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天涯寄語

劉再復

924

每個黎明,當晨曦降臨大地,我便感到人類整體的光線輻射到我的書桌,並感到,在這一瞬間,四海之內的無數兄弟正在和我共赴人生之旅。此時,我覺得自己既身處孤島,又身處曙光瀰漫的海洋中。

925

每此踏著草地漫步,總是被無名的小草所感動。每一年都有嚴寒嚴霜嚴雪,但每一年都有她獻予大地的春明春色春意。小草尚且如此難以征服,更何況人的生命。想起小草,我對生命就滿懷信念。導師,常常是腳下與身旁的小精靈。

926

當秋葉紛紛飄落的時候,我突然對著園堛漪謓颽蹌藅ㄔ秅@種感激之情。她們陪伴著我渡過了春天和夏天,和我共處美好時光。女兒去上學,妻子去上班,唯有這些樹木和我一起守望著寂靜的百草園。無論是春的歌吟還是夏的絮語,都與我的心思相通。她們天生有一種高尚的本能﹕只是默默自生自長,從不騷擾同類與異類。

927

我曾從鑽石身上得到啟示﹕生命堅韌的光波應來自體內長歲月的積累。資源在身內。早晨的露珠也閃光,但它畢竟是仰仗身外的太陽。

928

現實中的劫難是溝壑,現實中的誘惑也是溝壑。溝壑結成恢恢巨網,唯有從網中跳出,才能進入碧波萬丈的大海。

929

八、九年前,當我發出一聲『救救孩子』而漂流海外之後,故國所有的書籍、報刊連同朋友的文章都把我的名字抹掉。抹得非常乾淨。然而,我的腳步繼續著,足音繼續著。雖受挫折,但我仍然生活在對人類的絕對信賴之中。這種信賴不是對他人的賜予,而是對自身的賜予﹕我活在信賴之中,便活在平靜而深邃的精神世界之中。

930

每一個大學者大詩人去世之後,我總想知道他們怎樣戰勝身外之物的誘惑。每一個偉大的精神價值創造者,一定是個戰勝世俗誘惑的勝利者。戰勝誘惑比戰勝逆境更難。

931

明知生命最終要變成化石,還是要努力開花結果,明知生命是一次邁向墳墓的悲劇性旅行,但還是要煉就一雙善於疾走的雙腳。

932

在一次黃昏的漫步中,我看到遠方的天幕上太陽正在徐徐降落,而在落日的餘暉中,我又看到在面前的柏油小路上,一對白發蒼蒼的老夫婦手牽著手踏著最後的光輝從容地往前走去。此時,我突然激動不已,覺得人的情感也有太陽般的永恆,即使到了生命的黃昏時節也還是那麼堅韌的存在著,在令人失望的世界中,這種人生的圖景常常給我力量。

933

這一刻精神很好,下一刻也許非常疲倦,應當抓住精神很好的一刻。在這一刻塈V力抽絲,在這一刻塈V力編織錦繡,在這一刻堹d下生命結實的軌跡。美好生命的消失,就因為總是等待著下一刻。

934

每一天的日出日落,每一季節的花開花落,都在召喚生命的不息前行。造物主賜予千萬個日日夜夜,我竟找不到一個停步的黃昏或早晨。

935

羅曼.羅蘭曾說,生活中真有價值的東西很少,只有人才是最重要的。英雄所表現的美是爆發性的美,而人表現的美則是覆蓋一切時間、無所不在的美,所以我們要努力做一個人。

936

腦中的智慧容易被人發現,但心靈的精彩卻容易被埋沒。發現心靈不是靠肉體的眼睛,而是靠心靈的眼睛。所以何其芳說﹕以心發現心。我雖然不是基督教徒,但我承認,基督那顆被愛所折磨的心的確太精彩了。

937

生命激情的保持,當然要靠頭腦與心靈,但也需要仰仗雙腳。雙腳走出去發現世界、發現生活。雙腳的跋涉與登臨,不僅使你發現滄海的大波濤,而且會帶給你生命的大波濤。

938

好些黃臉皮的自由主義學人都是專制主義者。從他們的文字與行為的巨大反差中,我懂得自由在身內而不在身外。自由的硬核就在我自己的心堙C有這硬核,便不會理會外界的各種目光而堅定地走自己的路。

939

無論是富裕還是貧窮,無論是歡樂還是困苦,無論是政治還是藝術,各種生活都可以過,但不要喪失真實的自己。

940

意識到自己立於地球之上﹕身處無邊大宇宙系統中最美麗的地點,無數說明壯觀尚未欣賞。僅此理由,就足以使我熱愛生活。

941

已完成的一切,並非終點,乃是起點。像逃離黑暗與專制,我竭力逃避已完成的『成果』。我知道沉湎於已有的果實,意味著此後的生命不再開花。

942

看到成年的男人與女人被訓練成羊和獸,已讓我傷感,看到天真活潑的美麗少女變成羊和獸,更使我悲傷。

943

檸檬橄欖的芬芳,波光濤語的美,麗日與霽月的景色,並不難感受。但心靈中無聲的音樂,無形的光彩,還有它的足以喚醒其他心靈的微語,卻不容易發覺。困繞著心靈的軀殼是堅固的城牆。

944

歷史的有限記憶牢牢地記住那些越過道德邊界的惡行,如焚書坑儒、文字獄等等。儘管人間的權勢者企圖通過權力抹掉這些惡行,但歷史還是記住它。這種記憶,正是歷史的良知。

945

天堂到處都有,地獄也到處都是,樂園與牢房均在身邊。對我來說,這兩者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不斷地往前走去,走得愈遠愈好,走到心靈的節奏與宇宙的節奏同一韻律,那堳K是偉大的家園。

946

靈魂也有年齡,只是難以統計。許多人在進入墓地之前,早就剩下一副雙腳支撐的軀殼。他們的肉體年齡八十歲,而靈魂的年齡只有四十歲。靈魂的年齡與肉體的年齡並不相等。

947

在我眼堜M耳朵堙A悲傷是物質性的。人的呻吟與空中的雷聲一樣響亮。而暴力的語言,也是物質的,它與刀斧一樣沉重。

948

想起人類思想大師巨大的頭顱,想起他們像我家鄉田野堛漱鬫悀@輩子埋頭耕犁,想起他們晚年因為勞作過於辛苦而發顫的手,我就不敢偷懶。

949

因為自己的地位高了,便居高臨下,把人看低;因為自己的地位低了,便抬頭仰視,把人看得過高,這都不是正常的眼睛。勢利眼產生於主體與對象的位移之中。

950

人類身外的各種束縛和壓迫,最終均可找到解除的辦法,最可怕的是心為形役,自己做自己的奴隸而執迷不悟。我的生命解剖學乃是把自己作為標本,不斷進行作我解構。解構到疼痛處,便對生活有所領悟。

951

小乘佛教重在救自己,大乘佛教重在救他人。一是致力於修煉自我,一是致力於普渡眾生。兩者均能給人以啟迪,但兩者也都能使人走火入魔。自我強調得太過份,以為自己可修成聖人和煉成超人,便使世界產生了許多偽君子和小尼采;『獻身他人』強調得太過份,要求人人都去當烈士與英雄,又使世界城市無數工具似的奴才和沒有頭腦的革命狂人。打破我執與他執,回到平常的心境中關懷、思索與創造,也許可以贏得一個真實的自己。

952

被惡的欺凌一萬次,仍不放棄對善的信念;被假的欺騙一萬次,仍不放棄對真的信念;被醜的欺弄一萬次,仍不放棄對美的信念。在磨難中,才擁有道德的韌性。

953

我一無敵人,二無秘密。只以公開的思想、文字與世界交往,並形成與世界的關係。我心理上的自足自在,完全得益於這一關係的透明。

954

歌德的哲學是『進』的哲學;陶淵明的哲學是『止』的哲學;孔子的哲學是亦進亦止的哲學。《紅樓夢》的『好了歌』,是止的告誡。人能『進』到一個美麗的境界,很幸運;能『止』於一個美麗的境界,也很幸運。『激流勇退』論者,叫你果斷地止於美好的境界。

955

神不會走到歧路上,而人卻一定會有曲折會走錯路。因此,神的足跡讓人跟隨,而人的足跡則可借鑒。後者的足跡才是價值無量。

956

人格是人自身的乳汁,它取之不盡並會滋潤整個曲折的人生。

957

儘管我對後現代主義有許多保留,但對於後現代理論家李歐塔Lyotard的尼采式漂泊,卻很欣賞。他說﹕『只有當我不再為我的無力感而喪氣,另一種思考方式才可能被勾畫出來。我不去證立我的思想,正如大海中無法對抗的泅泳者,藉著漂泊以尋找出路。』(轉引自道格拉斯、凱爾納等著的《後現代理論》,臺北中譯本,第一九五頁)我喜歡思想的漂泊,喜歡肯定生命能量自由流動的哲學,喜歡不被固定在人造壓抑形式中的各種話語。

958

在我的字典中,只有罪人的概念,而沒有敵人的概念。把自己的兄弟定義我敵人,這是專制者權力字典的獨斷。拒絕承認這種字典對人的所有註疏與闡釋,我的生活才開始獲得輕松與快樂。

960

人生來並不是狼,是後來才變成狼的。『後來』會變成狼,常常是因為作為人活不下去,活不下去還要活而且還想活得很風光,就在嘴唇那長出狼的牙齒。我看到許多人變成狼,但沒有仇恨,只為人的生存狀態而悲哀。

961

高爾基在描述托爾斯泰時,有兩個意象使我難忘。一是『巨鯨』的意象,一是上帝的意象。他說,如果托爾斯泰活在海堙A一定是條鯨魚。還說,他看到托爾斯泰那個樣子,簡直懷疑他就是上帝本身。前一個意象告訴我創作需要大氣魄;後一個意象告訴我作家應是開闢一個新天地的原創者。

962

被打斷了一隻腿之後,對生活必有所悟。經歷了一次大浩劫和大苦痛之後,對生命的理解必定和以往不同。賈平凹有次替我看相後說﹕你一生一定會跌倒一次,並且是傷筋動骨,留下傷疤。倘若至今還沒有跌過,以後也一定會發生。我立即拉起褲筒,指著腳上的傷疤﹕『你說對了。』這之後,我對自己說,沒有挫折有失敗,不可能有人格的完成。其實,我從滑冰競賽中得到許多啟發,其中一點是,幾乎所有的最精彩的生命都伴隨著跌倒。

963

陸游說,人生唯有情難死,《紅樓夢》表現的也是人生唯有情難了。但是,這個世紀的女作家張愛玲卻告訴人們﹕情是最容易死的,不要相信『天長地久』的許諾。在一個充滿慾望的社會堙A在人體死亡之前,情早已死亡。『慾』只講收益,不講付出。而『情』則是無休止的付出。

964

生時那麼辛苦,彷彿為他人繁忙,然而死時又有多少人真的為你傷悲呢?陶淵明的詩云﹕『向來相送人,各自還其家,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那些為你送葬的朋友,回到自己的家堙A就忘了悲哀,照樣唱起他的歌。感受到這一點,才知道人生原是一場大寂寞。

965

尼采在《善惡彼岸中》警告人們﹕『和怪物打仗,自己須避免成為怪物。』斯.茨威格在《異端的權利》中為異端辯護,謳歌異端的美。在這些異端身上有一種人偉大的力量﹕敵手的仇恨不能點燃他們的仇恨,敵手方面的卑鄙不能使他們卑鄙。

966

時間把所有的人被變成過客,把萬有包括最輝煌的人生都變成暫時的存在。意識到時間更改一切的力量,人才認真地抓住現在這一剎那,把現在這一剎那視為唯一的實在,把理想視為延長這一剎那和美化這一剎那的夢。

967

自由是理性動物按自身的意志去行動的可能。康德用他的一生的著作與智慧去反駁自由之不可能。在中國,自由不可能要靠幾代知識者去反駁。

968

立足於樂觀,浩劫一到,就抱頭鼠竄;立足於悲觀,面對浩劫,反而冷靜,不容易失望。叔本華的悲觀主義也給人以力量。他的哲學告訴人們,應當對自己的位置有個清醒的認識,以便在大千世界中最壞的地方中站穩腳跟。這個最壞的地方可能是唯一的地方,你別無選擇地必須立足於這個地方。但不因此而沉淪。

969

於大雪紛飛中我拜謁諾貝爾的墓地。在低矮的墓碑上除了他自己與四位家人的名字之外,甚麼也沒有。那一刻,我悟到諾貝爾是一個有神性的人。他知道科學是分裂的,脫離神性的科學只是技術,技術可能是現代生活的殖民者。它可能是侵犯人類並造成人類的災難。只有慈悲、愛、憐憫、同情心等神性相連結的科學,才能造福人類。所以他臨終時獻出全部財富而設立和平獎金,他預見到﹕離開和平的理想,科學將導致世界的末日。

970

余英時先生對孟子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作出了一點補充,說知識分子還需要『時髦不能動』,要有冷觀潮流的骨氣。知識人的獨立品格,就在於能置身於潮流之外。

971

有的路走的人很多,有的路走的人很少。選擇人少的路不一定成功,選擇人多的路不一定失敗,重要的是在自己選擇的路上投入些甚麼,付出多少生命。

972

上帝在為人類創造新的世界時,首先打破了他為人類營造的樂園。他知道沉緬於樂園的人不會孕育一個新的大自在。人類生活的前景,不可能是樂園,樂園是人生的過程。

973

在我所知道的萬物萬有中,沒有一種東西比心靈更富有彈性。它可以小得像一粒芝麻,也可以伸展得像個宇宙。人的心靈可以自我塑造。心靈氣量可以不斷增長,它可以像宇宙那樣不斷伸延擴大。

974

荷馬創造了人類史上第一部偉大的史詩,但他是盲人。雙目失明有時是上帝的賜福。上帝在關閉他的雙目後讓他暢開內在的眼睛觀察一切,於是,他看到肉眼所看不到的無比豐富的人界與神界。

975

有的人是降生下來之後才成為『多餘人』,有的人則尚未降生就被當作『多餘人』,未降生就被拒絕。然而,一個不被承認的生命個體,往往能拼命地開掘他的全部生命潛能,從而獲得更豐富的生命意義。

976

社會所形成的劫網如龐大的蜘蛛網,人們總是譴責結網的蜘蛛,而忘記自己也是一個結網者,曾參與過編織錯誤的大網絡。

977

三月的一天中午,我沐浴著科羅拉多高原初春和煦的陽光。獨自坐在陽台上,聽不到車鳴、馬喧與人籟,天地之間唯有我與柔麗的太陽相處。此時,一陣喜悅湧上心頭,突然覺得陽光非常甜蜜。我常品嚐書本的甜蜜,卻忘記陽光的甜蜜。記得弗蘭西斯.培根在《論孤獨》中說過,尋找孤獨的人很像神或牲畜,可此時的我覺得自己更像人。神與牲畜怎能知道陽光的甜蜜。在甜蜜的陽光下思索著的人是何等幸運?不僅天賦的尊嚴具有太陽的肅穆與色彩,而且身體與靈魂都是完整的。在這個被稱作『後現代』的喧嘯社會堙A人與文化均成了碎片,而我卻能贏得一種完整,並能以此種完整去領悟神秘與永恆,這又是何等的福份?想到這堙A我便對自然和一切援助過我的兄弟姐妹充滿感激,並帶著這種感激繼續我的良知的微語。

978

通過自我審視達到另一個自我。嚴格的自我審視很難,誰願意去打碎自己辛苦建造起來的自我偶像呢?然而,唯有能告別自我偶像者,可不斷地贏得美麗的前方。

979

曾聽馬建講述西藏天葬的故事。他說,當他看到利刃像削蘋果似地削下人的臉皮,他的世界觀念全變了。人類世界的掙扎與爭鬥,最後全化作餵食蒼鷹的食品。唯一的勝利者是鷹。這種死神乃是最後的權威。

980

人因為有價值,所以才發生悲劇。動物經受了比人痛苦百倍的貧困、折磨、煩惱和死亡,但它們沒有悲劇感覺。悲劇是對人的價值的發現、肯定和謳歌。

981

金庸的小說寫了許多英雄,他們一生下來就背上上一代形成的關係,這種關係使他們難以擺脫悲劇性的人生﹕本質先於存在的人生。人們常常注意命運悲劇,性格悲劇,卻往往忽視這種存在悲劇﹕人一生下來就是父輩關係的人質。充當人質,是對自身的否定。充當歷史的人質,則是被歷史所否定。充當制度的人質,又是被制度所否定。充當關係的人質,就是被關係所否定。

982

生活在自己心愛的世界堙A才有充分的時間不斷地領悟宇宙人生。這是我選擇以文學為職業的原因。因為人的無比豐富文學才無比豐富。人對客觀世界的認知沒有止境,對主體世界的認知也永無止境。認識你自己,這是一個永遠無法終止的命題。馬克思認識到人是社會關係的總和,這是認識的一個站,而不是終點。世界讓你說不盡,你自己也讓你說不盡。

983

漂流的自由內涵,在我心中與筆下包括﹕不被已知的結論所束縛;不被沉重的句號所束縛;不被政治權力與知識權力所定義的終極真理所束縛;不被故鄉與國家的邊界所束縛;不被自己的專業領地與自我權威的幻相所束縛。從結論、句號、權力真理、故鄉故國、專業領地、權威幻相等處漂流出來,充當一個自由遊思的世界牧民。

984

在故國的南方時,以為廣闊的北方到處都是路。到了北方之後,最後發現北方沒有路,連自己最心愛的大街和廣場也沒有路。困惑之中,以為西方到處都是路,最後發現西方沒有路。這才意識到文學藝術的美好,它在沒有路的現實世界上,為你開闢一條自由之路,屬於你自己的可通向一切地方的路。

985

提出思想,但不與論敵扭打。一扭打,就走不遠。扭打時陷入論敵那些渺小的戰場,看不到高遠的天空。

986

與中國相比,愛爾蘭是多麼小的國家,但是,它卻產生並創造了葉芝、喬伊斯等第一流的大作家。文學不是國家創造的,而是人創造的。卓越的人格心靈與他所置身的國家的幅員大小與人口寡眾無關。在龐大的國度中,往往產生許多小爬蟲似的論客與作家。

987

龐德曾經批評但丁,他說,在這個實驗的時代,沒有人能遵循但丁的宇宙觀。但丁的《天堂》堛瘧_座是為好政府的官員的靈魂而設的。我曾生活在天堂的幻象中,並看到人們以未知天堂的名義掩蓋血腥的鬥爭,所以也對天堂懷著警惕。我熱愛但丁,然而,即使是但丁設計的天堂也未必可靠。我已丟掉幻想,也不會再製造幻想。

988

內心一旦粗糙,便沒有傷感、寂寞感和孤獨感。說『古來聖賢皆寂寞』是對的,因為所有卓越的人物其內心生活都是精緻的。

989

早在八十年代,我就說﹕我的宿命在於不停奔走,沒有歇腳的時刻。後來發現雨果早已確認這一宿命,他說﹕我在奔跑,不要關上喪葬的大門。因為是宿命,所以從太平洋的那一岸跑到這一岸之後,仍然無法歇腳。雖說是宿命,但我知道不斷奔走是必要的﹕人的生命線不可能太長,自己的生命線也不可能太長,然而,人可以把生命線盡可能拉長。所以,在還能奔跑的時候,要盡量奔跑。生命之線是奔跑的腳印一個一個構成的,多一個腳印就是多一分長度。

990

魔鬼到了哪堙A哪奡N熱鬧。世界不能缺少魔鬼。而且沒有魔鬼的存在,救主與天使就失去意義,因此,神在人在時魔鬼一定也在。不能幻想沒有魔鬼的理想世界。

991

因為人生只是瞬間,所以要活得真實。瞬間轉眼即逝,一假則後悔莫及。許多失去的東西可以追回,可以補償,但生命難以追回,青春年少一旦丟失便不可補償。最深刻的輓歌是對於青春生命的輓歌。

992

青春已過。今天除了時間會丟失之外再也沒有甚麼可丟失的了。幾年前告別故土的瞬間可能丟掉生命,可是生命分明還在。而丟掉其他的一切,倒如桂冠、高帽等等,則沒有甚麼價值。無可丟失的時候,才有自由。除了無可丟失之外,便是無所企求。人們朝著暮索的榮耀,我已放下。既無可丟失又無所企求,人間權勢者能奈我何?一切虛假的幻相都已消失,唯有真實的生命凝聚於筆端。沙沙沙,全是大自在的心聲與腳步聲。你聽見了嗎?這是我給你的天涯寄語。

993

我愛讀書,但只有在生命饑渴時才讀得最有心得。書本身就是生命。即使在最單調、最野蠻的處境中,突然有一部精彩的小說出現在身邊,你也會覺得這個地球值得你來走一趟。生命永遠渴求著,永遠在尋找新穎、尋找衝動、尋找宇宙密碼,所以生命充滿故事。

994

人和世界總是隔著一層厚重的帷幕,因此,人常常被拒絕於真實世界的門外。為了擁抱真實的世界,哲學家竭盡全部智慧,而文學家則竭盡全部生命與情感,然而,他們常常擁抱得滿身傷痕。

995

英雄所展示的個體人生道路,不是唯一正確的道路。在那一個時間點上與空間點上,他是正確的,在另一個時間點上與空間點上則未必完全正確。我崇敬英雄,但不接受英雄的一切。

996

自從選擇了以精神價值創造為終身職業之後,我就一再對拒絕從事這種職業的友人與兄弟說﹕此生此世,我將比你們辛苦,也將比你們貧窮。因為在作這一選擇的同時,我也作了決定﹕永遠退出市場,特別是拍賣自身的市場。

997

果戈理說﹕『靈魂也有獅子般的力量』。靈魂可以跨越荒疏的草原,可以征服大乾旱與大黃沙,可以對著暗夜與隆冬呼嘯,可以讓自己的聲音傳遍所有的山谷。靈魂難以生活在國家與社會設置的種種壓抑形式中,就因為它本有獅子般的活力。

998

錢穆先生說,人生應有藝術人生、文學人生和道義人生三個階段。藝術人生重在對物的感悟與塑造;文學人生重在對人的感悟與塑造;道義人生則重在對心的感悟與塑造。偉大的作家都有一種大慈悲和大關懷。托爾斯泰晚年老是否定自己的文學作品,其實不是鄙視自己的創造,而是進入人生的更高階段──道義人生。在此人生階段中,人性的一部份化為神性。

999

如果是被光明所放逐,我可能會感到悲傷。但我不是被光明所放逐,而是被黑暗所放逐,所以我便沒有悲傷的充足理由。我知道被放逐的最後的結果一定會與站立於黑暗之外的黎明相逢。此時,倘若尼采還在世,他一定會對我說,你不屬於那種無黎明的過客。

1000

在瑞典時,我常聽到斯特林堡的故事,他是一個隨時準備出發的人,一個一旦周圍的空氣沉悶就拆掉帳篷轉移宿地的人。由此我想到自己曾經差些被沉悶的空氣所憋死,想到有所充足一定要有所拆除,想到自己應從一個窒息生命的固定點漂泊出來。

1001

此時我所獲得的自由,不僅是擁有一張平靜的書桌和自由表達的權利,而且是從自身的反思中獲得一種訴說的方式。這一方式用美國的散文家Thoreau的語言來表述,便是﹕『作家,該活著恬淡的生活,他們不應選擇群眾活動的方式,而應當單獨地向著人類的智力和人類的心曲說話,對任何時代都理解他的知音傾訴。』

1002

暮年的鐘聲彷彿從不遠處飄來,但我並不因此恐慌。晚歲的鐘聲不等於葬禮的鐘聲。記得雨果在晚年到來時,寫下了繼續前行的詩句是﹕『鐵心腸的收割人,拿著寬大的鏈刀,沉吟著,一步一步,走向剩下的麥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