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沒有酸氣的薩依德

讀完艾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的《知識分子論》(單德興的中譯本,收入王德威主編的《麥田人文》叢書),禁不住感佩興嘆﹕這位出身於巴勒斯坦、深造於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任教三十五年的教授,真不愧是卓然獨立的大知識分子,而且一點知識分子的酸氣冷氣也沒有。

他明明有深厚的專業知識﹕哈佛大學博士;在哥大講授英美文學和比較文學;精通音樂;一九八七年就以《東方主義》一書蜚聲學界,並成為舉世矚目的後殖民主義、後現代主義的理論先鋒,但他卻不端起教授架子,更不刻意賣弄教授語言。他著述不輟,但從不在自己的著述中自戀自美、自歡自嘆或以著述傲視人間。

他不像一些酸溜溜的知識分子,念念不忘自己是個專家和名家,生怕自己的衣衫會沾上一點政治和社會塵土,活像一枚酸果。與此相反,他總是挺身而出,熱烈地擁抱社會,直言不諱地宣告自己關懷世間苦難。為了實現這種關懷,他寧可當個專業的『圈外人』、『業餘人』。『完全專業化會使知識分子變得溫馴』,『陷入專業化就是怠惰,到頭來照別人的吩咐行事』,他這樣告誡別人與告誡自己。具有豐厚專業知識的人又不被自己的專業所困,他便出為人生整體更為豐厚、博大的知識分子。

幾乎所有的思想者都會給『知識分子』下定義。因為『定義』繁多,急性的福柯(M. Foucault)乾脆說他『從來沒有遇到過任何知識分子』。但薩依德卻沒有半點輕浮,他不僅把知識分子劃為流亡者、邊緣人、業餘者,而且下了一個斬釘截鐵的定義﹕知識分子就是『對權勢說真話的人』。即在各種壓力中尋求獨立並對權勢提出質疑和批判的人。而批判必須把自己設想成為提升生命、在本質上反對一切形式的暴政、宰割和虐待。薩依德本身就是一個對多重權勢說真話即展開批判的人,至少他展開了兩重批判﹕第一重批判是對西方『帝國主義話語霸權』的批判;第二重批判是對本土(阿拉伯)軍事獨裁政權的批判;因此,他的書籍既受到西方學界的批評,又被阿拉法特禁止進入巴勒斯坦。他正是屬於勢利人所嘲諷的『兩邊不討好』。他介入、參與故土的民族獨立運動,但不是民族主義者。他認為,知識分子的重大責任恰恰在於『把特定的種族或國家所蒙受的磨難賦予更偉大的人類範疇』。

薩依德生活在各種矛盾與張力之中,但他通過雙重批判實現了對矛盾的協調與超越。

如果要對薩依德提出更高的要求,那麼,我覺得,薩依德的不足是缺少第三種批判,即自我批判。知識分子如果不是保持自我質疑和自我批判,就很難保證自己對時代的質疑是充分清醒的。關於缺少自我反省和批判這一弱點,最近一期《今天》雜誌張寧、張倫在訪問黎巴嫩作家埃里亞斯.古力時已經道破。古力說得很好,始終保持自我反省、自我懷疑的態度是知識分子的一種自我立場,這是最難的事。一個真正的知識分子不應當把自己看得太重要,而應時時從零開始。我並非要求薩依德成為完人、聖人,只是說,知識分子如果擁有第三重批判,那麼,他的第一、第二重批判一定會更加堅實、更加理性。而且,在批判他人時才不會形成自我的話語霸權。

(原載《明報月刊》一九九八年四月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