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謠言恐怖

謠言的恐怖,留給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從一九六六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其基本武器,可以說就是謠言。所有被『揪』出來的知識分子、幹部、元帥、將軍,直至像時傳祥那樣的掏糞工人,無一不受到謠言的攻擊。謠言一旦降臨,他們立即陷入絕境﹕蒙受譭謗誣蔑,但伸冤無地,哭訴無門,而且跟著謠言而來的是無休止的逼供和苦刑。六、七十年代的中國,整個掉入謠言的黑暗深淵之中。

一九七一年,我還在河南五七幹校時,聽說林彪已經乘著飛機逃往蒙古並且已經機毀人亡,絕對不敢相信。因為到了七十年代,我的神經已經被謠言弄得很麻木了,再也不敢相信甚麼『重大消息』。當時為了整死一個人,總是先放出謠言。一九六七年春,北京盛傳一個駭人聽聞的消息,說中央發生了『二月兵變』,事變中涉及到一批將帥。這之後大約半年,才知道這是謠言,然而,賀龍元帥已在謠言中一步一步被折磨死了。為了整治朱德,江青在接見紅衛兵時公開造一個謠,說朱德原來的秘書、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孫泱是三重特務﹕日本特務、蘇聯特務、國民黨特務。隨即,孫泱就被整死。為了抄傅雷的家,也先造一個謠言,說傅家地下埋著一本《變天脹》;為了整治王光美等,就造出中國『九大特務』的大謊言;為了說明時傳祥變質,就造出他和王光美跳過舞的『情節』。當造反派抽打時傳祥逼他交代與王光美跳舞的『罪行』時,這位誠實的老工人迷惘地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那個年月,所有的人都害怕黑色的謠言突然降落到自己的身上。

六、七十年代,謠言威脅著每一個人,除了毛澤東和江青等人之外,誰都沒有安全感。但是,這場大革命的領導人,對謠言聽之任之,在他們看來,沒有謠言恐怖,就不足以摧毀『資產階級司令部』。這種態度與法國大革命時期的激進派很相似。當時的極端派領袖羅伯斯庇爾就認為﹕『沒有道德的恐怖是有害的,沒有恐怖的道德是無力的』,因此,他一再運用『恐怖式的謠言』來剷除異己。他和聖茹斯特等人一起造吉倫特派的謠說﹕他們已同宮廷勾結,而且正在各省組織『聯邦主義』的叛亂。這一謠言立即生效,造成了一些吉倫特派的領袖被處決。之後,為了剷除忿激派領袖雅克.盧,又造出聳人聽聞的謠言,說他是『奧地利的間諜』,然後把他投入監獄,致使他含憤自殺。由於謠言的武器迅速奏效,羅伯斯庇爾最後發展到信口開河地對原先的『同志』進行肆無忌憚地譭謗和中傷。可是,善於製造謠言的羅伯斯庇爾,恰恰又葬送在謠言之中。政變者在逮捕他的同時,迅速放出謠言,說他是披著革命外衣的王黨分子,並已同路易女兒秘密結婚,正在伺機僭取王位,甚至已經準備了一枚帶有百合花圖案(即波旁王朝標誌)的御璽。謠言編造得有聲有色,讓那些本想去救援他的起義戰士頓然軍心渙散,整支部隊瓦解於頃刻之間。而羅伯斯庇爾終於在一片唾罵聲中被砍去了腦袋。這可以說是歷史的報應。

江青的遭遇和羅伯斯庇爾很像。她用謊言把許多革命元老和知識分子置於死地,可是她自己在未被審判之前就已身敗名裂。同為憎惡她的人們,在那個無理可講的時代堙A也只好以牙還牙,使用謠言這一不道德的武器。在謠言故事中,江青竟擁有一群『面首』,這些面首,有的竟是比她年輕幾十歲的運動員。她簡直是個色情狂。一些知識分子明知這是編造出來的傳聞,但也不予否認。江青本來就罪惡昭彰,再加上『面首』傳聞,更是臭不可聞。

最後,她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下場非常慘,但幾乎沒有人同情她。文化大革命初期,她造劉少奇等人的謠說﹕這些人是安放在毛主席身邊的『定時炸彈』,而她被送上審判台時,人們說她是毛澤東身邊的『定時炸彈』。反正在『革命』的名義下,怎麼說都可以。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四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