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又是圓月掛中天

一年一度的中秋節又到了。今年見到的明月,高掛於科羅拉多湛藍的中天,顯得格外清、格外圓。皎白的銀光,渾圓的大圖畫,讓人一看就心馳神往。也許見到的是大圓滿,反而想起人生的缺陷,想起那些早已去世的未能共此月色的親人。

有些已經別離人世的朋友和師長,他們身前就有名聲,我也寫過緬懷他們的文字了,想起他們,心堜Z然些,而想起一些至親的親人,心堳o是一片空缺。她們都是無名氏,我只知道她們的名字叫“奶奶”、“外婆”、“伯母”、“嬸嬸”。長大成人之後,我仍然不喜歡查問她們的名字,只願意她們的名字永遠和“我”連在一起。我奶奶,我外婆,我伯母,我嬸嬸,她們天然地屬於我,人間的溫馨有一大半就凝聚在這種無名的名字中。

在我的人生之初,這些名字就是陽光、月光與星光。她們的熠熠光華使我處於貧窮中仍感到生活非常美好。我的童年像隻小動物,完全是靠在她們身邊取暖才長大的。她們生活在封閉的、偏僻的鄉村,沒有太多交往,也不懂甚麼是國家之愛與人類之愛,因此,她就天然地把全部情感集中在自己的子弟身上,也集中在我身上。她們不知道我將來有一天會用方塊字寫文章紀念她們,只知道我很呆,但她們愛我,在我的腮邊留下她們數不清的親吻。走過幾十年的道路之後,回頭看看過去,才清楚地看到我的第一群愛神就是母親和祖母、外婆、伯母、嬸嬸。至今使我眷戀不已的孩提王國就是她們建造的。我的母親還健在,但願來年她能來到落磯山下與我及心愛的孫女共此月光。而祖母、外婆們卻永遠消失了,不知另一世界是否也有藍空皓月。

在這鋪滿月光的陽台上,我格外想念永遠消失了的親人,並深深後悔一件事,這就是我身邊沒有留下奶奶外婆們的任何一件遺物。奶奶戴過的斗篷和眼鏡,外婆用過的尼絨帽子和方格毛毯,還有小鏡框,要是有一件在我身邊該有多好。哪怕是奶奶外婆用過的萬金油小玻璃瓶子也好,此時它就是人間珍奇,捧在手上,它就會像圓月一樣放射神奇的光彩。最使我傷感的是連她們的一張照片都沒有。世上最慈祥最溫馨的臉龐,緊緊地貼著我的整個童年的太陽般的臉龐,我卻沒有留下她們的影像。如果此時此刻,有人送來一張她們的照片,我一定會用顫抖的雙手和感激的熱淚去迎接它,迎接我的已經逝去而又復活的故鄉。

我真的被充耳的豪壯的口號弄糊涂了,竟然忘記去索求一件遺物和一張照片。不知道中了甚麼邪,我竟然會覺得這是小事,以為只有人造的一些獎狀獎牌和名位證書才是要物,以為在四壁上掛些面具似的紙張比掛著祖母、外婆的照片更為重要。荒謬!其實,許多邪惡正是來自這些貼著金字的獎品之中,而人世間的善良與赤誠恰恰來自無名氏親者之中,唯有她們的大慈大愛,才配得上與這高潔的圓月共同懸掛於空中,讓我和孩子作無盡的思念。

寫於一九九八年中秋節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