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無家可歸者

戰爭,除了奪走許多鮮活的生命之外,還形成許多多餘的生命。這些多餘的生命和戰死的生命一樣令人悲哀。

這些多餘的生命不是別人,恰恰是在越南戰爭中為美國在前線流血的士兵。他們是美國派往越南前線的五十多萬軍隊的一部份。在越戰中,五萬八千個將士戰死了。而沒有戰死的,也在東方的戰場上流過血。但是回國之後,燃燒著反戰情緒的美國並沒有給他們一個『Welcome』(歡迎)。於是,他們踏上國土就變成雙重的悲劇角色﹕一重是作為不知道為什麼而戰偏又在戰場上賣命前驅的戰士,一重是作為執行國家使命又不被國家愛憐的兒子。作為戰士,他們遠離家園,奔馳於迷濛的戰火烽煙中;作為兒子,他們又失去家園而陷入迷茫的歧路堙C

我一直留心這些雙重悲劇者,特殊的無家可歸者。他們的生命首先是被失去意義的戰爭耽誤了。當他們投入戰爭時,美國已進入高科技時代,誰沒有技術,誰就難以生存。可是,這些戰士在該學技術的時候卻只學會拿槍、衝鋒、投彈、殺戳。戰爭結束時,他們除了開槍開炮之外,什麼也不會。因此,他們的實用主義的祖國便容納不了這些沒有技術的兒女。他們到處找不到適當的工作,最後只剩下一條出路,就是拿政府的補助金過活。一個在沙場上衝鋒陷陣的強壯生命,在這個時候突然異常恐怖地意識到,他們已變成多餘人。在他們的遼闊的故鄉故國堙A他們其實是一群無家可歸者。他們沒有想到,在前方為國家賣命時沒有死亡也沒有殘廢,倒是返回家國之後成為類似死亡的廢人。這種幻滅感和絕望感是沒有經歷過戰爭的人難以想像的。這種以生命作為代價的付出和比零還慘的收獲是怎樣的反差,也是未在戰場上搏打過的人難以理解的。我恰巧遇到一個這樣的士兵,真正的無家可歸者。他就在芝加哥,在我的客居住所的地下室。他與其他的『多餘人』一樣,沒有家庭,沒有職業。他是一個黑人,身體強壯,高大,常常帶著一個耳機聽廣播。但是,他什麼都不會做。過去只會拿槍,然而拿槍的時代結束了,他的國家已進入電腦時代,任何公司都不歡迎他這種只會拿槍不會用電腦的人。他走投無路,只好逃在這個地下室,和戰爭中為了逃避轟炸而進入防空洞一樣。有一天,我在後園媞堛寣A他過來幫我,並對我說﹕人們只知道戰爭剝奪了死者的生命,不知道也剝奪了我們這些生者的生命,我們什麼也沒有了。我聽了之後,吃了一驚﹕這樣有頭腦的人,竟然也被美國社會所拋棄。這才悟到,金碧輝煌的美國腹中還有一個帶著戰爭後遺癥的地下室美國。

寫於一九九六年一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