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從『國有化』到『化國有』

剛給《明報》的『世紀』副刊專欄寫了一篇『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的文章。在這篇短文中,我表達了這麼一個意思﹕中國龐大而特殊的問題不是眼高手低的論客堅持某種主義或更換一個主義解決得了的,它需要面對一個一個麻煩的問題去思考、去研究、去付出汗水,而且還需要重新認識胡適七、八十年前『多研究些問題,少談些主義』的提醒,從而把心思用在解決中國的宏觀和微觀的各種出路上。

在七、八十年前那場『主義與問題』的論辯中,李大釗主張,中國只有仰仗『主義』來個『根本解決』,即推翻舊的所有制(私有制),才能得救。許多知識者都接受他的意見,最後終於在一九四九年完成了所有制的革命,也就是『國有化』的革命。為了這一制度的轉換,中國人明互相廝殺,流血犧牲,付出驚人的代價。原以為,一旦『國有化』(制度『根本解決』了),其他問題均可迎刃而解,後來才知道,事情並非如此簡單。所有制解決後,還有效率問題、分配問題、人口問題、生態問題、人權問題、老百姓日子過不下去的問題等等。蘇聯和東歐的紅色政權就因為老百姓日子過不下去而垮台。這一崩潰才驚醒中國共產黨人﹕不能再迷信『國有化』制度了,要改革,要搞市場經濟,要允許一部份人先發財成為資產階級甚至大資產階級。

歷史的嚴酷教訓和現實的嚴酷事實逼著中國共產黨人從『國有化』革命的路上往後退,退到今天,公然宣稱要在國營企業實行股份制。所謂股份制,就是把全民所有制變成私人股份制,也就是把『國有』變成『私有』。儘管開始實行時還保留著一部份國有股(另一部份是公眾股),但是國有股如果情況不妙,也會變成私有股。總之,實行股份制乃是一次『化國有』的經濟大變革。

對於中國的『化國有』大變革,也許有些人會痛心疾首,痛哭流涕,哀嘆用鮮血換來的國有制毀於一旦。而我倒是支持這種變革,因為我知道,倘若不接受這一變革的陣痛,國營企業總有一天會破產,跟著國營企業的全面破產,中國恐怕也要破產。但是,這場『化國有』的變革是否能夠成功,還得時間來證明。我和許多人一樣,心媄孎K有疑慮。

『國有化』革命是場制度大變革,『化國有』也是一場制度大變革。前者的失敗已說明,制度改變之後並非等於甚麼問題都解決,那麼,後者是否就能顯示『神跡』,化解一切矛盾呢?恐怕未必。『國有化』其實比較簡單,它通過暴力手段剝奪私有財產,第一階段的革命倒是乾脆俐落的。而『化國有』可就複雜得很,小型企業還好『化』,中型企業就難『化』,大型企業更難『化』。擁有數億、數十億資產的企業股份誰估價?誰認購?誰控股?誰保證控股者不把權力化為他們的個人財富?國營企業原是全民血汗、全民所有,一化難道就化為烏有?倘若不化為烏有,那麼,又是誰保證股份化後的企業償還全民的損失?等等,等等,都是問題,都需要下功夫研究,絕不是意識形態的『主義』漂亮話可以解決的。我所以愈來愈瞧不起那些只會高喊『堅持馬克思主義不動搖』的論客,其原因就在於面對中國的巨大變化,任何高調都無濟於事,唯有實實在在的研究,才是這個時代的需要。

從『國有化』革命到『化國有』大變動,中間只隔了四、五十年,歷史滄桑如此迅猛無情,真讓人感嘆不已。

寫於一九九七年十月十二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