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責之太嚴則偽

我和林崗合著的《傳統與中國人》在八十年代末分別由北京三聯、香港三聯、台灣人間三家出版,現在書已售完。近日有位索書的朋友問我﹕這部書對傳統文化立足於批判,而且批判得相當強烈,如果此時你再作這個題目,是否會改變這一態度?我回答說﹕措辭一定會溫和些,但批判的基本點不會變。

我和林崗所以會對傳統文化採取批判的基本點,不是簡單地沿用五四新文化先驅者的立場,也不是為了借傳統批判而完成政治批判,而是我們對傳統文化有一共同的理解,這一理解可用嚴密的邏輯闡述,也可非常平實地用一句很簡單的話來表述,這就是﹕傳統文化對人要求太多。

對於如何做人是需要有要求的,但要求太多就成問題。要求人要有『禮』,無可非議,但要求人『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論語.顏淵》)就太多太嚴了。要求人盡『孝』道本也是對的,但孝道發展到後來,要求人們要像曹娥那樣去投江,要像郭巨那樣去埋兒就太過份了。

太多太過,產生一個結果,就是做不到。看見一個漂亮的女子,眼珠可能轉過去,這就違反『非禮勿視』,然而,要禁止一個年青小伙子絕對不能轉過去,恐怕做不到。做不到又想做,就派生出一種最可厭惡的性格,這就是虛偽。而虛偽是對人性腐蝕得最厲害的一種壞性格。它使人由真變假由純變詐,使人個個帶上假面具。與此相應,人生變成作戲,人群集團變成『作戲的虛無黨』。五四運動中,文化改革者說舊道德即虛偽道德,是事出有因的。要求太多太嚴,本可以改革,改革便是放寬一點,放鬆一點,可惜『五四』的革命態度是徹底決裂,不是維持傳統文化一些必要的做人的準則,而是全盤把這些準則推翻,弄得現在中國人不知如何做人,做任何壞事,都屬天經地義。

我在大陸生活近五十年,算是生活在馬克思主義新文化之下,可是很奇怪,這一文化給我的直接感受也是對人要求太多。我在一次文學討論會上說,現在對作家要求太多,不僅要作家寫好作品,還要求作家成為黨的好黨員、毛主席的好學生、革命機器上的好螺絲釘,甚至還要求作家當國中的好幹部、家中的好爸爸好媽媽等等,就是不能當人道主義者。這一發言惹得林默涵先生大發脾氣。他在《光明日報》發文章給我扣了幾頂帽子。林默涵先生不知道這樣一個道理﹕因為對人要求太多太嚴,到了六七十年代,已經導致人人帶假面具,連文學作品中的英雄,也全帶上假面具,好端端的中國變成了撒謊的中國。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