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三輯

表達絕望的革命悲劇

上一個月,李銳的長篇小說《舊址》的英譯本在美國正式出版,英文的名字是Silver City,即銀城。譯者又是我的朋友葛浩文教授(Howard Goldblatt),近水摟台先得月,我立即得到他贈送的帶有國畫封面的這本新書,而且興奮地連猜帶測地讀了將近一百頁。看見故國當代最優秀的長篇進入英語世界,心堹u有說不出的喜悅。

Silver City第一版就印了兩萬冊。出版不久,美國最權威的書評雜誌Publishers Weekly就加以介紹推薦。美國作家Lisa See評論說﹕這是我讀到的有關中國的書籍中最令人驚嘆的一本,它是中國的《齊瓦格醫生》。而出版此書的出版社(Henry Holt and Company)在推薦書頁第一句話則是﹕《銀城》是從悠久的文化中發出的稀有聲音。

我曾告訴李銳,你在海外至少有三個知音,一個是馬悅然,一個葛浩文,還有一個是我。我真的非常喜歡李銳的小說。他的《厚土》早就讓我沉醉。呂梁山下那些貧窮的莊稼漢,那些純樸中的狡黠,善良中的愚昧,那些讓人發笑又讓人心酸的性糾葛的故事,每一篇都那麼精粹又是那麼深厚地展示著一個真實的中國。李銳的短篇是真正的短篇,短而厚實,精粹而精彩。而《舊址》則是真正的長篇,這個『長』不是篇幅的冗長(它不到三百頁),而是容下了從二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整整一個革命歷史時代,並氣魄宏大地書寫了跨越三代人的中國革命的大悲劇。

我在這部大悲劇中讀出了絕望。李銳是不是有意寫絕望,我不知道。不過,他自己早就意識到絕望能使文學深刻。他喜歡曹雪芹,喜歡龔自珍,喜歡魯迅,就因為他們都有絕望感,或者說都有極為豐富的絕望內涵。而《舊址》的絕望內涵真的是在中國過去的文學歷史上所沒有過的。小說的主人公李乃之,中共地下黨銀城市委書記。他出身於銀城本地望族鹽商李氏家門,但他背叛家庭而投身革命,並領導銀城的工人運動,組織和發動了銀城歷史上最大的一次鹽業工人總罷工。四九年革命成功了,他成為革命英雄,但他家族的成年男子卻在鎮反運動中遭到槍決。付出親情巨大代價的他當了副部長,他理所當然應當享受他參與創造的新世界,然而並非如此,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因為無法證明自己在獄中的清白被打成叛徒,最後被迫害致死,而他的女兒李延安則宣佈與『走資派』家庭決裂遠走陝西並嫁給一個迷信生殖器官又有生理缺陷的文盲農民,借此完成她理解的另一場意識形態的革命。至此,李氏一家三代,無論是作為革命對象還是作為革命主體,均歸於毀滅。革命以壯烈始,以慘烈和怪誕終,這個大過程中的神聖、必然、進化不知道在哪堙H而一個一個在暴力中的死亡、變形、悲悵、無告卻那麼真實地擺在面前,這是怎樣的人類悲劇。李銳不顧歷史決定論和革命動力論的種種說教,以大手筆寫出二十世紀中國的一場慘烈的悲劇,真的給世界文學寶庫增添了動人新篇。

(原載《明報》一九九八年一月三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