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返回古典

我和李澤厚先生的長篇對話錄《告別革命》,反省本世紀的基本思路和基本選擇,給百年來的中國近代史提供一種新的認識,難免要引起強烈的反彈。除了遭到海外民主運動活動家們的批評之外,最近幾個月來又遭到胡繩、劉大年、邢賁思等大陸理論家的強烈批評。今年年初,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黨委書記王忍之(原中宣部部長)在全院一九九七年工作會議上作報告,特別批評院內的科研人員未能與《告別革命》劃清界線,他說﹕『《告別革命》那一套否定革命歷史、否定馬克思主義的論調,不同程度地影響著一些人。這些問題儘管發生在極少數人身上,但也說明,堅持正確方向的問題在我院並沒有完全解決。』王忍之本以極左著稱,報告之後更是積極組織對《告別革命》的圍剿,以致現任近代史研究所所長張海鵬說出一句駭人聽聞的話,他說﹕李澤厚、劉再復在美國『做了人家的講座教授、客座教授,當然要為人家的和平演變出點主意』。批判的調門愈來愈高,罪名也愈來愈大。

既然有那麼多罪名和挑戰,我們就不能沉默。因此,我和李澤厚先生決定再寫一本《告別革命》的續篇給予回答。然而,我們不是讓挑戰者牽著鼻子走,而是沿著我們剛剛開闊的思路繼續前行,對二十世紀的中國和世界的人文思潮,作進一步思考。這一思考的主題,我們在《告別革命》的《後記》中已作了預告,這就是『告別現代,回歸古典,重新探求和確立人的價值』。

告別現代,回歸古典,當然不是反對中國的現代化,當然不是要求中國回到古代社會中去,而是說我們要重新尋找古典文化中那些肯定『人』的價值體系的其他價值資源。用李澤厚的語言來表述,就是二十世紀乃是否定性世紀——機器否定人的世紀,而二十一世紀應當是否定之否定的世紀——重新肯定人的世紀,因此下一世紀應有第二次文藝復興,即第二次人的解放。如果說第一次文藝復興是從中世紀的宗教統治中解放出來,那麼,第二次文藝復興是從機器的統治中解放出來。而第二次解放將與第一次解放相似,採取『復古』的形式,即採取『回歸古典』的策略。因此,所謂回歸古典,乃是擺脫二十世紀過於發達的科學技術和商品生產對人異化而回歸對人的本體(情感、尊嚴、價值)的尊重。

然而,『古典』是一個極廣泛的時空概念,我們是選擇哪一『古典』作為坐標呢?第一次文藝復興選擇的坐標是希臘,那麼第二次坐標該是哪堙H關於這一點,我與李澤厚先生的指向有相同處也有不同處。我的『古典』更側重於西方的古典,具體的說,乃是以康德為代表的古典主體哲學,這一哲學把人視為目的王國的成員,把對人的尊重視為絕對道德律令。李澤厚先生自然也肯定康德,但他更側重回歸到東方的古典,即回到重視人生、重視教育、重視情感、重視人際溫暖的孔子那堨h,回到極端尊重人的內在自然的『禮樂』這一最高的美的境界中。澤厚兄與新儒家的看法完全不同,回歸古典的內核十分堅硬特別,不是我的胃一時可以消化得了的。但我仍如實地記錄下來並欣賞它。

我們的《告別革命》尚在被討伐中,嘯聲未斷,卻又在寫作《回歸古典》,這一定要讓中國的激進革命論者更加生氣,幸而外在的評語對李先生和我已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內在真實而理性的聲音。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