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活著多麼好

以賽亞.貝林(Issiah Berlin)去世之後,悼念他的文字很多。美國的《時代》雜誌有一篇文章說他晚年渴望長壽,常常情不自禁地呢喃﹕活著多麼好!

要是在二十年前聽到這句話,我一定會想起“唯有犧牲多壯志”的豪言,然後以輕蔑的口吻嘲笑這位英國大思想者﹕活命哲學!可是,今天聽了這句話,卻覺得貝林的確是老實人,他很坦白地承認自己害怕死亡,留戀人生。他的一生都在用思想和寫作創造生命意義,但他知道,生命意義的創造有賴於生命本身的存在,生命意義的燦爛時後來編織的,而生命本身則天然地無限美好。我因為經歷過一次瀕臨死亡的體驗,所以對人生更有一種特別的依戀,也更能理解貝林晚年的慨嘆。

有人也許會說﹕以賽亞.貝林功成名就,譽滿天下,當然想活著,活著可享受成就。可是,許多在貧困與各種苦痛中掙扎的人們,也想活嗎?也會說“活著多麼好”嗎?這確實是個問題。然而,回答這個問題的是一個更高的哲學問題﹕既然你處於貧困與苦痛之中,那麼,你為甚麼不自殺?不自殺就說明﹕在你的意識深處還是覺得無論如何,活著是好的。加繆的《西西弗斯神話》一開篇就說﹕真正嚴重的哲學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自殺。討論活著好不好、值不值得活下去就進入了哲學的根本。貝林以“活著多麼好”作出了自己的回答,在他的思索中,不自殺的理由一定是活著多麼好的理由。他不是看不到人生的苦痛,但他知道在苦痛中的拼搏、跋涉、試驗、期待,也是“好”的一部份。即使是挫折、摔倒、失敗,也是通向“好”、通向成功的大門。只有心理脆弱者才會在挫折面前像落水狗那樣顫慄。貝林大約是這樣想的,所以他堅定地熱愛生活與熱愛生命。

不想自殺是留戀人生的明證,而自殺者也不一定全是厭棄人生。近日讀日本作家渡邊淳一的《失樂園》,真被書中男女主角松原凜子和久木祥一郎瘋狂的生死之戀所震憾。這對戀人相愛到極處的時候便發現死亡深淵是她和他的極樂園。他們在愛到至深至烈的瞬間產生失去對方的恐懼,並覺悟到唯有在這一瞬間中死亡才能永恆地凝固著愛。於是,他們決定在性愛的顛峰體驗中相互擁抱著自殺,以死來贏得愛的天長地久。然而,就在飲罷毒酒即將死亡的前一刻,凜子從心的最深處發出一聲感嘆﹕“活著真好!”明明刻意求死,卻說活著多麼好,這是怎麼回事?連久木也愣了一下。此刻,凜子告訴戀人也告訴人間一個絕對無可爭議的理由﹕“因為活著才遇見你!”久木聽了之後立刻感悟過來,心懷感激地連連點頭。不錯,因為遇到一個絕對相愛的伴侶,他們每一天便都獲得活著的意義。他們正是感到被愛的陽光所照明的生命太美好了,所以決定用死了捍衛和鞏固生命最後的實在。

讀了《失樂園》的故事,我更相信貝林的話,並確信“活著多麼好”的理由是可以自己選擇和創造的。一個擁有無數財產的億萬富翁未必擁有人生美好的理由,但一個擁有《紅樓夢》和擁有莎士比亞的窮書生則可以快樂地展開他的人生之旅。我就是這樣一個近乎一無所有的書生,然而我能從身心的大海之底由衷地說﹕活著多麼好!活著真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