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東方虐待狂

我曾說過,在文化大革命中,中國只剩下兩種人﹕一種是虐待狂,一種是被虐待狂。虐待狂拼命地攻擊別人侮辱別人折磨別人,被虐待狂則拼命地自我檢查自我交代自我咒罵自我折磨。在病態的時代堙A能超越這兩種生存狀態而做正常人,那是一種幸運,但有這種幸運的人很少。

六、七十年代的中國,是一個虐待狂統治一切的時代,也是中國的虐待技巧、虐待手段、虐待語言發揮到極致的時代。我的一些老師,有的被吊打,有的被剝光衣服在酷日下的柏油路上烤,有的被強制跪在玻璃碎片上批鬥,這已經夠慘的了。但讀了張紫葛先生的《心香淚酒祭吳宓》,才知道我的老師比起吳宓先生來還算幸運。吳宓先生所受的虐待與折磨實在超乎我的想像力。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吳宓便被揪鬥,被毆打辱罵,並很快地當作『最大的現行反革命』關進一間黑房子。因為房子髒濕又不能洗澡,他全身皮膚乾燥奇癢,極為難受,便請求看守的紅衛兵給他一個洗澡的機會。對於這個請求的回答是﹕『好!』『你等著,老反革命分子,我就來伺候你!』接著這個紅衛兵抬了一桶冰冷的水來,然後命令說﹕『下來,扒光衣服!我們來刷你這個豺狼!』於是,他們不由分說地把吳宓先生的衣服扒光,讓他立在泥水地堙A然後一個紅衛兵就用搪瓷飯盆朝吳宓潑水,那時正是初春季節,沁涼的冷水把吳先生潑得直叫﹕『饒了我,饒了我,我受不了!冷,痛!』而另一個紅衛兵則揮動刷大字報的棕毛大漿刷就著水勢在吳先生身上猛刷,疼得吳先生直呼救命。

這一著我在北京沒見過,可能屬於大西南的地方特色。

除了驚訝西南高等學府的這一發明之外,我還驚訝在虐待吳先生的過程中,西南紅衛兵們的自豪感。他們無論做甚麼壞事均引為自豪。當吳先生喊著救命時,他們自豪地大笑,說『我們就是要沖掉你的反革命氣燄』,還引用毛澤東的話說,『與人奮鬥,其樂無窮』。我對中國虐待狂早有這麼一種認識,即令人困惑的還不在於虐待行為本身,而是在進行野蠻虐待時毫無心理障礙。這一點,固然使我看到東方虐待狂的特色,但也使我感到大悲哀。近日我常對友人嘮叨﹕中國的革命家們如果能在虐待他人打殺他人之後感到一點心理不安就好了。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八月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