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人性論

劉再復

567

明知生育、分娩是一種痛苦,許多女子還是要品嚐這種痛苦,因為這種痛苦乃是“生命自然”的一部份。當孩子在啼哭中像太陽那樣昇起,當交融著恐懼、疼痛、歡樂的眼淚像泉水從眼眶媦Q出,生命自然體便進入了大平靜並被自己創造的太陽光輝所淹沒。這是人類自創的最柔和的光明。伴隨著小太陽昇起的是母性的覺醒,這是另一種偉大的愛的誕生,是生命自然的一次刻骨銘心的體驗。

568

無論在東方還是在西方,我時時都等待著觀賞人的精彩﹕為真理而拋棄市場、名譽、地位。但等待到的往往是失望。世上為市場、名譽、地位而拋棄真理的人很多,為真理而拋棄市場、名譽、地位的人很少。人性世界中正負的比例可從此知道大概。

569

守住美好的品格很難,在東方難,在西方也難。東方太多壓迫,西方太多誘惑。我常陶醉於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者頌揚人的語言,但在現實中卻看到﹕在權力面前與金錢面前,人總是突然失去光彩。

570

中國的土專政和西方的洋專政都可以把人弄得服服貼貼。兩種專政各有妙法,但都致力於相同的目標﹕為了讓人變成手中馴良的器具,必須淘空他們身上的腦汁、膽汁和心汁。沒有這些汁,人就變成像把乾枯的木棍那樣容易操縱。

571

因為世道艱難,因為生存競爭的殘酷,人們為了爭得一個好職業、好位置,就無休止地自我膨脹,膨脹十倍、百倍、千倍,最後連自己也忘了本來的樣子,不知自己真有多少重量。僧多粥少,使僧把自己誇大成佛、成神、乃至誇大成神王。薩特發現﹕位置與機會的稀少會使人的存在變形。

572

金錢能填飽肚子,這一點知道的人較多;金錢能填飽腦子,這一點知道的人較少。現在社會的一切感覺正在麻木,最後只剩下金錢的感覺,就因為腦子被財富填滿了。跟著感覺走,就是跟著錢走。金錢正在為人類的唯一嚮導。

573

六、七十年代發生文化大革命,熱火朝天之下是國家上層忙於爭奪旗手的地位,而下層則遍地是螻蟻似的打手與政治扒手。半是壯劇、半是醜劇的歷史事件使我警覺到﹕人間的騙子手都是在偉大旗手的名義下繁殖的。旗手與扒手可以結盟。

574

靈魂的家園喪失之後,人們便用氣功、法術、道術、相面術以及權術、心術來支撐自己的千瘡百孔的靈魂。因傷痕累累而無法療治,氣功、道術、權術、心術等便進入全盛的時代。

575

上一世紀,托克維爾在《英格蘭和愛爾蘭之行》中們對曼徹斯特的污染,就預言人性的潰敗。他說﹕“從這污穢的排水溝堿y出人類工業的最大巨流,澆肥了整個世界;從這骯髒的下水道堿y出了黃燦燦的純金。在這堙A文明表現了它的奇跡,文明的人幾乎變成了野人。”托克維爾看到“工業進步、人性退步”現象,在今天的世界上正大量表現出來﹕文明人的未來是野人。

576

梭羅說,每個老年人都應當是研究生,將時間用於研究餘生。其實,每個人都應當是自身人性的研究生。我作為中年人,一面研究過去的自己,一面研究未來的道路。研究自身的難度並不亞於研究龐雜的歷史。要研究,就要解剖,就要開刀。自己對自己開刀不容易。

577

萊辛期待的英雄,叫做有人氣的英雄。可惜我見到的英雄多數缺乏人氣。萊辛描述這種英雄﹕他的哀怨是人的哀怨,他的行為卻是英雄的行為,二者結合在一起,才形成有人氣的英雄。有人氣的英雄既不軟弱,也不倔強;但是在服從自然要求時顯得軟弱,在服從原則和職責的要求時就顯得倔強。這種人是智慧所能造就的最高產品,也是藝術所能摹仿的最高對象(第四章)。我看到的中國英雄一般都是有流氓氣的英雄。有人氣的英雄很少。

578

《英倫情人》這一影片的主角,在臨近末日時才緊緊抓住愛。男主角原先是憎惡“佔有”的,然而,當戰爭把死神送到他面前時,他卻不顧一切地佔有他的所愛,連敵我界限也不顧。他們發現﹕人類之愛,人的情感,才是生命最後的實在。喪失愛的理念沒有意義。

579

歌德說過﹕一個人的缺點,源於他所生存的時代,而他的偉大與德性,卻屬於自己。我只贊成歌德一半的話。我不願意把自己的缺點歸罪於時代,而相信每一個人的生命都要靠自己去雕塑。即使生活在最壞的時代也可以成為好人。在嘲弄德行成為時髦的時代,滿街是擁有權力、金錢、著作的小矮人。盡管如此,盡管難逃矮人時代,但可以拒絕矮人心腸,更可以拒絕與矮人合唱。

580

朱光潛先生說﹕如果九十九個人都是妓女,你一個人偏要守貞節,你也會成為社會公敵,被人唾棄。易卜生的劇本《國民公敵》,寫的就是一個獨戰百分之九十九的孤獨者。這位大作家認為,孤獨者最有力量。

581

面具有毒。它不僅掩蓋真實的面孔,而且腐蝕真實的心靈。自救的第一要義是扯下面具。如俄國的大導演塔可夫斯基所說的﹕“我們必須扯下面具,人性才能獲救。”

582

馬克思在《一八四四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寫到﹕“痛苦如果是人性地把握著,那是人的一個自我享受。”痛苦可以孕育最美的同情心和最感人的悲劇。我於痛苦中感到欣慰的是,覺得自己的靈魂確實踏著艱難的階梯在往著高處走。特別是在經歷大痛苦之後,我覺得自己走出了貧乏的地表。

583

我要向康德致意。這不僅因為他告訴我人乃是目的王國的成員,還因為他用自己的創造表明,一切工作包括哲學思維都應當有助於人類去建立正常的人性狀態。康德研究者卡爾.維斯培說,康德的生命,是一種追求知識的生命,但事實上還不僅如此,他的生命存在是建立在一種堅定的人性之上。如果沒有一種決定的人性在他身上,他絕對找不到與天上的星辰一樣輝煌的地上道德律,也絕對發現不了那些保證人性健康的絕對命令。

584

兩百年前(一七九七年),在一次哲學的論爭中,康德寫道﹕“如果我們的工作和理論的爭辦,脫離了內心的慈善,那麼這些東西對我們又有甚麼好處呢?”年邁時,他的醫生進入他的房間,康德起身相迎,醫生阻止,康德說﹕“剛才那剎那,顯示人性並沒有離我而去。”偉大的哲學家,到了生命的最後時辰,關心的是人性是否丟失。在宇宙的時空中,個體在地球上的出現只是一剎那,在這一剎那堙A能顯示出扎根於生命中的美好人性,那就是最高的幸運了。

585

如何開展人生?這個問題始終困擾著陀斯妥也夫斯基。基督說﹕“生命不是麵包主宰的”,他彷彿接受了這一真理。比麵包更重要的也許是自由。“人不能恍恍惚惚地生活,快快覺醒吧!”他的人物德米特里道出心聲。然而,人該如何擺脫恍惚,他想到﹕“當你來到世上時,就已和自由有了約定,因此是兩手空空而來的。”空空的兩手不是為了乞求麵包,而是為了自由創造,手是不能閒著的。醒來,是自由的醒來還是責任的醒來。我想該是兩隻眼睛同時張開吧。陀斯妥也夫斯基想到的大約是兩隻眼睛同時醒來。人性的困惑是作家永恆的困惑。

586

如果不是用人性的視角去反省過去,就會認定以往一切的歷史錯誤都在於暴力革命不徹底,結果愈反省,這個世界愈是暴虐,手段愈是殘酷,離開人性就愈遠。

587

公元四十三能就出生的羅馬詩人奧維德所作的《變形記》,寫了二百五十多個變形故事。人最後不是變成獸類便是變成鳥類、樹木、花草、石頭。少年時聽這些故事,覺得很離奇,現在讀來則覺得平常。因為自己就看到許多人變成野獸,變成石頭,變成草木,還看到人一旦獸化之後的牙齒全都鑲嵌著文明的金邊並比野獸的牙齒更為鋒利。

588

人的本性難以改造,惡難以抗拒,無論訴諸暴力還是訴諸溫情都難以變動,所以只能尋求寬容。

叔本華說人是自食的狼。人的自食超過任何動物,尤其是精神自食。自作賤、自作孽、自滿、自負、自虐、自欺、自我奴役、自我欺騙,當代中國自食的深度,達到撲滅心思的一閃念。

589

愛鄰人並不容易,鄰人幫助你,你會愛他。鄰人妨礙你,就不容易愛他。世界上最難受的是與你生活在同一時代同一地區但又不斷指責你挑剔你的人。但只要他是人,你就有愛他的理由。

托爾斯泰宣揚愛,但他的愛並不抽象。他曾說﹕最大的罪過,是人類的抽象的愛,愛一個離得很遠的人,愛一個我們所不認識的、永遠遇不到的人,是多麼容易的事,而愛你的近鄰--愛和你一起生活而阻礙你的人,則是很難的。

590

內心的緊張使自己感到累,但也感到自豪。肉人、傀儡人、忍人等,都沒有內心的緊張,沒有本我與超越我的衝突。

591

薩特對虛無始終存在著焦慮,捷克的作家昆德拉則是對“輕”表達焦急。在虛無中,人們贏得自由又感到不自由。不自由給人以壓迫感,自由(輕)也給人以壓迫感,人永遠處於心靈的困境之中,世界應無不知焦慮而深刻的人。

592

毛澤東去世時,似乎征服了一切,征服了他的敵人,他的戰友,他的國家元首與元帥,他的千百萬知識分子,但是,他死後卻甚麼也沒有征服,他的敵人還到處都是,他的戰友還活得很好,他的繼續革命對象重新變成革命動力,他的知識分子一個個從牛棚走向人間,他們正在訴說動物界難以征服,人類界更難征服。

593

朋友在遙遠的彼岸,在我曾用全付身心擁抱的土地上。我深深地緬懷他們。幾年前,我知道自己與他們拉開了大約有一萬里的空間距離,此時才發現,我與他們拉開了可怕的無邊的時間距離。時間沒有堤岸,時間更殘酷。

594

Q總是在欣賞自我景觀,所以絕對不會想到人應當反省和自我解構。自我解構使人意識到他人身上的黑暗同樣存在於自身,一切惡對我都是可能的。

595

人時而理性時而任性,既有建設力,又有破壞力,既容易勃發野心又容易灰心,既迷人又可怕,所以人要永遠保持天真天籟就特別難。

596

獸的原則﹕咬死同類,然後自己活下去。

人的原則﹕保護同類,讓同類和自己一起活下去。

然而讀了中國的酷刑史,便會知道,許多人的行為,是最兇猛的野獸也不會幹的。

597

攻克巴士底獄的第一個人是流氓,許多革命家原先是痞子和流氓無產者。所以不能概念化地理解活生生的人。

598

對人生看得不透,常會發生狂熱;對人生看得太透,又會變得冰冷。我害怕的還是滿身冷氣的人。

599

不能超越自身的黑暗,就注定要生活在憤怒、嫉妒、琢磨他人的黑暗之中。暗無天日的歲月,常常是自己造成的。自己可以變成自己的絞肉機。

600

會憂傷,人才美。淘盡了人性的憂傷,會使人變成冰冷。人在病中顯得懦弱,但懦弱會使人格顯得更完整。托爾斯泰說﹕“在精神的價值上,病的狀態比健全的狀態是優越得多了,不要和我談起那些沒患過病的人們,他們是可怕的,尤其是女子﹕一個身體強壯的女子,這是一頭真正粗野的獸類。”托爾斯泰說得過於極端,但女子懦弱與憂傷絕對是人性美所必須的。

601

托爾斯泰在他的日記中記載三個他心中的三種魔鬼﹕一、賭博慾﹕可能戰勝的。二、肉慾﹕極難戰勝的。三、虛榮慾﹕一切中最可怕的。

三種魔鬼都可能導致人生的失敗,但最後一種慾望則使人注定失敗。一生都像爬蟲在名利的高牆上爬行,這才真正輸給魔鬼。

602

女兒生日的時候,我覺得必須對自己最心愛的生命表達一種希望,於是,在生日卡上這樣對她說﹕但願已被世界蔑視的真、善、美永遠不會離開妳,但願這三項永恆的無價之寶永遠像金項鏈一樣佩掛在妳的胸前。

603

人類思想巨人,不僅給我智慧,而且給我面對人類生存困惑的執著和衝出這一困惑的人格熱情。所以我對思想大師始終懷著雙重感激。中國本世紀傑出的精神人物,在我懂事之後,有的死了,有的還活著。可惜活著的,精神一個一個被強大的政治所閹割,我一直看不到他們挺直的胸膛和人格火炬,所以,我並未因為與他們生活在同一時代而自豪。

604

托馬斯.卡萊爾在《論英雄和英雄崇拜》中說﹕“人的痛苦總是由自己的偉大之處所引起的。”(《論英雄和英雄崇拜》第二零九頁,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一九八八年),信念與愛,這是人的偉大之處,痛苦是由於堅守這一切而產生的。犬儒主義者只有笑聲,沒有痛苦;他們雖有幽默,但沒有信念。

605

文章中有血脈的真實的跳動,便沒有矯情。靈魂很小而架子很大就佈滿酸氣。文人的酸味會腐蝕思想。鄭重的思想有苦味,有辣味,但不能有酸味。

606

人的情感不可分析,即“不可云證”,但情感又是人的最後實在,它是人活著的一種證明,因此,只有情感才“斯可為證”。

607

政治、文化、文學都在講究策略,做人也講策略。然而,講策略的人愈多,世界就愈失去真誠,文學就顯得蒼白。本世紀末的特點是“無思想、有策略”。

608

讀了聖經之後,覺得上帝最高的創造不是天使而是人。因為他按照自己的面貌創造了人而且給人以最高的贈品,即自由意志。天使雖然純正但沒有思想。

609

在六、七十年代,當我的故國喪失一切誠實和善良的時候,我對眼中依然含著淚水的眼睛和帶著羞愧的眼睛抱有信任感。

610

偉大到如同愛因斯坦的生命,絕不會有嫉妒。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值得讓他嫉妒。真正攀上生命高峰的強者,像阿波羅神一樣,絕對平靜。

611

我不是明燈,也不是天生就帶有光明的螢火蟲,而是一塊火石,只有經過打擊才會產生光芒。我在他人的錘打中感到過痛苦,但我沒有仇恨,因為打擊者也幫助我思想。

612

快樂是一種消耗,苦難卻是一種積累。苦難除了給我積累下書本媗炊ㄗ鴘煽撮z外,還為我積累下真誠的兄弟和堅貞的朋友,他們宛如星辰,永遠可靠地照亮我的心靈。

613

人需要際溫暖,但不需要過於沉重的人際關係。太沉重便成了牢獄。簡化人際關係,才能深化情感和深化精神生活。

614

身上有無數的自我。有數不清的善的自我,也有數不清的惡的自我,還有數不清的非善非惡的難以命名的自我,每次選擇,我都聽到內心的爭吵。每次爭吵,又使我感到人性的豐實。

615

史蒂芬.霍金在《時間的歷史》中說,宇宙的邊界條件是它沒有邊界。宇宙是完全自足的,它不被任何外在於它的東西所影響。它既不創生,也不被消滅。它就是存在。我讀這部書想到﹕人的內宇宙也是一個無邊界的存在。它具有不斷創造的可能。

616

生命成熟了,由熱變冷。冷不是陰沉,而是冷靜。把熱能凝聚於生命之中,讓它化作更大力量,然後去駕駛萬物萬有。冷靜不是化解生命的激情,而是找到生命激情的形式。

617

我喜歡康德這一觀念﹕在我的人格中,道德律顯示了獨立於一切獸性甚至獨立於整個感官世界的一種生命。道德律不是教條,也不是法規,而是生命。這種生命把人的整體生命提升到美麗的處所。肉人的身軀中缺乏這種生命。

618

精神一旦枯萎,就把生命懸掛在過去的光彩之中。像一束乾花,只能向人們顯耀往惜的繁榮。

619

每一個人都可能是一座地獄,但每一個人都想把別人拉入自己的地獄,讓自己擺佈。人類統治他人的慾想沒有止境,連處於乞丐群中的人都想充當乞丐幫的首領。那些從來也進入不了思想深處的人,一直在設法讓所有的思想者都服從自己的號令。人的統治欲難以遏止。

620

說世界的心是好的,這是對的,它確實關注著人的死亡,研究著人的傷創,焦慮著人的貧窮;說世界的心是壞的,也是對的,它時時都在滋長著貪婪、野心和虛榮的慾望。許多最美好的心魂遭到毀滅,它也無動於衷。

621

在最不幸的時代堙A愛、人性作為罪孽被無休止地審判。愛所驅策的靈魂被打擊得遍體鱗傷,每個人都張牙裂嘴地嘲笑愛的的字眼和愛的意義,我因為無法從心底全部除盡愛,結果,我總是過著朝不慮夕、充滿恐懼的日子。社會給我的榮譽一直消除不了這個時代留下的餘悸。

622

奧古斯丁發現人類生活中處處充滿愛。一個人的所作所為,甚至包括罪惡都是由愛引起。怨恨、不貞、犯法、謀殺也由愛產生。但人類不能停止愛,因為愛停止了,就等於僵化、死亡、低賤、可憐。因此,問題不在如何消除愛,而是如何淨化它。排除污水,去愛值得愛的東西。

愛雖也會引起罪惡,但把愛作為罪惡本身,則是極大的荒謬。因為愛首先是導致善與美。把愛作為罪惡加以打擊的結果便是把世界留給黑暗與黑暗中的蛇蠍。

623

當我們的身體與靈魂都感到疲倦的時候,尤其是心魂感到疲倦的時候,唯有愛能重新喚醒躺倒的精神。辛苦的人生之旅,如果沒有愛的處所可以棲息,人便沒有身體的健康也沒有靈魂的健康。

624

肉體有血,靈魂沒有血。被稱為剝削者的人也被稱為吸血鬼。吸血鬼容易引起憎恨,而吮吸人們靈魂的權勢者,則沒有吸血的痕跡,他們仍坦然地坐在寶座上,繼續高舉他們的權威,也繼續著他們打擊人類靈魂的事業。

625

托爾斯泰臨終前幾年,他不是欣賞自己創造的精神山嶽,而是不斷地向世界強調他並非聖者而是犯過很許多錯誤的凡人。他說他怯弱,常常不能說出他所思想、所感覺的東西,雖願伺奉真理,但永遠在顛蹶,如果人們把他當作一個不會有任何錯誤的人,那麼,他的每項錯誤將顯得是謊言或虛偽。

我在托爾斯泰對怯弱的自我確認中看到他的強大,在他的懺悔中看到他對人類無條件的愛和至死也不放棄的責任與義務。

626

本世紀的大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他的人生是生命的奇蹟。他在《黑洞與嬰兒宇宙》一書為了表述自己的精神,修正了伏爾泰小說《贛第德》中的一個名叫潘格洛斯的角色,這個人物的名言是﹕“我們生活在所有可以允許的最好的世界中。”霍金則認為應把這句名言改為“我們生活在所有可能的世界中最有可能的一個世界。”(《黑洞與嬰兒宇宙》第六一至六二頁吳忠超杜欣欣譯,藝文印書館印行,一九五五年版)修正後的思想,激勵人們去爭取最有可能的一個世界。而永遠不承認“不可能”。

627

我所愛的幾個朋友在憂鬱中死了。死在自己的夢堙C死是夢還沒有醒,他與夢一起消失。消失的靜悄悄。我也差些死在自己的夢堙A即思想差些僵死在烏托邦的幻夢中。夢是太陽,夢也是墓地。

628

不斷咀嚼黑暗,不斷地翻閱那些沒有星光的冬夜與夏夜,那些裸露的野蠻和深藏著的文明的最後嘆息,而且常常想起海德歌爾的話,一個時代的貧乏,就在於缺乏對痛苦、死亡和愛的本質的揭示。黑暗剝奪過我,但黑暗也豐富了我。

629

魯迅先生的小說《狂人日記》的時間觀是直線的。狂人不對過去懷抱希望只對未來懷抱希望,所以他呼籲救救孩子。但是把希望寄托於孩子身上的人一旦發現孩子也不可靠時,就會感到絕望。

630

Q的生命沒有出路。但他還是頑強地尋找了兩種出路,一是在過去的時間中去感悟祖宗的闊綽,一是在未來的時間中去幻想自己在二十年後還是一條好漢。阿Q的悲劇是喪失生命的現在時間形式。誇耀的只能是過去和未來虛假的光榮。

631

魯迅為了堵塞阿Q們回到過去的時間中,便讓狂人宣佈過去全是黑暗,全是吃人的歷史,那段時間中沒有任何光榮。但是,現代的阿Q們卻仍然抓住過去的時間以掩蓋今天的貧困。所謂“憶苦思甜”,便是為了掩蓋此時此刻的缺陷。

632

一次小橋邊偶然的相逢,剎那間留下令人心醉的美麗印象,像打字印到白紙上的鉛字,任歲月的淘洗再也抹煞不掉。但是,那一瞬間過去,笑影消失,任千萬次大海潮來,也帶不回那記憶中的美。無盡的時間不知吹拂了多少年代,才把她送到這一點上,轉眼間,無盡的空間又把她送到永難尋覓的歷史深處。人生在這一相逢之後,才感到真的大寂寞。

633

每一個早晨時我的起點,每一個黃昏也是我的起點,因為黃昏之後的夜晚,我仍然在做他人未曾做過的事,也在寫著自己還沒有寫過的文字。

634

我常告誡自己,不要像在峭立的牆壁上拼命爬行的小蟲,不要為了掛在牆壁上虛假的桂冠和虛假的鮮花而日勞心拙。生活需要勤勞,但不需要爬蟲似的辛苦。

635

不能要求人們都去當烈士,但應當敬愛烈士。烈士把生命的意義看得高於生命本身。為了更高的意義,為了真、善、美,他們去戰死,去毀滅,這才形成悲劇,也才形成支持世界不會墮落的崇高柱石。

636

良知並不隨著文明的腳步而進步,它是伴隨著人類而來的植根於內心的一種優秀品質,這種品質的火燄常常會燒毀現代人瘋狂追逐的目標,但也常常會被這些目標所燒毀。

637

我不喜歡尼采的超人哲學,因為我身心中最深層的情思連結著構成世界基石的普通人。但我喜歡尼采的絕不向生活屈服的精神。他說﹕甚麼都行,就是不能做個失敗主義者。人難免失敗,但失敗只是邁向更高人性的階梯,而不是人生的目的地。我把尼采的話簡化之後,激勵自己說﹕甚麼都行,但不能停留。

638

高行健的《生死界》使用了一個女人的獨語,表現了一個女人的生命世界。她審視過去,否定“人生如夢”和“命中注定”的兩大消極命題,而給人生之謎作出這樣的回答﹕惟有信守心中所存的一絲幽光,才能免於毀滅。

人生最難的是保持這點若明若暗的幽光,在歷盡滄桑之後仍然相信生命的本體就是生命深處那一點如何時刻都必須燃燒的火燄。即使未來化作一縷幽靈,也不承認黑暗就是生命的全部。

639

政治運動在每一個人面前製造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人們隨時都可能被拋入深淵。這是一種深淵的威懾。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曾說過,人一旦習慣於生活在恐懼與威懾之中,就會在道德上變得卑鄙、偽善和阿諛奉承,即變成一種殘酷的、沒有心肝的生物。恐怖的深淵會如此影響人性,中國知識人均有所體會。

640

生命過程是困難的征服史。征服無知,征服苦痛、貧窮、貪慾、挫折,征服人造的懸崖和自己身內的壁壘。所有的征服都難以仰仗別人,只有自己才是這一征程的主帥。

641

英國王妃戴安娜身亡之後,在她的追悼會上,大牧師說,人間三樣東西是最寶貴的﹕信念、智慧、愛,而三者中居於第一位的是愛。不錯。愛是信念、智慧的前提。沒有愛的信念會變成對人類實行壓迫的教條,沒有人性基礎的智慧會變成導致人類毀滅的心術與權術。

642

人因為不甘心泛泛做人,所以才讀書,才思考,才進取。詩,散文,戲劇,一切偉大的藝術,都是表達生命的大學問,即表達不願意泛泛做人但又難以做一個真正的人的大困惑。

643

人不是為虛榮而存在,而是為快樂而存在。自身的自由是快樂,為社會服務是快樂,為人類的共同期待而犧牲是快樂。只要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乃是真實的生命存在,苦鬥也是快樂。

644

荷馬失明,但創造出人類最偉大的史詩,博爾赫斯也雙目失明,又創造出二十世紀的史詩。盲,殘廢,常常是一種天賜。來自天國的無限光明點燃了盲人的內心,他們不受外界的五顏六色所干擾,便把內在的光明表現得五彩繽紛。

645

人生雖然辛苦,路途上雖然有無數的坎坷,但我還是樂於走下去,這是因為旅途中有著許多美麗的瞬間。這瞬間,有時是靈感的洶涌,有時是科學的發現,有時是跋涉的完成,有時是渴望的歌聲自天而降,有時是和思念中的友人突然相逢。

646

虛偽使人不斷變換面具和變換人生手段,使人喪失人的全部天真天籟。沒有一種品格比虛偽對人性的腐蝕更為嚴重。

647

反抗社會時,首先反抗自身。質疑社會時,也要質疑自我。自我還是一團漆黑,卻大叫改造社會,這個社會一定愈改造愈多邪惡。

648

馬雅可夫斯基在他的短詩《夜》中,這樣形容人群﹕“人群--腿腳敏捷的花貓--彎著腰游動,鑽進各自的大門。”人群確實敏捷,但從來沒有站穩過腳跟。昨天趙家是豪門,它往趙家走,今天錢家是豪門,它往錢家走。變動的人群,是跟著感覺與情緒奔走的臨時集合體,所以它聚得快,也散得快。人性的表層格外脆弱。

649

人在難以生存而又有強烈的生存慾望時,就會把慾望表現為攻擊性。此時,人身上的會長出老鼠的牙齒,狼的胃,豹子的爪子,蛇的毒液。孔子講“仁”,就是講人與人的關係必須有“仁義”、“恕道”、“溫良恭謙讓”等。他老人家大約深知人性的一大特點是攻擊性。仁乃是對攻擊力的抑制。如果天地不仁,就會視百姓為芻狗,如果人類不仁,就會視同類為芻狗。

650

走在群體後面的人會感到孤獨,走在群體的前面也會感到孤獨。真的先鋒在前方披荊斬棘後,一定會感到寂寞。因為他離眾人太遠。

651

對於貧窮而出賣自己的人(如妓女),我已難以同情,而對於富裕還出賣自己的人(如某些為了政治地位的富豪)則更是鄙視。

652

人性極不可靠,既經不起打擊,也經不起誘惑。西方早已看到這點,所以崇尚法律;中國老是看透這一點,所以崇尚人治。

653

亞里斯多德在《論靈魂》中區分了靈魂的營養能力、吃食能力、感覺能力和思維能力,認為植物只具有第一種能力,動物具有第一、第二和第三種能力,而人則擁有第四種能力。這部著作告訴我﹕人類從它最早的哲學大師就知道,具有動植物所沒有的獨特思維能力,這是人類的最值得驕傲的傳統,失去這一驕傲,人類便沒有光彩。

654

約瑟夫.康拉德(I. Gonrade)說,文學藝術是將最高的正義給予有形的世界的一種嘗試,它試圖在宇宙、物質以及現實生活中找出基本的、持久的、本質的東西。康拉德所說的這種基本的、持久的東西,就是人性。

655

斯賓諾莎不把人性的弱點和情緒視為人性的邪惡。他對弱點理解而不嘲笑。寬容便從此形成。古希臘哲學家德漠克利經常嘲弄人類的自負與愚蠢,但斯賓諾莎說﹕“我力求理解人的行為,而不是嘲笑、哀嘆或咒罵人的行為。因此我並不把人類的激情,諸如愛、憎、憤怒、嫉妒、驕傲、憐憫和擾亂人心的其他情緒看作人性的邪惡,而是看作人性所固有的一些特徵,這正如熱、冷、暴風雨、雷鳴以及諸如此類的現象屬於大氣的本性一樣,這些現象雖然不利於人的活動,但他們是必然的特性。”(《政治論》第一章第四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