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魔鬼放出來後怎麼辦?

在這個題目下,我提問的是﹕在經濟高速發展的中國,目前最大的空缺是甚麼?

十月革命時,列寧知道俄國當時最大的空缺是麵包與和平,所以把力量放在這兩項上。他畢竟是有眼光的革命家。鄧小平成為領袖之後,他看到中國最大的空缺也是麵包,還有現代的科學技術與生產、管理方式。為了解決這一空缺,他做了一件歷史性的大事,這就是打開『潘多拉』魔盒,把魔鬼放出來,即釋放出人的慾望。魔鬼一放出來,中國就變成有動力的國家,錢就到處冒出了,麵包有了,機器有了,電視有了,電腦有了。中國的魔鬼被壓抑得太久,氣悶得慌,一旦釋放便帶上瘋狂。於是,一面是能量特別大而帶來的成效特別大,令全世界的財主們都羨慕都大唱讚歌;一面則是能量特別大而帶來的破壞特別大,令全世界的非財主們都驚嘆道德的瓦解、社會的變質。本想革財主的命的革命家們更是傷心疾首,痛斥紅旗落地、江山變色。

不管怎麼說,中國確實補了『糧食』和『科學技術』的大空缺,也不管怎麼說,魔鬼確實厲害,中國人的心肝確實在被魔鬼所吞食,良知系統在崩潰,中國社會確實在往惡的方向迅速變質。鄧小平在釋放出魔鬼之後並沒有想到(或者說尚未想到)﹕一個有魔鬼的社會是一定需要有一套制衡魔鬼的形式的,這就是慾望的制衡體系。現在的中國缺少甚麼?當然還缺少很多東西,但最缺少的,最急需補充的就是制衡慾望的政治、經濟、文化體系。

過去中國對付魔鬼的辦法是把魔鬼關閉起來,即消滅慾望和壓抑慾望。所謂『存天理、滅人慾』、『餓死事小,失節事大』就是這種辦法的理念。現在的中國把魔鬼放出來,但對付魔鬼的是土辦法和老辦法。這『土』、『老』辦法也只有兩種,一種是『殺雞儆猴』,即殺一批人關押處理一些官員以示警告;另一種是『堵塞漏洞』,即臨時抱佛腳地制定一些規則、章程乃至『法律』;工廠要破產了,趕緊來個『破產法』;學生要上街了,趕緊來個『游行法』;女人要懷第二胎,趕緊來個『生育法』;樹木要砍光了,趕緊來個『森林保護法』;這些零碎翻多的『法律』其意思很簡單,這就是人要拉屎了才有擦屁股的『法』。儘管人大常委會忙得很,但是法律愈來愈多而腐敗則愈來愈嚴重,發生這一現象的根本原因就是缺少一個總法、大法即制衡的法治體系。如果政治上沒有『反對派』的制衡力量,也沒有『三權分立』的制衡形式,文化上沒有『自由新聞』的道德制衡系統,經濟上沒有利益調節的稅收體系與福利體系等『大法』,那麼,小法律再多也沒有用。西方發達國家,從『壓抑慾望』的歷史走出來之後便全力解決『駕馭慾望』和『制衡慾望』的問題。中國的魔鬼釋放出來怎麼辦?借鑒一下西方對付魔鬼的歷史經驗、進行政治改革恐怕是絕對必要的。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三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