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

近幾年我老是想到胡適的兩句話,一句是『一點一滴改良』,另一句是『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覺得二十世紀中國老是批判這兩句話,實在是很大的錯誤。

以往大陸認為胡適『反動』,舉國共討之,全民共誅之。但胡適還是胡適,他畢竟是個巨大的文化存在;現在台灣有些論者認為胡適『膚淺』,但這只是一種自為拔高的看法。胡適還是胡適,對於他的異常豐富的思想給予一個本質化的界定,未免過於簡單。本質化其實就是簡單化。

最近我又老想到『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大陸經濟結構正在經歷大轉型,中國社會又在發生一次大變動。在變動中,中國的問題可說是如山似海,不用說去解決,光是想想就頭痛。可是一些習慣講空話講大話的官僚和知識者還老是在討論『姓資還是姓社』,『姓馬還是反馬』,明明在注入資本主義方式,明明是允許雇工、允許剝削,明明在改革馬克思學說的內涵,卻虛偽地聲明『堅持馬克思主義不動搖』,還給實事求是地探討問題扣上『反馬克思主義』、『反社會主義』的大帽子,這些甚麼時候都是『百分百馬列』的意識形態英雄,其實都是一些眼高手低的論客,他們光會講『主義』的漂亮話,腦子卻從來進入不了中國具體而複雜的問題。中國進入市場制度之後原先國營企業陷入絕境怎麼辦?這些企業的工人沒有飯吃怎麼辦?這些企業實行股份制後國有股一市就瀑布似地下跌怎麼辦?一部分人『先富』了起來而且富成大資產階級,而另一部分人總是『後富』不起來而且還一直窮下去甚至下崗下地獄怎麼辦?過去窮而有志、可以『窮過渡』,現在窮而無志窮時甚麼都撈甚麼都貪甚麼都拍賣由此社會迅速變質怎麼辦?社會變成一部金錢開動的坦克,為了發財的前線,正在無情碾碎森林、山谷、草原、河流,也同時在無情地碾碎良心、道德、公平、理想等,怎麼辦?發財的前線高奏勝利凱歌,高樓飯店相競疊起,中國土地上奇跡般地冒出金錢,但是這些錢從哪堥荂H到哪堨h?為甚麼流不進國庫為甚麼滋養不了乾旱得要命的教育地帶?怎麼辦?問題成千上萬,需要踏踏實實研究,認認真真思考,每個問題,都需要艱辛的汗水。七、八十年前,在著名的『問題與主義』的論爭中,李大釗認為,中國只有靠『主義』給中國問題來個『根本解決』,即在制度上來個革命,其他問題就可迎刃而解,現在看來,他也想得太簡單了。此時中國的問題比李大釗、胡適爭論的時代更為複雜,更不可能靠堅持某種主義或變換某種主義可以解決的。以為引入社會主義就可以解決中國問題,是種幼稚病,同樣,以為引入資本主義或自由主義便可解決中國問題,也是幼稚病。

想想這個世紀走過的路,想想『百分百』馬克思主義者在治理中國時眼高手低的缺陷,我覺得今天更換一種態度是必要的,這一態度就是應當﹕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十月八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