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兩個給我力量的名字

到海外之後,有兩個詩人的名字,常常給我力量,或者說,有兩個詩人的名字總是在幫助我解脫。一個是哥德,一個是陶淵明。人面通常認為前者是積極的,後者是消極的。但對於我,他們兩位的名字都很積極,都很精彩,都成了我靈魂的一部份。

哥德通過他的浮士德告訴我們﹕人生是一個和魔鬼較量的戰場,唯有堅韌不拔的前行者能夠獲救。浮士德最後超越了世間的苦痛,正是仰仗於他自己不斷努力、不斷前奔的精神。他死時擁著他升入蒼穹的天使唱出他的精神主題﹕

唯有不斷的努力者,

我們可以解脫之。

哥德通過他的偉大詩篇,安慰了勤勞的靈魂,並告訴人們﹕唯有永恆的努力可以使人生獲得自由。每次想到哥德,我就有力量,就想做事。十多年前,文學研究所的年青朋友靳大成有陳燕谷在《劉再復現象批判》中把我比作不知停頓的浮士德,一直使我難忘。

與浮士德的永不滿足的精神相比,陶淵明好像已經滿足於心遠地偏的小天地之中,其實不然,他也有追求。他追尋的是蘊藏於日常生活中的永恆之美。如果說哥德給人以偉大美(壯美)的啟迪,那麼,陶淵明則給人以平凡美(優美)的啟迪。陶淵明尋求人生解脫的方式,是一種東方式的簡單的辦法,這就是在最平淡的生活中保持自己的理想、情操和心靈的平靜與樂趣。哥德認定人只有不斷進取才不會被魔鬼所俘虜,而陶淵明則認為只有守住心靈的自由與寧靜,放棄外在價值的嚮往,才不會被魔鬼所征服。哥德與陶淵明的區別,乃是英雄式的人生與常人式的人生的區別。前者可以作為史詩時代的符號,後者可以作為散文時代的符號。現代社會乃是沒有英雄沒有偉人沒有轟動效應的散文時代,它似乎更需要陶淵明那種善於在平淡無奇的生活中保持高尚審美情趣的心靈。我願意把陶淵明視為別一意義的英雄。

哥德的浮士德與陶淵明的桃花源精神,是人生方式的一對悖論,兩者均有充分理由。無論是選擇哪一種,只要覺得自己的選擇乃是真實的生命存在就好。哥德的自強不息是真實的,陶淵明的自樂無求也是真實的。他們都把人生放置在很美的境界中。

以往我只覺得當浮士德難,現在覺得當陶淵明亦難。在海外八年,我常讀陶淵明的詩,並和他一樣過著最簡單的生活,這才發覺,簡單的生活並不簡單。要在簡單的生活中保持高尚的理想、情操,要在平淡的生活中保持心靈的平靜、安祥和自由,是需要力量的。需要抗拒外界壓力和誘惑的力量。魔鬼並不僅僅與浮士德似的人物打賭,他同樣也不放過在田園堭q事耕作的人們。它先是讓這些人陷入極端的孤寂之中,然後調動人間各類勢利的眼光來照射他們和嘲弄他們,最後又用名聲、地位和各種世俗的榮耀來煽動他們的慾望,要抵禦這一切,並不容易。它除了需要知識力量、意志力量之外,更需要人格力量。因此,陶淵明的平凡平淡,似乎簡單,其實並不簡單。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