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施議對﹕詞學的傳人

記得是一九八六年八月三十日的夜晚,突然想起病重的吳世昌先生。雖然已接近午夜,我還是直奔醫院,並直接闖到吳先生的病室。吳先生躺在清冷的燈光下和雪白的病床上,已不會說話。唯一守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博士研究生施議對。吳先生第二天就去世了,儘管他是著名的紅學家、詞學家,又是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副主任,但他臨終前卻非常寂寞,經常守在他身邊的只有兩個人,除了施議對之外,還有一個是吳先生的外甥、趙紫陽的助手鮑彤。

想起這段往事,是因為春節格外寧靜,讀了《施議對詞學論集》第一卷——《宋詞正體》。這部論集分四卷﹕一、《宋詞正體》;二、《今詞達變》;三、《詞法解賞》;四、《詞籍要論》。僅第一卷就有三百五十六頁。因施議對現任教於澳門大學社會人文學系,所以此書便由澳門大學出版社出版。手捧這部裝楨富麗堂皇、內容豐富紮實的學術論著,又是喜悅,又是感慨。議對兄不僅是我的同鄉,而且是我的同齡人。在學術生涯上,他無法迴避時代投給我們這一代人的命運﹕強制性的下放勞動和政治運動剝奪了生命的黃金歲月和打斷了連續性的思索。但是,施對議戰勝了時代所設置的種種閘門,硬是在孤寂崎嶇的學術道路上走下去。一九六四年他在福建師大中文系讀書時就寫作了《論陳亮及其<龍川詞>》的出色論文並成為杭州大學夏承燾先生的研究生。剛剛在詞學研究上起步,就遭逢到文化大革命,研究一斷就是十幾年之久。但他不洩氣,在臨近四十歲的時候,再次北上求學深造,既當移居北京的夏承燾先生的學生又當吳世昌先生的研究生,最後成為文學研究所的第一個古典文學博士。

讀了《宋詞正體》,便知道他不愧是夏承燾先生和吳世昌先生兩位名師的高足,不愧是中國詞學的傳人。他對『詞』這一中國文學的特殊文體的見解,他對『詞學』這一學術分支的把握,他對現代、當代詞學研究弱點的批評,都表現出一個長期下過苦功的學者的才華與功力。在我們這一代人中,我還想不出有比他更強的人在。更使我感到意外的是他雖長期泡浸於詞學,但並不是一個學究。他超越了老師的研究方式,表現出自己的另一種具有現代感的詞學批評鋒芒,這種鋒芒直逼傳統的『本色論』(注重詞的特質研究,但取徑偏窄)、『境界說』(為詞學開拓視野,但未能解決詞的個性)、『風格論』(立論籠統)等,很有新一代詞學傳人的膽識與火力,難怪,霍松林先生讀了議對兄的文章之後說﹕『詞學復興,可預卜也』。不過,議對兄在批評舊說之後,提出詞體結構論,主張以結構方法論詞,雖能自圓其說,我卻懷疑這可能也是一種本質論,未必就是『真理』。但能提出了就好,我相信,有施議對在,現代詞學不會中斷而且將會更有活力,這是可以肯定的了。

寫於一九九八年一月二十七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