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虛構中國與解構中國

哥倫比亞大學王德威教授在今年《明報月刊》第一期上撰寫了一段『人生小語』,語中說『梁啟超與魯迅一輩曾新聞藉文學「不可思議」之力拯救中國。我卻以為一個世紀的經驗告訴我們,文學之為文學,正因為它不能、也不必擔當救中國的大任。文學不建構中國,文學虛構中國。』

德威兄這一思想非常有意思,也極有歷史針對性。二十世紀的中國作家有一個別國家難以想像的重大負荷,就是拯救中國與建構中國的負荷。每個作家提起筆桿便想起『國家興亡,匹夫有則』,於是,尚未著筆便已掉入精神陷阱,丟失了個人精神價值創造的自由空間。而政府、社會、人民則非得作家揹上這一精神重擔不可,於是,每個作家便注定欠下一筆巨債。二十世紀的中國作家真是可憐極了,到了世紀末還是擺脫不了國家這一偶像的絕對統治。世紀初尼采就說﹕『國家是一切冷酷的怪物中最冷酷的』,『他們高懸一把刀與百種慾望』。不幸而言中,一把高名義的刀斧,把作家砍得不知所措。在新舊世紀之交,發表『文學不再建構中國、只虛構中國』的宣言,實在應當成為中國作家的共同綱領。

不過,我還是要給德威兄作兩點註疏與補充﹕一是以『虛構中國』替代『建構中國』,乃是放下『拯救中國』、『改造中國』一類的超重負荷,並不是說,虛構意義上的文學便無建構意義。在遠古,虛構的神話(如《山海經》)恰恰是中國最本真的歷史;在今天,『為藝術而藝術』的藝術,恰恰是最有建設性的藝術,非政府工具的文學恰恰能構成中國最有生命力的精神建構。所以德威兄的主張可請各類愛國者放心。何況,『虛構中國』的詩人作家固然更多著眼於人類和藝術,但其愛國心的深廣絕不在民族主義者之下。其二,在『虛構中國』與『建構中國』之中,還有一個『解構中國』的問題。文學家們在放下『建構中國』的重擔時,似乎不必也放下『解構中國』的本領。曹雪芹雖然與建構中國無關(只是虛構中國),但他則是解構中國的巨人。中國的聖人聖賢文化,就被他解構得只剩下榮國府門前的兩個乾淨的石獅子。我的意思是說,今後中國作家雖然只管『虛構中國』,但也不必放下社會批判與文化批判的解構刀。有『解構』的文化底蘊在,虛構才不會變成虛空,輕中才有重,表中才有深。德威兄在談了『文學不建構中國,文學虛構中國』之後補充說﹕『而這中國如何虛構,卻與中國現實的如何實踐息息相關』。這顯然意識到,虛構並非空想和逃離現實,所以,我在『虛構』與『建構』之中加了一個『解構』,也許可以給德威兄的『共同綱領』增添一節條文,而不是一道難題。

(原載《明報》一九九九年二月二十五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