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四輯

告別藝術革命

在《告別革命》出版之後,我常想到,除了告別政治革命之外,還應當告別文學革命與藝術革命。

五四新文化運動中,陳獨秀提出『文學革命論』,功勞很大,它使一種嶄新的文學從古老的母體中脫胎出來,使中國文學從內容到形式都煥然一新。變革是對的,但變革採取『革命』辦法即採取『打倒』、『推翻』、『顛覆』的辦法卻值得質疑。文學與科學不同。科學上提出一個新原理必定要否定舊原理,而文學的優秀部份卻帶有永恆性,一種新文學的崛起並不意味著舊文學過時。陳獨秀的文學革命倡導國民文學、社會文學、寫實文學,這很好,但他以打倒貴族文學、山林文學、古典文學為代價卻太激烈。貴族文學等是打不倒的,也不應該去打倒。新文學運動的主將之一周作人在文學革命後幾年就自我檢討說,平民文學與貴族文學都需要,一是求生文學,一是求勝文學。而平民文學恐怕也得經過貴族精神的洗禮才能成為更高質量的文學。周作人當然不是否定自己參與過的文學革命,但他發覺革命辦法的偏頗,悄悄地告別文學革命。

在世界的範圍內,從上一世紀末開始也不斷有文學革命與藝術革命。由於十九世紀中葉中產階級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庸俗和越來越市儈化,因此文學藝術家們便不滿外在的現實,於是從外向內轉,轉向內心世界,著意與庸俗的世界相對立,從而產生現代主義。現代主義客觀上具有革命意義,但它並不標榜推翻和打倒先前的文學,而且它的變革既有形式的變動又有內容的變動,這內容就是對包裹著現代文明外殼的庸俗物質世界的反叛。如果說現代主義是革命,那麼這也是有內容有創作實績的革命。而到了後現代主義的文學革命與藝術革命就大不相同了。後現代主義乃是一種以顛覆前代文學藝術(宣告前代文學過時)的不斷革命論。它直接顛覆的是現代主義文學藝術,但現代主義是社會的反叛者,因此後現代主義變成反叛反叛者,而反叛反叛者,便是媚俗。因為喪失反叛的內容,就剩下反形式,而這種反形式只不過是通過形式的顛覆與翻新來刺激消費,這樣做的結果——不斷革命的結果,就使文學藝術愈來愈蒼白,最後只剩下技巧與策略了。畢加索之後,藝術革命的速度之快,簡直像時裝表演,令人眼花繚亂。但是只要冷靜觀察,就會發現在不斷革命中,除了語言和技巧的翻新之外,並沒有建樹,也沒有對社會的質疑。

無論是在大陸還是台灣,文學藝術領域中玩語言、玩技巧的風氣很盛,作家藝術家刻意追逐時髦,以策略與手段代替生命投入的創作,只關心打倒偶像和權威,只重視自己的新姿態,卻缺乏對社會的真誠的關懷,也缺乏堅韌紮實的創造,結果使文學藝術漸漸產生一種貧血癥。而一些評論家和評獎人員卻偏偏在鼓勵貧血文學,他們也被時髦的不斷革命論弄糊塗了。

我知道文學藝術家對形式對表述方式天生有一種敏感,也知道語言、技巧、形式對文學藝術是何等重要,但是,我相信,文學藝術創造不等於形式翻新的革命,對於那種只知否定、不知建設的革命,對於那些只知小策略不知大關懷的文學藝術,對於時裝式的前衛表演,我們最好還是對他們說一句﹕別了,請你們不要和我們一起走進新世紀之門。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九月二十六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