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身體.靈魂.護照

UPS的深綠色的大卡車停在門口,給我送來了新的中國護照。這是芝加哥領事館快郵過來的證件。拿著護照,看到印有天安門的國徽,我百感交集。這一護照保留了我的最後的故土。撫摸著封面,就像撫摸著故園上的沙礫、樹葉與草根,感覺是粗糙的,又是柔嫩的。政權可以更替,黨派可以生滅,社會可以變遷,但土地之情是永恆的。

一九九二年,美國移民局發給我“傑出人才”的綠卡,接著,有朋友問﹕“五年後要不要申請美國國籍?”我回答說﹕“不,我要永遠保留中國國籍。”我的血緣意義上的祖國只有一個,這就是中國。只有在祖國拋棄我的時候,我才會尋找情感意義上的祖國和情感意義上的故鄉。此刻,我的鄉愁仍然是良知的鄉愁與情感的鄉愁﹕何處是我愛的熱土,情感的歸宿?

一九九四年我在加拿大卑詩大學訪問的時候,我第一次要求延長中國護照。溫哥華領事館請示外交部後立即發給了我。溫哥華領事館與芝加哥領事館這樣做是對的。儘管他們知道我和政府在對待“六四”事件的觀點與態度上有衝突,但必須把我當作一個中國人和中國知識者來尊重。可以論辯政治見解,但不可傷害土地之情。

提起護照,我就想起天才作家、《異端的權利》作者茨威格。他在自傳性的著作《昨日的歐洲》媮縣F一件事﹕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故國奧地利被德國“消滅”,他便流亡到英國。此時他身上沒有任何護照,只好向英國申請一張白卡,即無國籍的身份證。但是,當他準備在英國結婚的時候,英國當局卻認為他來自“敵對國家”而拒絕發給他結婚證書。之後,茨威格繼續流浪,最後帶著對世界的絕望客死巴西。經歷生存困境時,茨威格引用了一位俄國流亡作家的話說﹕“早先,人只有一個軀體和一個靈魂,今天還得外加一個護照,不然,他就不能像人一樣被對待。”

這位漂泊者告訴人們﹕人是靈魂、軀殼、護照(身份證)三位一體的生物,沒有護照就不是一個完整的生命存在。當今世界的各國權勢者們都知道掌握身份證乃是一種權力,因此,他們刻意製造權力遊戲,把許多自由思想者逼向一種被驅逐、被追趕的困境。

拿到新的護照時,我想到還有許多在海外漂流的朋友沒有中國護照,據說,他們也曾申請,但被拒絕了。我為這種拒絕深感困惑。不必諉言,有些朋友在“六四”事件中的觀點比我激烈,但是,一個寬容的政府是不應當排斥激烈的批評和“異端”的聲音的,尤其不應當把“異端”開除國籍。

我多次說過,可以拒絕異端的內涵,但應尊重異端的權利。“六四”悲劇已經過去九年了,此冤此怨,我希望和平化解,更希望政府主動化解。如果在跨越二十世紀最後的門坎時,能放下這個冤、這個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一定會增添許多光明,中國知識分子的頭一定會減去許多陰影。

(原載《明報月刊》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