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牛馬的解放

在一篇文章中我曾說,近現代中國婦女的解放帶有『奴隸解放』的特徵。廢除裹小腳制度如同奴隸解放的第一步﹕卸下手鐐腳銬;允許婦女同男子一樣上學讀書,如同奴隸解放的第二步,可以作為人進入社會。而我和自己的同胞在一九七六年『四人幫』倒台之後,也經歷一次解放,這次解放除了也有『奴隸解放』的特點之外,還帶有『牛馬解放』的特點。牛馬自然是比奴隸更低一等,所以解放時也更激動人心。當時從上到下、從開國元老到平民百姓都一致認為這是中國的『第二次解放』。但想一想這是從哪婺悕韖X來,便會明白是從『牛棚』婺悕韖X來。在牛棚以及牛棚所象徵的處所媟矰F十年低首彎腰打掃廁所的牛馬,突然被宣佈『平反』,接著又被宣佈不僅是人,而且還是『革命作家』、『革命詩人』、『革命幹部』甚至是『無產階級革命家』,怎能不激動人心?怎麼不激動黨心軍心國心?我真的非常激動,並親眼看到幾位老師走出牛棚時彎著腰駝著背喘著氣,性情也變得非常馴良,完全像一頭老牛。

說類似『牛馬解放』,只是把『牛馬』作為家畜的代表,因此,『牛馬解放』還包括從其他畜類群中解放出來的意思。中國人很聰明,他們知道把人當成牛馬還不足以虐待人,應當把人當作狗才過癮。因此,在文化大革命中,強制被『揪』出來的幹部和知識分子鑽狗洞和當狗爬的就多得難以計數。我不忍把我尊敬的人和『狗』聯繫起來,這堨u是為了說明問題,不得不舉出中央高級黨校校長楊獻珍作為例證。非常湊巧,文化大革命初期,被革除黨校校長職務而來到哲學研究所的楊獻珍,一家人(包括他的妻子和另一位老太太)就住在我隔壁的一間只有十二平方米的集體宿舍堙C我們所住的樓房,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有名的集中營式的八號樓,然而,楊獻珍並不能在這堙y安居』。一九六七年五月十八日,他就被造反派揪回黨校批鬥,那時他已七十一歲,但還是讓他先坐『噴氣式飛機』,然後強令他下跪,最後又強制他在地上學狗爬。當時在背後指揮的是康生的妻子曹軼歐,他一面假惺惺說﹕『這是誰幹的?七十多歲的老人了,怎麼讓人家當狗爬?』但另一方面又策劃著更兇殘的一局,把楊獻珍送進鐵牢,而且一關押就是七年。

在文化大革命中,對於許多人來說並沒有人生。他們在進牛棚當了牛馬豬狗在地上爬行之後,整整十年,其實再也沒有抬起過頭和直立起來走過路。這是我在青年時代目睹的人變為畜的歷史情景。正是由於這一情景深深烙在心上,所以我對『人的解放』才揚棄許多浪漫氣息,總是著眼於最低最起碼的層面,即只要求人必須與畜分開,不能讓人過著畜一樣的生活,人的解放首先應當從如牛如馬如犬的爬行中解放出來,也就是說,必須讓人作為人在地上直立起來。總之,人的解放的第一步是牛馬似的解放。如果這一步做不好,如果我們的同胞還有重進牛棚的恐懼和緊張,那麼,『解放全人類』的理想恐怕就不會有人相信。過去大陸天天學『毛澤東選集』,天天背誦『毛選』開篇的第一句話﹕『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是革命的首要問題。』因此,人們便把分清敵和我作為中國進步的第一原理。而我則固執地認為,中國進步的第一原理應是分清人與畜(包括人與獸)的問題,即首先是一個把人當作人的問題。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七月四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