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又看秋葉

每年十月,朋友們都會邀請我去看秋葉,從一九八九年秋天開始,沒有一年忘記。

去年秋霜來得早,我們又去得晚,所以看到的是正在飄落的紅葉。醉紅的葉子一半在樹上颯颯作響,一半在地上絮絮私語,見到這一晚秋景象,就想起普希金的短詩《森林正在脫下它那深紅色的衣裳》。我的心境比較容易通向普希金,眼鏡總是看到大自然的活力和這活力驅動下的輪迴、更替、運動、循環。即使在舊葉紛紛落下的時節,也是這樣。李清照那種“秋風秋雨愁煞人”的瞬間也很美,但離我比較遠。

今年秋霜還未到,我們就去看秋葉。十月四日,正是星期天,我和女兒劉蓮還有女兒的一群年輕朋友,一起到洛磯山中的幾個湖邊去觀賞秋色。這次不僅季節早,而且出發得早。到了山間湖畔,才九點多鐘。此時太陽格外柔和,我注意到,樹葉上的許多露珠還在,每顆露珠都像閃爍著光波的小太陽。當我們走上湖濱的一座小山頂時,我驚呆了,天呵,怎麼會有這種五色斑斕的山谷,一坡紅,一坡黃,一坡綠,參差地在藍空下構成氣勢恢宏的圖畫。我的第一感覺是眼前的秋景彷彿是假的。可是,沿著山中的幽徑走近森林時,卻看到畫中的每一棵小白樺,每一片楓樹林都是真實的,樹上的每一片葉子都是透明的,透明得像玻璃製品,我伸出手指輕輕撫摸一下,葉子柔嫩得讓我心跳,分明是真的。我在似真似假的秋樹秋葉間盤桓了好久,女兒和她的同伴們等得有點不耐煩,遠遠地,我聽到女兒的聲音﹕我爸爸看秋葉總是看不夠,年年看,還是看不夠。真的,我總是看不夠透明的秋光秋色。在佈滿面具、充滿包裝的時代堙A我喜歡透明的存在。離開故國九年,唯一感到遺憾的就是在故國時除了匆匆看了幾次香山秋葉之外,竟然沒有時間去看武夷山、黃山、峨眉山、廬山的秋景,這是多麼難彌補的生命空缺呵。

真後悔過去的自己那麼呆板,老是擺脫不了生活設定的那些大事大狀態,美好的歲月都投入階級鬥爭與經典閱讀的日程表之中,想不到心胸中多積澱一些明淨的秋葉、晶瑩的露珠、潺潺的清泉對於靈魂的健康多麼重要!幸而現在覺醒了,知道要走出過去的陰影,要告別往昔的那種過於激烈、過於急切的心緒,是不能離開大自然的這一終生朋友的幫助的。

“我爸爸每次看山看水,總像和它們初次見面似的。”又是小女兒的聲音。我驚訝這個小家伙的評說怎麼那麼準確,我真的每年見到秋葉,都好奇得像是第一次相逢似的。在年年的陶醉中,我離昨天的噩夢與陰影愈來愈遠,而大地母親賦予我天性中的溫馨愈來愈濃,無論如何,這是應當高興的。

一九九八年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