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我請求

《人間》副刊劉克襄先生告知我﹕再寫一篇稿子,一年的專欄寫作就可結束了。這訊息使我感到一陣輕松﹕可以放下那些苦味的記憶和記憶中的不仁的時代了,可以想想別的事了。這一年,「人間」二字總是在心中輾轉,並使我覺得人間常常並非人間。人間中的一些中國人只是中國牛與中國馬,而另一些中國人則是中國狼。現在能放下「人間」,回到書本與山川之中,的確是應當感到輕松的。

趁著無須投稿,還可說兩句話的機會,我要向北京的國家領導人請求一件事﹕釋放一名青年,一名因涉足「六四」學潮而被判刑十八年的青年,一名已經坐了九年監獄的青年。

這位青年人的名字叫陳蘭濤,一九八五年畢業於青島海洋學院,一九八八年獲得該校的海洋生物學碩士學位,在學校讀書時,每年都是三好優秀學生。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他被捲入學潮,和當時在北京街頭上遊行的千萬學生一樣,他只是大潮中的一滴水。然而,他被捕了,而且被判處了十八年監禁的重刑。那時,他的年輕妻子剛剛生下了小嬰兒,可是,他被剝奪了和嬰兒會面的權利,今天,嬰兒已經九歲,該是三能級的小學生了,可是他的父親還在鐵牢裡。父親是誰?孩子知道嗎?父親在哪裡?孩子知道嗎?孩子是無辜的,其實孩子的父親,也是無辜的。這個孩子的名字叫做陳卓,他丟失了父愛已經九年了,是不是還要繼續生活在沒有父愛的另一個九年中呢?而他的母親,一名年輕的弱女子,也已經丟失了丈夫九年了。九年中,為了養活小陳卓,她茹苦含辛,甚麼沉重的工作都做,甚麼沉重的打擊都忍受著。是不是還要她再忍受另一個九年呢?還有小陳卓的爺爺奶奶,自從兒子入獄之後,他們就生活在精神忐忑之中,他們是老實人,真誠的愛著自己的國家與兒子,然而,他們只有心的顫慄。已經顫慄了九年了,還要讓他們顫慄另一個九年嗎?

我和陳蘭濤素不相識,也沒見過他的孩子、妻子和父母。但是,我有兩位朋友是青島海洋學院的校友,他們對陳蘭濤印象極好,常常牽掛著他。他們告訴我,蘭濤這個人很忠厚,很樸實,又很熱心,誰有困難他就幫助誰。可是,他坐牢之後,誰也幫不上他,眼睜睜地看著他在鐵窗下一天天坐下去。我聽了之後,多次想向北京的領導人呼籲,但因為害怕幫倒忙而終於沉默。今天,我擔心以後再也沒有報刊敢於登載我的呼籲和請求,只好直說了。倘若天地有仁,我希望蘭濤能走出牢門,到陽光下去擁抱他久別的孩子、妻子和年邁的雙親。我請求我曾服務過和熱愛過的無產階級政權,能給蘭濤一個公道,能給他的家庭一個人道。

我知道在一九八九年趕熱鬧、趕時髦、趕民主潮流中國人和世界人有幾百萬、幾千萬、幾億,但能為蘭濤說話的人只有幾個。我應當是這幾個中的一個。如果人間真的是人間,那它該不會不理幾個請求的聲音吧!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