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被開除人籍之後

季羨林先生在《牛棚雜憶》中兩次說到『被開除人籍』,在『勞改的初級階段』一節中,他說﹕『我已經被開除‘人籍’,人道主義與我無乾了』。在『牛棚生活(一)』又說﹕『我們此時已經被剝奪來‘人籍’,我們是‘罪犯’。讓我們在任何地方住,都是天恩高厚』。從大陸書面文件上我們可以找到『開除黨籍』、『開除學籍』等概念,但找不到『開除人籍』的字眼。但季先生用此概念,卻概括了一種大事實,大現象。

把人變成非人,把人定義為敵我矛盾送入牛棚,便意味著開除人籍。一個人一旦不再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便失去人籍,那麼對他的態度便是『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對他的任何折磨、污辱、摧殘便是革命性的表現。一旦被開除人籍,便失去一切人的權利,包括戰爭中俘虜應當享受的不被虐待、有病有傷應當給予療治的權利。

季先生在書中講到他失去醫治權利的一個情節,那是在他被『大批鬥』之後被『解押』到太平莊勞改的時日。當時天氣酷熱,又經長途跋涉,渴得難以忍受,加上精神上的打擊,勞動的疲勞,身心完全垮了,更不幸的是睾丸忽然腫了起來而且來勢迅猛,直腫得小皮球那樣大,兩腿不能併攏起來,連站都困難,更不用說走路。解押的人員看他實在難熬,便命令他到幾里外的『二百號』去找大夫,那裡有駐軍,部隊裡有醫生,但是警告他說﹕到了那裡一定要聲明自己是黑幫。季先生遵從命令,裂開雙腿,蝸牛一般地爬了兩個小時才爬到『二百號』,那裡有一個部隊的診所,一位醫生見有人來了立即來攙扶,可是當他說出『報告,我是黑幫』之後,這位醫生立即把他視為『愛滋病』人一樣,連碰都不敢碰,並連聲喝叫把他趕走。結果,他連一點止痛藥都拿不到又爬上艱難的回程。

現在看來,這位醫生未免太不人道,可是他的思想邏輯在當時是很普通很普遍的﹕你是黑幫,是敵我矛盾,已不是人,我能對你講人道。季先生這一遭遇使我想得很多,其中特別想到人類的絕對倫理與相對倫理問題。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法律,這是他們認為應當遵守的最起碼的社會道德,這是社會性倫理,也可稱為相對倫理;而人類還有另一種宗教性、良知性的絕對倫理,這超越任何種族任何國界的維繫人類社會的絕對倫理,例如,不能隨便殺人,不能撒謊,不能見死不救等。一個醫生,見到一個痛苦與掙扎的病人,是沒有任何理由拒絕給予關懷的。可是,在中國,醫生卻可以這樣做,而且理直氣壯。『開除人籍』造成的殘忍故事許多,但這一故事所引起的倫理問題是不是可以特別注意一下。

(原載《明報》一九九九年四月八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