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冷戰意識形態

本世紀的九十年代,世界發生最大的變化,就是從冷戰時代過渡到貿易戰時代。冷戰是熱戰的前奏,它使世界總是籠罩著戰爭的陰影,這不好。貿易戰,不是戰爭,而是和平競爭,這很好。但是這種競爭也很劇烈,有些國家可能在競爭中富強,有些國家可能在競爭中敗落。美國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國家,它的電腦化的鼻子和眼睛早已敏銳地嗅到時代風氣的大變遷,同時它在世紀末已逐步完成進入貿易戰的機構性準備。中國能否真正把握時代的脈搏,以在未來的時間中走向富強,這是我常常想到的事。

在時代發生機構性的大變化時,中國的經濟系統也正在發生機構性的大變化,這一變化是與時代變遷的基本路向相適應的,所以我很贊成。李澤厚先生和我對《告別革命》,充分地肯定這一點,其實也是源於對時代的認識。『吃飯哲學』只是一種通俗的表述,在通俗表述背後,是對時代理性的認識和鬥爭哲學的尖銳的反叛。

我們在《告別革命》中對鬥爭哲學進行了批判。這種哲學,是戰爭時代的哲學。它既是熱戰時代的意識形態,也是冷戰時代的意識形態。甚麼都兩極對立,甚麼都是你死我活,甚麼都是一個吃掉一個,這種冷戰意識形態不僅彌漫中國,也彌漫本世紀下半葉的地球。

現在冷戰時代已經終結,這種意識形態也應當終結。我在《從意識形態的時代到數字的時代》一文中曾說,一個國家在經濟上發生機構性變化之後,一定需要在文化上也有一個機構性的變化。今天更具體地說,就是在貿易戰時代,在經濟發展的時代,就不能再死抱著冷戰時代的意識形態,而應當有新的眼光、新的觀念。

邢賁思先生提出『堅持馬克思主義不動搖』的口號,並說《告別革命》是『否定馬克思主義』、『攻擊社會主義』,這太簡單化了。時代既然發生大轉變,就不能老是堅持某種『主義』而『不動搖』,對於馬克思主義也是如此。我們提出要『改革馬克思主義』,要『修正馬克思主義』,要吸收其歷史唯物論的合理硬核(衣食住行第一),但又要告別其過時的,把階級鬥爭、暴力革命神聖化的意識形態。如果像邢賁思那樣光會說冷戰時代的漂亮話和誓辭,只知『不動』,不知『變動』,只知『堅持』,不知『發展』,那麼,中國現今所做的一切,即大改革大轉型的一切便是荒謬的。邢賁思先生雖為高級黨校副校長,但頭腦中充塞的全是老掉牙的冷戰意識形態,他似有『主義』,實無『主義』。與邢氏相比,那種雄糾糾地宣佈要對美國說『不』,更是一種低級幼稚的冷戰情緒,連意識形態都說不上,這完全無助於中國跟上時代的步調。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