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亞旋**的『暖暖』

前幾天,我寄居的美國科羅拉多州下了一場大雪,洛磯山內外一望皆白,這才意識到,秋天過去了,冬天真的降臨了。在寒凝高原的時刻,我突然想起亞旋先生的『暖暖』,那首歌吟『暖暖』的《秋歌》﹕落葉完成了最後的顫抖/荻花在湖沼的藍晴堮囓/七月的砧聲遠了/暖暖。/……

秋天,秋天甚麼也沒留下

只留下一個暖暖

只留下一個暖暖

一切便留下了

在寒意籠罩中,我默誦這首詩,心頭便漸漸暖和起來。當世界被金錢與權力弄得愈來愈寒冷、人際的溫馨愈來愈稀薄的時候,這首詩顯得格外美。我喜歡這種篝火般的給人以溫暖情思的詩歌,它一定安慰過許多在人世間感到孤獨與冷寂的靈魂。

暖暖,也許是詩人女兒的名字,也許不是。但她一定是所有的溫馨的小生命的共名。蘊藏著人間暖流的生命,這是世界最後的實在。當秋風捲走一切的時候,只要還留下人性最底層的溫暖,人類就可以繼續生存發展下去,就可以在苦難中免於絕望。暖暖,這是人類反叛絕望最美麗的旗幟,她應當是今天與未來人類共同的生命圖騰。

讀了《秋歌》之後,我又讀《屈原祭》、《短歌集》、《我的靈魂》、《深淵》、《鹽》、然後又讀《一九八0年》、《山神》、《酒吧的午夜》、《苦苓林的一夜》、《巴黎》、《倫敦》、《如歌的行板》等,這才升起一個念頭﹕亞旋的詩,每一首都是好詩,每一首都是精品。由亞旋又想起洛夫、余光中、鄭愁予等,於是,又找出他們的詩集來讀。這一次讀後便平靜不下來,於是,拿起電話筒找鄭樹森、找奚密。奚密寄來了她的幾篇詩論,我立即就讀。我急於想知道,關注台灣詩歌的評論家們是怎樣看亞旋和其他詩人們。最後,我竟然抑制不住感情給遠在北歐的的朋友馬悅然打電話,痛痛快快地談論了一次台灣的卓越詩群。在談話中,我表明了一個堅定的看法﹕五、六十年代台灣的詩歌、八十年代大陸的小說,是本世紀下半葉中國文學兩項最突出的成就,也可以說是兩大寶庫。沒想到,馬悅然的心情和我一樣熱烈。他除了認為大陸八十年代的文學成就還應補上詩歌與散文之外,其他的完全贊成我的看法。他說台灣五、六十年代的詩歌獲得很高的成就,亞旋就是一個大詩人。他還說,從明年起,他將要著手翻譯台灣的詩歌。

馬悅然是個性情中人,妻子陳寧祖去世之後,他非常悲傷,每天都到寧祖墳前去緬懷。我打電話的去的時候,他正在廚房堸等|川(寧祖家鄉)的擔擔麵。他告訴我,這是寧祖生前常做的麵。寧祖已去世兩年,但他仍然無法排除刻骨的思念。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是正在前進中的、也是他所酷愛的中國文學,唯有譯介研究中國文學的工作能排遣他的孤獨。和他談話之後,我一面感到高興,一面也跟著傷感。不過,我想到,他所喜愛的亞旋,這位被他稱作大詩人的『暖暖』,說不定也會給他以慰藉。

**亞,應為病字旁內的亞;旋,應為弓字旁加玄。字體不全為歉)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十月三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