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中國的原始智慧

《周易》(亦稱《易經》)的作者和時代的確是個複雜的問題。《辭海》上的《周易》條目把它定界為『儒家的重要經典之一』,也只能說是最後完成於儒家之手,而它的形成則是儒家之前的一段很長的歷史時間。班固《漢書、藝文志》中『《易》道深矣,人更三世,世歷三古』的說法,雖被許多《周易》學者所否定,但八卦的出現和六十四卦的形成是在西周之前的遠古年代,卻是個事實。因此,我把《易經》所表現出來的哲學智慧稱為中國的原始智慧,大約不會過於牽強。

嵇文甫先生在《晚明思想史論》的附錄(《民族哲學雜話》)中說,『易』有『變易』的意思。『易經』者,變經也。但『易』除了有『變易』一義之外,還有『簡易』(執簡馭繁)和『不易』(永恆不變)二義(據鄭康成的解釋)。如果放下『簡易』,那麼,《周易》這部變經就是講述宇宙萬物的『變易』和『不易』即『變』與『常』矛盾關係的道理。因此,易經乃是一部絕妙的常變論。

從《易經》中可以知道,中國的原始智慧很早就把握住『變』(變易)與『常』(不易)的宇宙運動法則。它告訴人們,世界以『乾』『坤』為本變動不居,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因時因位,不斷變遷。而當其時,當其位者,又各有其『不易』之則,即變中有不變,易中有不易之常。

我近日所以想起中國的原始智慧,乃是感慨我們這些『龍的傳人』雖然愈來愈聰明但也愈來愈怪誕,遠不如我們祖先的思想那麼樸素,實在,而且把握住宇宙萬物最重要的道理。祖先雖沒有我們穿得好吃得好,但也沒有我們這麼多心機,這麼多『主義』。倘若他們當時就有『主義』,也一定會說,既然乾坤變易不斷,主義自然也應有所變動,那有『堅持主義不動搖』之理?『主義』是人想出來、說出來的,說得對的,就該接受,說得不對的,就該拒絕。人要吃飯,不能吃草和吃老鼠,這是『不易』之理,即常理、常識。如果有一種主義藉著革命(變)的旗號說,『寧要吃社會主義的草,不吃資本主義的苗』、『寧要吃社會主義的老鼠,不吃資本主義的牛肉』,那麼,我們的祖先一定會大吃一驚,實實在在地指著這些高談『主義』的後人說﹕你們這些瘋癲的子孫!王船山說﹕『人食芻豢,麋鹿食薦,即且甘帶,鴟梟嗜鼠』,這是世界變易中的『不易』之理。人間許多常識、常心、常理,都是不可變的道理和態度,例如要尊重人,要尊重父母,要尊重老師,要尊重知識,要尊重德行,要尊重每一個體的尊嚴與價值,這是千秋萬代都不可變易的。這種態度一變,人就不知道怎樣做人,世界就不知道如何維繫自己的存在。本世紀下半葉大陸的歷史性錯誤,就是在革命的名義下,摧毀了維繫社會人生的常識,瓦解了做人的常識,結果形成了隨便虐待人、踐踏人、視人為芻狗的一代風氣,還誕生了數不盡的痞子和騙子,其教訓極為深刻。

我在大陸生活數十年,領教了只知不易而不知變易的機械論和『堅持馬列』的高調,也領教了只知變易而不知『不易』的詭辯論和『寧要吃老鼠』的怪論,所以便緬懷起素樸的祖先和他們的智慧,但願當代的智者們也不忘故土的原始智慧,首先做一個正常人。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七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