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六輯

再談人間第一罪

寫作《人間第一罪》後,覺得只說了十分之一的話,遠未盡興。至少我還必須說,『殘忍』的表現方式極多,除了用在劉少奇身上的折磨之外,在中國古今流行的還有剝皮、油炸、五馬分屍、誅連九類等。這些手段所以殘忍,往往還是與折磨有關,讓死者在死的過程中備受痛苦的磨難,讓他們哀嚎慘叫,讓他們身心俱裂,內外焚燒,以消解一下心中的仇恨和享受一下勝利的快樂。殘忍之心,不是表現在殺人的片刻,而是在施行折磨、鑒賞折磨的過程。同樣,受刑者最怕也不是掉頭的那一剎那,而是被殺之前的無盡苦刑。所以仁慈一點的殺人者總是『快刀斬亂麻』,給被殺者一個痛快,也可以說是一個『皇恩浩蕩』,而像慈禧太后殺譚嗣同等六君子時用鈍刀,又砍又割又剁,便是既專橫又殘忍了。

說起這一意思,我便想到卡夫卡所說的話﹕『我能經歷死亡,不能忍受痛苦。』『我能順從死亡,不能順從受難。』與這一意思相似,薩特也說過﹕不怕戰爭,只怕佔領。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希特勒並未炸平巴黎,而是佔領巴黎,於是法國人在德國人的刺刀和皮鞭之下過著亡國奴的生活,其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這兩位大思想者都深知,最難消受的不是死亡,而是折磨。殘忍之深意,全在折磨過程之中。

鑒於此,我為人間的權勢者著想,如果他們要除掉政治異端而又免於陷入人間最大的罪惡中,完全可以表現得『文明』一些。例如要打倒劉少奇,就乾脆打倒,光明磊落地送上斷頭台或絞刑架,而不要在黑暗處私設那麼多刑罰。同樣,要懲處一個人,還是用古代那種『廷杖』或『打五十大板』的辦法好,乾脆利落,這比帶政治帽子、剃陰陽頭、掛牌子遊街和無休止的交心、批鬥、勞改、寫交代材料等長期折磨要『文明』得多。倘若該受罰,我寧可選擇前者,儘管被打得皮破血流,卻可免於無休止的心靈折磨。

(原載《明報》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