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五輯

歷史壯劇與悲劇的創造者

今天我一連接到十幾個電話,全是告訴我鄧小平去世的消息。儘管明知鄧小平辭世是早晚的事,但人們還是強烈地關注著他的死亡。這也說明,鄧小平的名字確實連結著中國一段重要的歷史並連結著億萬中國人的切身利益。

鄧小平的出現,影響了大陸人民的命運,也影響了我個人的命運。如果不是鄧小平,我大約沒有機會在中年時代結束一場噩夢並開始了一個精神創造的時期;同樣,如果不是鄧小平,我大約也不會漂流海外而開始另一人生。在大陸,至今我的名字仍被編入另冊,我的書籍仍被禁行,這些都與鄧小平相關。然而,我面對鄧小平的死,想到的不是個人的恩恩怨怨,而是思索著鄧小平和他的時代以及我自己應作怎樣的評述。

其實,對於鄧小平,我和李澤厚在《告別革命》中已有了一個比較成熟的看法。這種看法我們在去年夏天又一次鄭重地表述(七月三十一日香港《明報》)。當時李澤厚說﹕『對於鄧小平的貢獻,決不可低估。當然鄧也有嚴重錯誤,其改革開放也有許多弊病和問題,但瑕不掩瑜,功大於過』。我接著也說﹕『鄧小平有嚴重錯誤,特別是‘六四’流血,他負有很大責任。但他打開中國大門,實行改革,結束一個崇拜階級鬥爭的錯誤時代,把中國從毛澤東的絕路上拖救出來,並把它推向與世界連接的發展之路,功勞很大。在二十世紀下半葉,推動中國進步的兩個最重要的歷史人物,恐怕一個是鄧小平,一個是蔣經國。』今天,在鄧小平去世的日子堙A我重溫這些評價,覺得我們的看法是理性的。鄧小平在世時最喜歡講的辭彙是『實事求是』,我們也應還給他一個符合實際的評價。

在二十世紀下半葉,鄧小平的名字確實是一個時代性符號,也可以說,他是一個起過『時代槓桿』作用的偉大歷史人物。因此,他的死,便意味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在他之前,以毛澤東的名字為符號的時代,是一個以階級鬥爭為全部生活綱領的時代,這是一個以牛棚為圖騰的、億萬人民陷入饑餓和互相廝殺的悲慘時代。毛澤東死後,並不意味著這個時代的結束。當時完全有繼續這個時代的可能性,但是,恰恰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鄧小平。這個個子低矮而眼光高遠的共產黨人,以令人震驚的氣魄,完全改變了中國航船的軌道。他衝破封閉的堅冰,打開大陸的門戶,把資本主義的活力注入中國,使幾乎被計劃經濟拖垮的古老大地再次出現生機。不要忘記,正是這個鄧小平,在六、七十年代曾作為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之一被推上革命審判台,但他不顧這個可怕的罪名仍然把中國推上以市場經濟為動力的改革開放之路,這種『我不入地獄誰來入』的精神,畢竟是值得敬佩的。有人以為,中國的經濟改革乃是客觀形勢所逼,沒有鄧小平,別人也會這樣做。其實未必,歷史並非如此『必然』。歷史是活的,因為它是人創造的。如果沒有彼得大帝,就不會有十八、十九世紀俄國的燦爛。如果沒有希特勒,就可能不會有第二次世界大戰;如果沒有列寧,就可能不會有十月革命的勝利和以後的蘇聯;如果沒有毛澤東,就不會有文化大革命。同樣,假如沒有鄧小平,就不可那樣中國的改革開放。我們可以做個假設,如果周恩來不是死於毛澤東之前而是在毛死後成為中國的領導人,那麼,中國就可能沿著毛澤東的路子走下去,中國就不可能是現在的這個樣子。在歷史發展的十字路口上,歷史人物的巨大作用,使得歷史充滿偶然。二十世紀下半葉出現鄧小平,也完全是偶然的。

當我給鄧小平以高度評價的時候,我並沒有忘記他的錯誤。在一九八九年『六四』流血慘劇中,無論政府有多少理由和學生有多少過激的缺點,決定向自己的孩子和人民開槍是絕對不可以的,這樣做,就越過道義的邊界。在這場悲劇性事件中,鄧小平是最高的決策者,他當然負有重大責任。我常想,『六四』悲劇不僅是中國人民的不幸,也是鄧小平的不幸。我甚至以為,這一不幸與他過份自信過份固執的性格有關。如果他採取某些妥協性的辦法,也許不會弄得這麼慘。我一直以為,『六四』中沒有勝利者,學生、政府、知識分子都在不同層面上遭到失敗,而鄧小平也是一個失敗者,他鑄造了自己一生中最不幸的一個大錯誤。除了錯誤之外,鄧小平在他生命的最後時刻應當也有遺憾,因為他只開闢了中國經濟改革的道路,還沒有來得及開闢中國政治改革的道路。他的人生是個完成,又是一個未完成。大陸的知識分子曾經對他寄以厚望,希望他在臨終前也能像蔣經國那樣,打開黨禁報禁,至少打開報禁,廣開言路,給中國的政治改革投一基石,但他未能這樣做。也因此,他死後將會給歷史留下更多的爭論。可以預料,鄧小平死後不會寂寞,圍繞著他的名字,將會有大聲的爭吵,他的『不爭論』的原則,將被擱置於歷史的角落。但是,人們在爭吵之後冷靜下來,又將會以複雜的心情緬懷這個人物,這個在二十世紀最後的歲月堻迣y過歷史壯劇也創造過歷史悲劇但畢竟把中國推向前進的偉大人物。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二月二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