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被遺忘的『底層』

三、四年前,我到台北參加《聯合報》召開的『四十年來的中國文學』學術討論會。會下,陳映真先生告訴我,他主持的《人間》雜誌辦不下去了,現在無論是政治領導還是知識分子,其實都不關心社會底層。映真兄的那一席話一直在我心中迴蕩。我讀過幾期《人間》雜誌,這一刊物有許多照片,展示的都是社會底層的疾苦,然而,這種關懷民間疾苦的刊物本身得不到社會關懷,於是只好停刊。這一刊物停辦之後,我舉目環顧四方,才發現廣大的中文世界堙A根本就沒有關注底層的刊物。

九五年冬季我到香港較久,走訪了幾位窮朋友窮親戚家,才知道這一繁榮的世界中包裹著一個『悲苦世界』,社會底層的居住條件惡劣到令人難以置信。據說,處於香港底層的窮苦人高達八十五萬,而且每年以百分之十左右的速度在增加。有位朋友批評說,共產黨在香港的路線是依靠大資產階級、團結中產階級、排斥無產階級。我聽了很驚訝,但想到特區,於是緩和一下朋友的口氣說﹕排斥無產階級還不至於,但遺忘底層、遺忘無產階級倒是可能。

說可能是遺忘底層,是從大陸的情況看出來的。大陸的底層是一個龐大的悲苦世界。能夠瞭解這一世界,真是要感謝『五七幹校』。我在河南息縣看到的貧窮不是一般的貧窮,乃是『奇窮』。那堛漱H民住的是抹了一層泥土的草屋,所有的『家俱』都是泥做的,床、桌子、椅子是泥做的且不說,連水缸也是泥土抹成的。至於吃的,我只覺得像是『豬食』。現在改革了,但改革畢竟不是魔術,窮地方還是很窮。近日福建的朋友告訴我﹕從河南、安徽、四川這些窮地方到我們家鄉了當長工、短工的人很多,一個強壯得像牛一樣的小伙子工錢一個月只要三百塊人民幣,女工童工的工資更低。還有許多來賣身的,不是當妓女,而是想當兒子和當媳婦,價格也低得出奇。聽了這些消息,我便知道中國廣大的底層還是窮,悲苦世界尚未變成黃金世界。許多國家的膚淺的政客和商人,他們到中國只是在上海、北京、廣州一帶走馬觀花,看到的是浮華的中國,另一個底層的中國看不見。

中國還有一個新形成的城市底層世界,這是國營企業下崗工人構成的。這些失業工人每個月只拿到二百元津貼和補助,不知道日子怎麼過。這支失業大軍隨著國營企業的股份化正在迅速膨脹,而膨脹的結果又意味著一個新的真正的無產階級將會形成,這一特殊的底層,是無產階級專政國家的異化體,它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注目。那些只知鶯歌燕舞的論客,不知道有沒有聽見他們的呻吟?

除了上述的底層世界之外,中國還有由小學、中學教員構成了社會知識底層,他們的日子並不比下崗工人好多少。現在很少有踏實的社會學家踏進這個領域去做調查,而像蘇曉康那種敢於正視底層社會的正直的報告文學家,則早已被視為『異端』並被流放到異國他鄉了。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三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