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從懺悔意識說起

魏承思兄和明報副刊約請再為『七日心情』專欄撰稿,我為難了一陣。寫專欄文章可以逼著自己寫作和逼著自己面對社會思考,這是對偷懶的一種限制,所以我願意參加。但專欄寫作容易打破連續性的學術思索,顧此失彼,所以我又推辭,推辭應是一種自我保護。雖這麼說,但盛情難卻,只好再寫,寫少一點就是了。

今年上半年我忙於『金庸小說與二世紀中國文學』學術研討會的籌備,下半年又開始研究『文學與懺悔意識』的課題了。這個題目我所以不願意放棄,除了學術上的興趣之外,還與自己的生命需求有關。出國後九年,我通過《漂流手記》敘述自己的心靈故事。愈是敘述,愈是覺得以往的歲月在我生命中投下的隱影太濃太重,不管怎麼寫、寫甚麼,都難以擺脫過去那些苦難記憶,那些噩夢,那些沒有尊嚴的白天與夜晚。這才明白﹕歷史,歷史已深深地進入了自己的生命,並化作靈魂和潛意識的一部份,想拽掉是不可能的。所以我決定,既然昨天的歷史已進入生命,今天不如主動讓生命返回歷史和投入歷史,重新觀照過去,記下一點親自目睹的歷史斑痕與血痕。

使我在靜夜中思想時常感到驚訝的,不僅是歷史進入了生命,而且是一個歷史時代的大文化扭曲和腐蝕了自己的生命。自懂事之後,我生命的主要部份便連著故國一段以階級鬥爭為重心的歷史。幾十年泡浸在階級鬥爭狀態中,確實受到這種狀態的潛移默化。這段歷史時期的風氣、語言、習慣、行為方式的確進入自己的骨髓。說出一聲『告別革命』,實際上是因為『革命神聖』、『造反有理』、『溫良恭謙讓要不得』、『誰是敵人誰是朋友乃是首要問題』等觀念浸入骨髓而不得不來個吸髓式的反省。有了這套觀念,就會妄想革命可能改變一切和造就一切(建設倒在其次),覺得只有與革命相關、與政權相關的事才重要,其他的諸如日常關懷、日常溫馨、森林砍伐、沙漠東移、河流變質、洪水滔天都不重要。與此相應,又以為為了一個假設的革命目標,理所當然應當去送死,個人精神價值創造的權利更應當放棄,托爾斯泰式的人道寬恕應當批判,於是,也不覺得列寧對托爾斯泰的論斷是荒謬的。

所謂懺悔意識,就是承認錯誤時代也進入並腐蝕自己的靈魂,而被腐蝕了的靈魂又參與了錯誤時代的製造從而負有一分責任。常常想這個題目,就不會覺得知識分子天然就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而會想到,知識者也常是人類靈魂的毒化師。面具,姿態,詭辯,話語霸權,極端情緒,瞞和騙,哪一樣不在毒化世道人心呢?說到這堙A差一點忘記自己在寫專欄文章,不可細論下去了。

寫於一九九八年十月七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