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重鬼輕人

前些時候馬思聰的夫人王慕理老伯母在電話中告訴我,大陸現在已有馬思聰基金會,還將會有馬思聰音樂廳和馬思聰的塑像。但她並不在乎這一切,她在乎的是活人,是活人血脈堿y出的歌聲。然而,活人已經死了,歌聲已經斷裂。

這又使我想到古希臘的荷馬,在他死後,人們塑了雕像和建立教堂來紀念他,七個大城市為了得到作為他的故鄉的榮譽而發生爭執。但是,在生前,他只能在這七個城市中乞求施舍,在貧困與受鄙視中創作他的史詩《伊利亞特》與《奧德賽》。

馬思聰丟失了故鄉和祖國,而盲詩人荷馬根本不知道故鄉和祖國在哪堙H我和他們的傑出靈魂對話時,告訴他們說﹕不要悲傷,你的故鄉就是你手中的七弦琴與小提琴。

想起荷馬與馬思聰的命運,我就想起人性的弱點。在《告別革命》序言中,我曾談到人類『貴遠賤近』的弱點,『侍僕眼媯L英雄』,中外皆然。而這兩位歌者卻讓我想到人類的另一弱點,這就是『重鬼輕人』。人一死,變成了鬼,甚麼也沒有了,然而人們卻為它樹碑石,造廟堂,尊之為神明,祭之以重典。我在北京八寶山參加過胡風、馮雪峰、聶紺弩等死者的追悼會,一次次都是對死者的頌揚,包括官方代表的頌揚,但是,他們生前卻受盡了蹂躪,耳中灌滿了討伐與污辱之聲。在悼念與哀思中,我想過,要是死者在生前就得到社會如此尊重,他們的意見社會能夠傾聽,這個社會該會好得多,可惜,社會總是在他們化我鬼之後,才給他們戴上桂冠,才想起他們說過的人話。

這也難怪。人類社會至今還是幼稚的,世界的眼睛還是勢利的,人性底層也還積澱著『自私』。人活著時,在勞作,在創作,在奮鬥,最需要扶持與支持,然而,勞作、創作、奮鬥又對人們構成『威脅』,因此,人們又盡可能貶抑他,輕蔑他,甚至作賤他,一旦他化為鬼遠走縹緲的他鄉,有了無窮盡的距離,便感不到他的威脅,自然也就可以放下心來回憶他的種種好處,進而還給他樹碑立傳,可惜,此時死者即使是被作為旗幟,也只不過是個傀儡而已。可見人的悲哀不僅是生前被踐踏,而且是身後被利用。

王慕理老伯母說得很好,最重要的是活人。是活生生思想著、歌哭著的人。活著的人才是歷史實在與現實的實在。不懂得尊重活人的權利,卻善於利用死人的名字,這種社會作風,大約可用『奸猾』二字來形容它。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三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