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黨派意識壓倒法律與公正

——評佛州最高法院對大選爭執的裁決

曹長青

昨(二十一日)晚十時,佛羅里達州最高法院七名大法官就全美國、以至整個世界矚目的總統大選計票爭執做出裁決——佛州三個郡繼續人工計票,票數計入該州選票結果。

這項裁決不僅使大選結果更為複雜,而且給人強烈的印象,佛州最高法院七名大法官更多是出於黨派理念,而不是出於司法公正與法律原則判案。

佛州最高法院七名法官,全部都是佛州前幾任民主黨籍州長任命的。《時代》周刊在該案審理之前就指出這種背景,認為由這種黨派背景的法官審理這場決定美國下屆總統的重大案件,將會對民主黨候選人高爾極為有利。但原《紐約時報》總編輯、被該報不久前解雇的專欄作家羅森紹(A.M. Rosenthal)卻撰文說,他相信法官將突破黨派理念,做出公平裁決。也有人認為,這次裁決,正好給佛州最高法院的民主黨背景的法官一個表現公正形象的機會。

佛州法官偏向民主黨

但二十一日這個裁決結果顯示,這些民主黨州長任命的法官並沒有超越黨派理念。它體現為這樣六點﹕

第一,在無人上告到佛州最高法院的情況下(包括高爾陣營),佛州最高法院主動介入計票爭執,不許州務卿按佛州法律按期公佈全州已統計完的計票結果。一般法院都不太情願介入政治選舉爭執,更不願對哪個候選人當選做出仲裁,因為誰當選,應有選民決定,而不是法官。佛州最高法院打破慣例主動提出審理大選爭執,其急不可奈之舉已難掩飾其潛在的政治傾向。

第二,在審理時明顯偏向民主黨律師。美國主要電視台都現場直播了這場兩個半小時的審理過程,七位法官對兩黨律師的態度截然不同,對小布希競選陣營的律師幾乎像在審判,不斷打斷律師的闡述,幾乎不讓人把話說完整。被《時代》周刊評為七名法官中最左翼的法官安斯蒂德(Harry Lee Anstead)竟向小布希競選陣營律師提出這樣的假設問題——如果某郡的選舉委員會主任沒有把統計好的選票結果上交,反而去外島度假,那麼州務卿是否應該硬性按照該州法律按期宣佈選舉結果,而不計算該郡的選票。小布希競選陣營的律師解釋說,這種假設的情況和目前棕櫚灘郡的計票爭執不同,但這位法官根本就不讓律師解釋,口氣強硬地說,你回答,到底州務卿可不可以宣佈選舉結果?這種假設和咄咄逼人的態度,讓人感到這位法官幾乎不是在審理嚴肅的大選爭執,而是在進行黨派辯論。在七名佛州法官對共和黨競選陣營律師進行這種逼問式審理時,在電視畫面上可以看到高爾競選陣營的律師坐在法庭前排座位不斷偷笑。當時股票市場大跌,因為人們都從佛州法官的態度看出他們將會做出怎樣的裁決。「美國在線」(AOL)新聞網站隨後在三萬人中做的民調顯示,百分之六十二的人認為佛州七名法官在審理該案時偏向民主黨律師。

笨蛋與壞蛋的區別

第三,審理時沒有辯論根本性的問題。佛州最高法院的法官們在審理此案時,沒有提到這場糾紛最關鍵的問題,那就是三個郡有什麼理由和權利一定要重新手工計票。佛州在大選當晚就有了選舉結果,但根據該州法律,兩位候選人選票差距在百分之零點五內,要重新計票。重新計票的結果,仍是共和黨候選人小布希領先。高爾的民主黨陣營對這個結果不接受,提出要重新手工計票,理由是﹕棕櫚灘的「對開蝴蝶型」選票設計有問題,導致部份選民困惑,把該給高爾的票投給了共和黨右翼候選人布坎南;另外一個郡有一萬九千張選票因填寫了兩個總統候選人名字而作廢。

但民主黨的這種要求是不合理的。首先,棕櫚灘郡的「對開蝴蝶型」格式的選票,在過去大選中該郡就一直使用,並沒有人提出意見;這次選民投票時也無人異議,只是計票之後發現高爾選票在佛州少於小布希後才提出這種格式選票設計有問題,據此要求重新手工計票,這明顯是政治原因。

這種格式的選票這次大選中在伊利諾州的芝加哥選區也被使用,那裡的選民既沒有提出它的設計有問題,也沒要求重新手工計票。而且棕櫚灘郡的選舉委員會主任萊波瑞(Theresa LePore)是民主黨籍,這種格式的選票是經過她審核批准才使用的,並不存在共和黨有作弊問題。棕櫚灘郡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選民都沒有被這種格式的選票「困惑」,證明這種選票並沒有根本性的缺陷。

這種被稱為有「問題」的「對開蝴蝶型」選票,是用箭頭指向來標誌候選人名字。箭頭的意思是什麼,小學生都懂得,那些對「箭頭」意思都不清楚的棕櫚灘選民,應為自己的愚蠢負責任。在NBC電視的晚間脫口秀節目中,主持人諷刺地說,那些連箭頭的意思都不明白的棕櫚灘選民,恐怕是被佛州的太陽晒昏了頭。而那些把民主黨右翼候選人布坎南當做高爾的副總統人選而錯投了票的選民更是無知,因為只要稍微留心一點新聞,就知道高爾的副總統人選是誰,連這樣的常識都弄錯的選民,還要上街游行示威,說他們被選票的箭頭設計「困惑」,簡直是上街顯耀愚蠢和無知。

據《紐約時報》報道,棕櫚灘郡被「蝴蝶型」格式選票「困惑」的選民多數是黑人。黑人絕大多數都不是新移民,在美國投票多次,還出現這種常識性的錯誤,實在是荒唐。而佛州最高法院的七名法官在裁決大選計票爭執案時宣稱,所以這樣裁決,是為了保護人民的選舉權利,稱其高於任何其他考慮。但誰是人民?難道佛州其他六十四個郡的選民不是人民,如此這樣有選擇地手工計票,其他郡的選民權利怎麼保障?而同樣在大選之日投下神聖一票的全美國其他四十九個州的選民是不是人民?難道就要保護該郡這百分之五連箭頭的意思都弄不清楚的糊里糊涂投票者,而不尊重其他近一億選民的投票結果?

佛州選票即使設計有問題,那也僅是出錯,是當地負責選舉的官員笨蛋,而不是有壞蛋有意作弊。笨蛋和壞蛋本質上不一樣,壞蛋有意作弊,要調查並重新計票,但由於笨蛋的愚拙造成的失誤,就不應再重新計票,而應尊重大局以及全國絕大多數選民的權益,尊重佛州全州兩次機器計票的結果,結束爭執,盡快產生新總統。

機器計票更公正準確

第四,回避了機器和手工計票誰更準確問題。佛州法官裁決在三個特定的郡重新計票,不僅對該州其他六十四個郡的選民不公平,而且對共和黨候選人也不公平,因為這三個郡是人所共知的民主黨票源。在這種大選爭執下,在這樣背景的三個郡重新手工計票,會有更多的政治人為傾向,導致計票結果不會公正和準確。美國所以能夠在選舉當夜就能產生新總統,主要在於使用機器計票,不僅快速,而且比人工計票準確,因為人是有政治傾向的,在判斷選票的有效性上會有一定傾向,而機器「六親不認」,按統一標準查驗和計算。在目前新科技的時代,連一般小銀行都不再手工查錢,而是用機器計算,因為機器快速,而且比手工準確。即使普通家庭,月底來賬單,多都會使用小型計算器來復核賬目,沒有誰還會用算盤或手算。高爾競選陣營一再要求在佛州三個民主黨票源的鎮子重新手工計票,就是想利用主持重新復核選票者的人為認定傾向,為高爾「查」出更多選票。

二十一日晚六點半的CBS電視新聞竟播出這樣一個鏡頭﹕一個查票員把一張選票舉起看了看,該票沒有在任何候選人做選擇,查票員卻說﹕「應該是高爾的吧」,於是就把這張選票放進了高爾的票堆裡。這種手工查票怎麼可能準確?

「美國在線」新聞網站(截止二十一日晚十時半)對二十一萬五千多名電腦使用者的民調顯示,高達百分之六十九點三的人認為手工計票不準確;認為機器計票更準確者佔百分之五十四點九。

法官應超越黨派理念

第五,黨派意識超越了司法獨立。美國的各級最高法官雖然都是不同黨籍的州長、總統任命,但並非都以黨派理念,或為報答提名的黨籍領袖而在審理政治性案件時不公正。例如,一九七一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審理《紐約時報》刊登有關越戰文件被尼克森政府指為泄密一案,雖然當時最高法院大多數法官都是共和黨籍總統任命的,但在最後裁決時,卻是多數站來《紐約時報》一邊,捍衛新聞自由。尤其是九名大法官中的初審法官梅利,剛由尼克森委任不久,但卻最替《紐約時報》說話,根本不考慮他是被尼克森任命的。

按規定,亞特蘭大聯邦第十一巡回法庭負責審理佛州上訴到聯邦法庭的案件。小布希競選陣營幾天前曾上告到這個聯邦法庭,請求該法庭下達「禁止令」,阻止佛州三個郡手工重新計票。民主黨陣營對此很緊張,因為這個聯邦法庭的十二名大法官,七名是共和黨籍總統任命的,其中四名還是出自老布希總統之手,高爾陣營擔心這些法官借機回報小布希。但這些共和黨籍總統任命的法官,沒有讓黨派理念超越法律與公正,裁決結果是拒絕了小布希競選陣營的請求。

第六,不遵守遊戲規則。佛州法律規定,在大選日之後第七天要公佈計票結果,待海外通訊選票全部抵達後,宣佈最終結果並簽發該州「選舉人票」贏者證書。但佛州最高法院的裁決,等於否定了佛州的選舉法律。

民主的重要原則之一是,如果定下政治遊戲規則,任何參與玩家不可在遊戲進行之中和結束之時,由於遊戲結果不利自己而要求修改規則,或推翻規則。如果認為規則不合理,也應該在這次「玩」完之後,參與者再共同協商制定新的規則。佛州最高法院的裁決,等於是在佛州選舉這場「政治遊戲」正進行之中,以及計票剛完成,政治遊戲尚未結束就來修改遊戲規則,推翻州議會通過的既定選舉法律。因此小布希競選陣營的代表、前國務卿貝克才對此發表談話說,「在遊戲之中和遊戲結束時修改規則是不公平的」,這個裁決是「不可接受的」。

這次佛州最高法院七名法官如此判案,將載入美國司法歷史,留下黨派超越法律和公正的惡例。但佛州最高法院的判決並非終極裁決,美國很多憲政學者預測,這場大選爭執官司最終將打到聯邦最高法院,由九名大法官做出裁決。美國二百多年的民主實踐,已使民眾和政治人物形成共識和民主素養,只要那「九個人」發話,不管什麼結果,人們都服從,因為它代表的是法律。多數美國民眾對大選危機不擔憂,就是因為他們對聯邦最高法院以及美國憲政制度仍有信心。

十一月二十二日於紐約 本文經作者授權獨家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