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徹底之後

經歷了文化大革命之後,我一聽到幾個口號似的概念,就會產生一種生理上的顫慄,其中有兩個概念尤其使我害怕﹕一個是『全面專政』,一個是『徹底革命』。

關於『全面專政』,我已寫過不少文字了。而『徹底革命』,至今還在折磨我。如果不是經歷過一次災難性的歷史運動,我真不知道『徹底革命』是怎麼回事。倘若要用學術著作論述甚麼是『徹底革命』,那是非常麻煩的事,但我看到的『徹底革命』卻很具體簡單,這就是把革命對象徹底消滅,消滅到沒有一點痕跡,消滅到其生命只剩下一個誰也不知道的阿拉伯數字。『除惡務盡』,這也是中國的一項傳統特色,講的也是『徹底』,所以要把九族都除盡。文化大革命『除惡』除到開國元帥和幾乎所有的知名學者作家,連中小學教師也不放過,可說是徹底到史無前例的廣度了。而『徹底』的深度,除了深到挖出思想中的『一閃念』之外,還涉及到身軀骨架的徹底燒燬。『徹底革命』四個字使我感到恐佈,就因為它老是讓我想到革命對象的最後時刻,那個人性、人道、人心蕩然無存的時刻。

曾任國家元首的劉少奇是頭號革命對象,他的最後時刻是這樣的﹕幽黑的地下室;緊鎖的鐵門;蓋著白床單的屍首;一尺多長的白髮;變形的嘴和鼻子;淤血的下頜;此外,火化場還得到通知,這是一個烈性傳染病患者;火化人員往屍體上噴灑消毒劑;火化場外二十多名軍人執行戒嚴令;屍體化為灰燼,死者的一切一切只剩下骨灰寄存證;死亡人姓名﹕劉衛黃;年齡﹕七十一;性別﹕男;職業﹕無業;死因﹕病死;骨灰編號﹕123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宣部部長、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陶鑄,他的最後時刻是這樣的;被命名為劉少奇、鄧小平之後的第三號最大走資派;監禁;在患膽囊炎後送進牢籠式的病房;窗戶用木條釘死;玻璃用紙糊上;四個警員輪流監視著;從北京的301醫院移到合肥某病院;被折磨得全身是病;腸子黏連,完全性腸梗阻,淋巴結廣泛轉移,病組織佈滿腹部,血管焦脆,大量出血,不許親人友人看望照顧;被煎熬致死後中央派專員到合肥對陶鑄遺體進行『熱處理』;火化場得到通知﹕死者是烈性傳染病人,名叫『王河』。

我還想到彭德懷、張聞天、劉仁等許多革命家最後的時刻。他們生前的故事,各不相同,但死時的情狀都是一樣的﹕被剝奪得乾乾淨淨,徹徹底底,被剝奪了職務,被剝奪了生命,被剝奪了人的全部權利,被剝奪了名字,被剝奪了和親人最後的告別,最後只剩下一個零﹕沒有名字。或者不僅是零,是個負數﹕烈性傳染病人,代號數字XXXX

以往我只知道『徹底革命』口號的悲壯,但不知道徹底之後如此悲慘。當然,我知道革命不是請客吃飯,繪畫繡花,它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但是,我始終困惑,對於自己的一群戰友,對於自己的同胞兄弟,對於自己國家中的知識分子,是否需要進行如此徹底暴烈的革命,而革命的徹底性是否意味著把人剝奪到比豬狗還不如。

本世紀的中國革命,一場比一場徹底,最後是徹底到一些革命先驅者和革命伙伴也變成零和負數。這一事實使我想到知識分子反省內涵的偏差和錯誤。魯迅在《論費爾潑柰應當緩行》一文中總結辛亥革命失敗的原因,乃是沒有『痛打落水狗』,即革命不徹底。他沒有看到革命後的帝制復辟、軍閥混戰乃是革命的後遺癥,即暴力革命本身帶來的問題(突發性的革命造成政治真空無法添填補)。魯迅之後,一代又一代的知識分子在反省中國的問題時,總是不反省革命本身,而是把問題歸結於革命不徹底。各種反省導致革命愈來愈激烈,人們的心態和行為愈來愈激進,到了六、七十年代更造成『橫掃一切』的大慘劇。世紀末來臨之際,我反省的『革命』,不是『不徹底』,而是『太徹底』。但願下世紀多點中庸、寬容與妥協,倘若有革命,也不要太徹底。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五月八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