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密集刑罰

章太炎先生的『俱分進化論』向人們說明,文明的進步未必帶來幸福、快樂與道德,因為『樂進苦亦進,善進惡也進!若以道德言,則善亦進化,惡亦進化。若以生計言,則樂亦進化,苦亦進化。』(見《俱分進化論》)他論證說,虎豹雖吃人,但不自殘同類。而人類進化之後發明了武器,則一戰而伏屍百萬,喋血千里,其獸性遠超於禽獸。

章先生是倫理主義者,他常以道德的尺度來否定人類的物質進步,這顯然有些偏頗。但是他講物質文明的進步,往往帶來道德的退化卻是真的。此外,他說文明的進步並非善的單軌前行,在歷史道路的另一軌上,惡也在進化,似乎也很有道理。

就我目睹的各種社會現象來說,真覺得愈來愈精明。以刑罰來說,中國早就形成完整的形罰體系。法定的五刑,在隋唐之前有墨、劓、剕、宮、大辟(死);隋唐之後則是籉、杖、徒、流死。而死的刑法又有斬、絞、腰斬、梟首、棄市、車裂、戮、焚、凌遲等。這些死法每項之下都有區別,以第一項『斬』來說,據說宋代的包拯就製有龍頭、虎頭、狗頭三種鍘刀,按罪犯的不同身份分別使用。如果不用鍘刀而用大刀,則大刀又有利鈍之分,下手也有捷緩之別。慈禧太后斬譚嗣同等六君子時用的是鈍刀,以延長死者的痛苦。和古代的死刑法相比,現代社會所用的槍斃法,死得快,死得乾脆,顯然文明得多。魯迅筆下的阿Q,執行死刑時用的也是槍斃法,所以圍觀的中國人感到很失望,覺得沒有『殺頭』那麼有趣。從斬首、車裂、凌遲到槍斃,這倒是文明的進化,章先生似乎忽視這一點,但他看到這進步中有惡的發展卻是對的,我所說的惡也愈來愈精明,就是進步背後的東西。

以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國來說,當時的政策是『一個不殺,大部不抓』,表面上看不到斬首和槍斃,但是,當時卻有一種遍佈神州大地的刑罰,這就是體罰加上心罰的揪鬥與批鬥。被揪出來的無辜知識分子,頭戴紙糊的尖頂高帽,身帶污辱性的牌子或黑板。孫冶方脖子上掛著的黑板竟有七、八斤重。倘若站在台上批鬥還好,但孫冶方還要和經濟研究所的張聞天(曾任共產黨的總書記)、顧准、駱耕漠等一起掛著小黑板從三里河沿街示眾到天安門,來回得徒步十里。而周揚的夫人蘇靈揚僅僅因為她是『周揚的老婆』,就被中國音樂學院的造反派從天津揪到北京。『造反派把她按倒在地……,一到學院門口,就被進行密集刑罰,用剪刀剪去她的頭髮,然後強迫她從人工製造的泥塘堛此L去,再把她架在桌子上讓她跪下,鐵絲梱著石頭吊在她的脖子上,皮帶抽、木棍打,再用從骯髒的下水道堥出的一桶惡鼻髒水從她頭頂澆下來,只有一天的時間,她被打得遍體鱗傷,折磨得不像人樣了。』(引自露菲﹕《周揚﹕文壇風雨任評說》)周揚的秘書露菲所記錄的這種密集刑罰,實在是我們古代的祖先望塵莫及的。古人的刑罰雖然殘酷,但往往忽視『心罰』,而現代人畢竟有知識畢竟更聰明,他不要『殺人』的惡名讓人活著,但把人從生理到心理進行全面摧殘,把臉面、體膚、筋骨和心靈一起碾成碎片。這種密集刑罰與全面摧殘,就是惡的精明、惡的進化。

我在《周揚的傷感》一文中提到蘇靈揚晚年頭腦格外清醒,這大約與她親身體驗到現代惡的進化有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一意思她一定有所徹悟。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七月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