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共產黨人和共產黨奴

我是在一九七八年加入中國共產黨的。那時,我因為『四人幫』垮台而產生的喜悅還熱烈地滾蕩在心堙C自從我懂事以來,還未曾為國家的一件大事高興得這麼熱烈這麼久。

就在那種心境下我要求入黨。當黨支部通過我的申請之後,按照凡例,第二年轉正時黨委派了代表和我談話,這位代表是曾任《中國青年報》和《工人日報》的總編輯的邢方群,他為人和藹,在談了他的期待之後問我對黨有甚麼要求。我便說﹕『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入黨之後仍然讓我和人民站在一起。我不是混入黨內的,我入黨是真誠地忠實於黨的初衷,這一初衷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如果我們的黨違背這一初衷,那麼人民就會起來批評和反抗,這個時候,我就會站在人民的一邊。』邢方群聽了我的話之後微笑地說﹕胡耀邦同志也說我們應當永遠和人民站在一起。

我入黨時確實抱定要當一個有自己的心靈而且這一心靈又和人民的心靈相通的共產黨人,我當時覺得能夠入黨是光榮的。共產黨使中國人民從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壓迫下站立起來,這一功勞是不可磨滅的。而它在文化大革命中製造新的壓迫,這種致命的錯誤幾乎讓共產黨自我毀滅,可是,它終於正視自己的錯誤,氣魄非凡地逮捕了當時的黨中央副主席王洪文和政治局委員張春橋、江青、姚文元等。能夠修正自己錯誤的黨,就是嚴肅的黨。我正是在共產黨糾正錯誤的時候,看到大地上的曙光。

共產黨的成功和錯誤,尤其是文化大革命的致命錯誤教育了我,使我知道加入共產黨只能當共產黨人,而不是當共產黨奴。在六、七十年代,如果當黨奴,就注定要跟四人幫這群喝血的豺狼跑。但是,要當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難,而要當一名黨奴卻很容易。因為當時所有的輿論,從電台到講台,從報刊到學校,從領導人的『號召』到平民百姓的表態,都是要學雷鋒,要當螺絲釘,要做老黃牛。可是,螺絲釘,老黃牛是沒有頭腦沒有思想的,而雷鋒,經過林彪等人的闡釋,也只是個會『聽毛主席的話』的傀儡。當然,做黨奴也不能光是怪領導者和輿論,還得怪自己。做黨奴的確有好處,馴馴服服地聽話便可舒舒服服地把黨當作敲門磚,然後便是一步一步地步入權力的天堂。

不幸言中,在一九八九年春夏之間我果然和人民站在一起,沒有成為擁護屠殺的『黨奴』。雖然從此不能再當共產黨員,但從雙手到良心都保持了乾淨,這是值得欣慰的。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七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