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怎麼辦?

新舊世紀之交,無論對於中國還是對於世界都是最需要思考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家而不是需要軍事家的時代。在西方,人們曾以為,柏林牆一倒,古典資本主義的航船將從此一帆風順,然而,人們很快就發現大西洋東岸的失業者在增加,種族主義在挑戰,事情並不那麼簡單;在東方,龐大的中國從封閉中覺醒,經濟在大步前行,中國人一個多世紀的富強夢正在逼近現實,然而,人們在刮目相看之後又看到﹕一個民族貧窮時往往純樸,富貴時往往禮讓,而在由窮變富時則不擇手段地巧取豪奪,社會由此而付出驚人的道德代價,於是,中國未來的路也不那麼簡單。更使人類焦慮的是,他們發現這個世紀真是不可思議,人類的智慧發展到極峰並創造了輝煌的科學技術,然而,恰恰是人類自創的科學技術把人自身變成機器的附件和電腦的附件,變成金錢動物和廣告的奴隸。人不僅在迷失,而且在消失——消失人之所以成為人的價值和意義。

在這個時候,我想起『怎麼辦?』三個字和一個巨大的問號,想起俄國傑出作家曼杰斯塔姆提出的問題﹕上蒼給我這肉體,我該怎麼辦?我確信,這個『怎麼辦』不是個體性問題而是世紀之交人類群體共同的大苦悶。

人類的肉體本是靈魂的居所,然而靈魂正在枯萎、正在麻木、正在瓦解,怎麼辦?

人創造了龐大的物質世界,可是這世界正在變成自己的敵人、自己的暴君、自己的絕對統治者和心靈的殖民者,怎麼辦?人辛苦地建築了摩天的高樓,而高樓的大牆卻把人變成牆上的爬蟲、牆中的磚石、牆下的螞蟻,怎麼辦?

人積蓄了大量的金錢而金錢卻像泥沙堵塞了胸中的肺腑、腹中的熱腸、心中的良知,怎麼辦?人生產出知識而知識卻變成權力向人實行壓迫、實行獨斷、實行心靈專政,怎麼辦?

人為了爭取解放而革命,但是革命激起的仇恨卻燒焦了人性、燒焦了愛、燒焦了千秋一脈的倫理,怎麼辦?

人嚮往自由、追求自由,但自由的誤讀與濫用卻捲走了人的責任、人的品格、人的行為規範,從而導致暴力與性的橫行,怎麼辦?

人面臨重重困境又不能以自殺去敲開天堂之門、宇宙之門和一切解脫之門,怎麼辦?

這些『怎麼辦』,彷彿正是時代的提問。我們,每一讀者、作者與編者,作為人類的一員,都難以迴避。然而,我們恐怕不能再用二十世紀爛熟了的概念,諸如『革命』、『階級鬥爭』、『你死我活』等來回答,恐怕也不能用時行的『語言策略』、『文本策略』、『敘述技巧』來作逃遁之家。說『革命能夠改變一切』和說『敘述就是一切』都是荒謬的。新世紀之門就在面前,我們在跨越這一道偉大門欖的時候,最好是放下這個世紀流行的並帶給我們巨大痛苦的大概念和大思路。

正是敏感到世紀之交人類的深刻困境,正是清晰地聽到時代的提問,我才和我的朋友李澤厚提出『告別革命』的命題,才一再表達燃燒的希望﹕二十一世紀應當是一個否定之否定即重新肯定人的世紀,應當是人的太陽重新升起並發出萬丈光芒的世紀﹕人將走出機器統治、獨裁統治和語言統治。

文學的基本功能應當是表達希望。在新年新春之際,我以上述文字,既表達憂慮,也表達希望。

(原載紐約《明報》一九九八年四月八日創刊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