐款大會上,她不拿稿子演講二十分鐘。在費城共和黨代表大會上,萊斯不拿任何提綱,一氣講了半個多小時,給聽眾深刻印象。她的演講並是該晚演講者中獲得掌聲最多的。

萊斯的第一本著作是對捷克斯洛伐克軍隊的研究。一九九五年,她與人合作寫的關於德國統一的書,獲得相當好評。萊斯認為自己更瞭解歐洲,自稱為「歐洲主義者」(an Europeanist)。

萊斯的外交理念

萊斯原是民主黨籍,一九八二年改為共和黨。她在今年一至二月號的美國《國際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上發表的「注重國家利益」(Promoting the National Interest)一文,相當反映她的共和黨觀點的外交理念。該文被外交政策專家們普遍解讀為是小布什外交政策的藍本,因為受到廣泛注意。

該文對美國重大的外交問題都進行了闡述。在台灣問題上,萊斯認為,克林頓總統的「中國政策」已經損害了美國和民主台灣的穩定關係。美國應該對中共損害美國利益的行為進行主動的挑戰。美國和中國大陸的「合作是應該的,但是當我們的利益和中共的利益相沖突時,我們絕不應恐懼去和北京對抗。」

在中共軍事擴張問題上,她提出,「中共正成為改變亞洲軍事平衡,並朝向有利於它自身方向發展的力量」,「僅僅這一點,就說明中共不是克林頓認為的美國的戰略伙伴,而實際上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但美國應繼續和中國大陸進行貿易,把經貿手段作為一種壓力,促使中國大陸走向民主。

對全球戰略問題,她認為,下屆總統的外交政策必須從美國的國家利益出發,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從幻覺的國際社會利益出發。

在美國新總統小布什政府中,萊斯顯然將在制定外交政策上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和作用。以萊斯一貫的鷹派立場,她所提出的外交政策,將會更不利於那些專制、流氓國家。它預示美國的整體外交政策,將可能朝向更強硬的方向發展。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