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選擇的艱難

大陸的經濟發展之後,人欲橫流,社會迅速變質,許多商人和投機者對此興高彩烈。他們抓住歷史時機在剎那間變成暴發戶,並覺得眼前真的有一條黃金的道路。但是有一些有思想的知識者卻陷入困境,覺得無路可走,徬徨、徘徊、困惑。他們很像托爾斯泰在俄國資本主義發展時期那樣感到苦悶,並向時代提出問題﹕在人欲橫流的時候,知識者的積極生活、健康生活是否可能?

托爾斯泰的回答是『不可能』。他在小說《活屍》堻q過主人公萱嘉說出這樣悲觀的話﹕

一個人出生在我所出生的這個圈子堙A只有三條路可以選擇。第一,就是做官,賺錢,使我們生活在堶悸瑭鉥c更加醜惡——這是我最憎恨的。也許我沒有這種本事,可是主要的是,我憎恨。第二,就是消滅這種醜惡,這非得英雄不可,而我卻不是英雄。最後一條路,第三條路,是忘卻一切,走到一群狗那堨h,飲酒,作樂,唱歌——我幹的也是這個。結果我就弄成這個樣子。

這段話,今天大陸一些具有人文理想的知識者一定容易引起共鳴。做官,賺錢本也可以成為健康的職業,但是,在社會肌體變質之後,做官的個個貪污腐化,賺錢的個個不擇手段,官場、商場全變得十分醜惡。因此清高的知識者不願意與之為伍,這條路便走不通。而走另一條相反的路,即消滅醜惡的英雄之路,這在托爾斯泰的時代堣w經很難,在當今的中國就更難,說不定只能蹲監獄。監獄可以造就若干英雄好漢,但畢竟不是路。上述這兩條路均走不通,就只好『走到一群狗那堨h』,即尋歡作樂麻醉自己。痞子文學,在托爾斯泰的道德眼睛中,也許只能算是一群狗的犬叫文學。清高的大陸知識分子大約不情願在『狗群』中混日子。

這三條路都不可能導致積極、健康的生活,而且也走不通。那該怎麼辦?老托爾斯泰當時探討了兩種選擇的可能性﹕一是獨善其身甚至施善於他人的可能性。《復活》中的聶赫留朵夫,就是一個想以『善行』悔過自身並達到自我完善的人,但是,他被他人視為『傻瓜』,也走不出甚麼像樣的路。還有一種可能性則是逃亡的可能性,即逃離醜惡骯髒的泥坑也逃離狗群而隱逸或者自我放逐到國外。近十年來,大陸知識者選擇逃亡之路的人漸漸多起來了。但這條路非常陌生,其孤寂與艱辛往往是逃亡者始所未及料想到的,因此,逃亡者便忘記逃亡的初衷是為了擺脫爛泥爭取積極的生活和健康的生活,反而因困難而消沉下去,甚至很頹廢。這樣,逃亡導致積極健康生活的可能性又成了問題。

我自己在八十年代末也選擇了逃離的路。逃離之後並沒有消極,並覺得在異地他鄉要積極健康地生活是可能的,但是,這種可能性必須自己創造。這個創造過程,最重要的不是給自己構築精神殿堂,而是努力逃離最後一個地獄,這就是自我的地獄。我正是在向這個最後地獄的不斷挑戰中贏得生活的健康的。不走出自我的地獄,生活到處都很灰暗,而一旦走出,則到處是積極、健康的道路。

(原載《中國時報》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九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