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中國能否走出循環套

以梁啟超為先鋒的近代史學革命,其關鍵的一點,是以進化史觀取代循環史觀。受其影響,二十世紀的中國知識人,多半便以進化的眼睛看宇宙、看社會、看文化,但也有一些知識人對進化論提出質疑,覺得許多歷史現象,特別是精神價值創造現象(如文學藝術、宗教哲學等)是很難用進化來解釋的,此外,即使認定人類社會的歷史總趨向是進化,也不能不看到,歷史流程中確有許多循環現象,這就是週期性的重復。例如分——合——分——合——分和亂——治——亂——治——亂就不斷也重復。史學家稱這種現象為『循環套』。

蔣廷黻先生在《中國近代史大綱》(一九三九年出版)中舉了若干『循環套』現象,其中有一種很值得今天的中國注意。他說,在中國歷史上,每朝的開國君主及元勳大部份起自民間,自奉極薄,心目中的奢侈標準是很低的,而且比較能體恤民間的痛苦,辦事比較認真,這是內政昌明吏治澄清的時代。後來慢慢的統治階級的慾望提高,因此官吏的貪污大大的長進。加上有志之士除了作官之外,其他路子均不通暢,便都擁擠到官場堙A使衙門的數目愈來愈多,官吏的隊伍愈來愈龐大,而國家養不起龐大的官僚集團,薪奉不足,於是官吏便貪污得愈來愈厲害。清朝嘉慶年間,有名的貪污權臣和坤,積有的私產高達九億兩銀子。官場的腐敗自然引起民憤。老百姓的日子就不好過,看到官場如此黑暗,便抗議、反叛、揭竿而起,於是革命,於是滅亡。這就是新政——腐敗——革命的循環套。

在中國數千年的歷史中,沒有一個朝代能走出這個符咒似的循環套。社會主義新中國能否走出這一套子,是世界的眼睛所關注的。一九四九年之後,毛澤東似乎看到這一歷史魔圈,因此他一再警告勝利者主義『糖衣炮彈』,並通過不斷革命的策略來杜絕腐敗,力圖走出可怕的循環套。可惜他的革命用力太重太猛,傷害太多人不說,還窒息了社會自生長自組織的活力,結果走向失敗。鄧小平終止階級鬥爭,打開久鎖的大門,這給中國帶來生機,但也帶來貪污『腐敗』這一副產品。有這副產品並不奇怪,令人關心的是中國在副產品產生之後能否走出惡性的循環套,避免暴力革命。我不是歷史宿命論者,因此覺得中國仍然有走出循環套的可能。但要實現這種可能,光有經濟改革是不夠的,還必須有政治改革和社會改革,要建設一套制約腐敗的機制,包括自由新聞系統這強大的監督機制。陳希同——王寶森集團的貪污案已敲下警鍾﹕中國正是走向腐敗的循環套,但尚未走到循環套的最低點(臨界點),如果政治體制、文化體制不加改革,這個臨界點就會到來,中國歷史就要出現一次新的輪迴。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