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大選之夜的四個奇異

曹長青

在美國居住十二年,觀看了三次美國總統大選,屬這次最累,從晚上六點打開電視看選情,一直看到凌晨五點,整整看了一夜。以往兩次總統大選,都是在當夜十二點左右就選出新總統,這次卻是一夜也沒有出來結果。我從來沒有整夜看過電視,這次為了瞭解選情變化,竟熬了一宿,看到了很多戲劇性的事情。

在選舉投票日的次日,電腦網絡公司「美國在線」(AOL)在網上進行了一項民意測驗,結果百分之五十一的人認為,這次總統大選之夜有四個最奇異的現象,依次是﹕媒體兩次宣佈佛羅里達州選舉結果,又兩次撤回;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戈爾打電話祝賀對手小布什當選,又打電話收回已經承認的失敗;密蘇里州選出死人做聯邦參議員;從不是紐約州居民的第一夫人喜萊莉當選為該州聯邦參議員。

媒體兩次擺烏龍

美國媒體這次報道總統大選,最擺烏龍的事件是,在選舉正在進行的當晚八點鐘,三大電視台和有線新聞CNN就同時宣佈,民主黨候選人戈爾已經贏得了佛羅里達州。

這個消息讓民主黨選民和戈爾大為高興了一場,因為佛州是美國的大州之一,有二十五張選舉人票,舉足輕重,而且小布什的弟弟是該州州長,佛州曾被視為小布什贏得希望最大。當電視宣佈這項結果時,戈爾正與妻子晚餐,媒體報道說,這個消息使晚餐「沉浸在興奮之中」。

然而好夢不長,一個小時之後,三大電視台又同時宣佈,由於資料錯誤,撤回先前那項報道,佛州選情仍不明朗。

三大電視所以出現這個差錯,主要是在新聞時效性和維護民主制度之間沒有保持平衡。總統選舉是美國的頭號新聞,幾家全國性電視台為了及時報道新聞,提高收視率,聯合組成了「投票所外民調」(Exit Poll)機構,派出大量人員,到各州的很多投票站,對剛投過票的選民進行民調,再加上初步計票結果,來推算哪個候選人領先或贏得了這個州。據三大電視台事後檢討說,由於在佛州選擇的投票站多是民主黨籍選民集中之地,因此才出現這項失誤。

它是技術上出錯,還是黨派意識導致,令人質疑。因為美國主流媒體多為左翼掌控,傾向民主黨理念,因此被人批評傾斜戈爾一方。

美國三大報之一的《華盛頓郵報》九月二十五日曾在頭版發表文章說,「人們懷疑第四帝國是站在戈爾一邊。」該報引述《國家雜誌》(National Journal)無黨派政治分析家庫克(Charlie Cook)的話說,記者在他們的報導中摻進了傾向戈爾的「思想偏見」。因自九月初以來,美國三大電視網晚間新聞對戈爾的正面評論為百分之五十五,而對布什的正面評論只有百分之三十五。他指出,在九月初民主黨全國大會之前,媒體的報導較為公平和平衡,但在黨代會之後,感到戈爾有可能獲勝,媒體就成了戈爾的啦啦隊,就像在足球比賽中一樣,如果他們的球隊落後到沒有希望的地步,他們非常安靜,但當他們的球隊開始得分時,則開始喧鬧助威。

三大電視的這項失誤被憲政學者嚴厲批評,因為佛州的選舉正在進行,這樣過早、並錯誤地宣佈該州選舉結果,導致那些仍在排長隊等待投票的佛州選民放棄投票,因為他們會認為自己這一票已不起作用。這等於誤導選民,使他們放棄了選舉權利,從而損害了美國的民主。

三大電視撤回先前的宣佈後,佛州的選情一直不明朗。當午夜過後,其他絕大多數州的選舉都有結果後,戈爾和小布什打成了平手,於是出現誰贏得佛州,誰當總統的局面。

凌晨二點十七分,三大電視台同時宣佈,小布什贏得了佛州,當選為總統。在小布什家鄉德州奧斯汀等待慶祝的上萬共和黨支持者,頓時發出歡呼,他們在那裡已經等待了七個多小時,而且當地一直下雨。

按照選舉慣例,下一個就應該是戈爾發表承認失敗的講話,但怎麼等,也不見到他出來講話。我坐在電視機前,也很著急,希望他快些出來講話,然後新總統發表當選感言,這次總統大選就可以划上句號,我也可以睡覺了。

一直等到凌晨三點二十分,三大電視突然宣佈,原先宣佈的小布什贏得佛州的消息不準確,予以收回,因為根據該州法律,如果兩個候選人之間的選票差距在百分之零點五之內,需要重新計票。因此,大選並沒有結束。

頓時,在戈爾家鄉田納西州等待慶祝的幾千民主黨支持者發出歡呼,戈爾的競選主任出來講話說,「我們的競選並沒有結束。」在德州準備慶祝的小布什支持者,頓時鴉雀無聲,似乎在出席葬禮。由於兩個準備慶祝的總統候選人家鄉都下雨,人們在雨夜中已經站立等待了幾乎一夜,再加上這一百八十度的選情變化,一會兒歡呼若狂,一會兒又是驚訝哀痛,情緒極度上下浮動,導致一些人心理無法承受。

收回祝賀的尷尬

由於戈爾看到三大電視台宣佈小布什贏得佛州,就按照政治家的風度和選舉慣例,給小布什打去電話,表示祝賀,同時承認自己敗選。但後來得知佛州將重新計票,他馬上又給小布什打去電話,收回原來的祝賀和認輸。小布什驚訝戈爾「出爾反爾」,並說他在佛州當州長的弟弟曾向他通報,他已贏得佛州。戈爾則不滿地反駁說,「你弟弟不能成為仲裁這件事的絕對權威。」其實小布什只是順便提到弟弟,因為他弟弟作為佛州州長,當然對那個州的選票統計結果比較瞭解,而戈爾處於情緒狀態,則反唇相譏,兩人談話不悅而終。

總統大選某方候選人向對方祝賀並認輸,然後又收回變卦,在美國憲政歷史上沒有發生過,這次戈爾開了先例。事後選情專家認為,戈爾有點太著急了,應在完全確認所有結果後,再向對手承認敗選。

而還有比戈爾更尷尬的,當電視上宣佈小布什贏得佛州當選總統之後,德國、英國、俄國、中國大陸、台灣等地紛紛向小布什發來賀電,爭相和這位美國「新總統」聯絡感情。一個小時之後,當知道美國大選結果有變時,各國又爭相致電美國,收回原來的賀電,形成國際社會從沒有過的尷尬。德國總統無奈地對新聞界解釋說,哪個國家都想首先致賀,這是國之常情,並請求記者不要再引用他在賀電中對小布什說的那些恭維話。

在美國大選投票之前,中共官方刊物上發表了兩篇重要評論文章,都是支持戈爾當選。但當美國媒體宣佈小布什贏得佛州之後,中共領導人立即向小布什發了祝賀電。後來聽到有變,又聲明那個賀電無效。

有記者評論說,美國這場選舉的戲劇性,不僅讓媒體亂了方寸,而且幾乎攪亂了全世界,讓那些政府權貴們一時分不清到底應該向誰獻媚。

死人被選為聯邦參議員

美國這次不僅選總統,也部份改選參眾兩院席位。因為重要立法都由國會做出,哪個黨成為國會多數黨,至關重要。過去六年,共和黨一直在參眾兩院佔多數。參院有一百個席位(按州分配,五十州每州兩位),眾院有四百三十五個席位(按人口分配,大約每五十萬人產生一名眾議員),這次各自改選三十四席。民主黨誓言奪回參、眾兩院,因此選情極為激烈。

在選舉前,民主黨籍的密蘇里州州長卡納漢(MCarnahan)被認為極有希望擊敗代表該州的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不幸的是,在投票前三個星期,他因飛機失事遇難。但根據該州法律,在投票日之前四個星期,候選人名字不可從選舉名單取消或更改。因此,卡納漢仍在選舉名單上,而且這位已逝之人,竟以領先共和黨對手百分之二的優勢當選。

根據密蘇里州法律,繼任州長將任命一參議員接替卡納漢贏得的聯邦參議員席位,二年後重新就該席位進行選舉。結果卡納漢的遺孀被任命,因為該州女性選民多同情這位遇難州長,而把選票投給了「死人」。

已逝的卡納漢雖幫助民主黨在參議院奪回一席,但最終共和黨仍在參院佔多數(五十席對四十九席);共和黨並還贏得了眾議院,以二百二十二席領先民主黨的二百一十一席(無黨派兩席)。如果最後是共和黨候選人小布什當選總統,美國將從一九五二年以來第一次共和黨贏得總統、參議院、眾議院。

第一夫人當選紐約州聯邦參議員

克林頓夫人喜萊莉這次當選為紐約州的聯邦參議員,也被視為大選之夜「最奇異」現象之一,因為喜萊莉從沒有在紐約州居住過,只是在宣佈要競選紐約州的聯邦參議員之後,才在紐約上州買了房產,成為紐約「居民」。很多紐約人對這種為了政治目的而臨時搬遷的做法反感,認為這位從沒在此地居住過的第一夫人無法在參院「代表」紐約州人民。

而且喜萊莉沒有政界經歷,從沒擔任過任何政府職務,她僅是在克林頓第一屆總統任內沒有正式官方頭銜地領導過謀求建立全國公費醫療的事務,結果以失敗告終。

很多人認為,喜萊莉是由於丈夫做總統而獲得的聲名,而不是靠自己的政績或政治才能。而且很多女性選民選她,還由於克林頓的性丑聞而同情這位「受辱的妻子」。因此有評論家說,如果喜萊莉選票不夠,克林頓應該再來一次婚外性,人們就更同情喜萊莉而使她當選。

喜萊莉在大學時就是著名的左派學生領袖,在領導學生反越戰游行時,高喊「X尼克松」。她畢業時曾一度準備到她崇拜的導師開辦的加州律師所實習,那位導師崇拜胡志明,曾是越南共產黨高官的朋友。喜萊莉的理念一直左傾,比較接近共產主義理想,要均貧富,反感自由市場經濟,要擴大政府職能,實行高福利、高稅收的歐洲社會主義政策。她這次選擇紐約州來參選聯邦議員,就是看到紐約窮人多,少數族裔多,嬉皮士和左翼自由派選民多,她的左派理念能贏得這些人的選票。

美國總統大選之夜,怪異的事情雖多,但由於美國是個比較成熟的社會,民主制度比較完善,並有相當充分的新聞自由,因此很多事情都能逢凶化吉,而保持國泰民安。

十一月九日於紐約(原載香港《動向》月刊十一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