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二輯

錢鍾書先生的囑托

儘管我和錢鍾書先生有不少交往,但他去世之後,我還是盡可能避免說話。我知道錢先生的脾氣。在《圍城》中他就說過﹕“文人最喜歡有人死,可以有題目做哀悼的文章。棺材店和殯儀館只做新死人的生意,文人會向一年,幾年,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陳死人身上生發。”錢先生的逝世,也難免落入讓人生發的悲劇。不過,人生本就是一幕無可逃遁的悲劇,死後再充當一回悲劇角色也沒關係。我今天並非做悼念文章,而是要完成錢鍾書先生生前讓我告訴學術文化界年輕朋友的一句話。

這句話他對我說過多次,還在信中鄭重地寫過一次。第一次是在我擔任文學研究所所長之後不久,我受所埵~青朋友的委託,請求他和所堛漪膍s生見一次面,但他謝絕了,不過,他讓我有機會告訴年輕朋友,萬萬不要迷信任何人,最要緊的是自己下功夫做好研究,不要追求不實之名。一九八七年,我到廣東養病,他又信囑托我﹕

請對年輕人說﹕錢某名不副實,萬萬不要迷信。這就是幫了我的大忙。不實之名,就像不義之財,會招來惡根的。(一九八七年四月二日)

作為中國卓越學者的錢先生說自己“名不符實”,自然是謙虛,而說“萬萬不要迷信”包括對他的迷信則是真誠的告誡。迷信,不管是迷信甚麼人,都是一種陷阱,一種走向蒙昧的起始。錢先生生前不迷信任何權威,所以他走向高峰,死後他也不讓別人迷信他,因為他期待著新的峰巒。在不要迷信的告誡之後是不要虛名的更重要的告誡,我今天不能不鄭重地轉達給故國的年輕朋友。

到海外之後,常想起錢先生的囑咐,這一珍貴的教誨,它時時提醒我要往實處努力,要本本色色做人,認認真真讀書,紮紮實實著寫每一部著作,每一篇文章,要把虛名真的看淡看輕看透。我所以常想這句話,還因為近十年來我看到大陸內外學界學許多學人的學風、文風、作風,正在往錢先生所擔心的“不實”的深溝媟ご芋A追逐不實之名的現象愈來愈盛。為了及早出名,許多聰明人使用了許多所謂“人生策略”與偽文本策略﹕或者打擊名家充當“黑馬”,或者吹捧名家以拉大旗做虎皮,或者故作艱深玩弄學術姿態,或者搜集他人文章編成書籍在封面上署上自己的名字,或者經營一個小地盤互相吹噓拔高。各有各的策略與捷徑,就是缺少實實在在的研究實績與創作實績。這些通過捷徑與策略贏得的不實之名,確實就像不義之財。錢先生批評得很尖銳,但很準確。我們在這些現象的背後,看到的不僅是“名”中的“虛”,“有”中的“無”,“色”中的“空”,而且還看到佔據了不義之財一樣的惡行。也就是說,這不僅是學術的虛假,而且是品德的潰敗。錢先生生前對不實之風就有痛切之感,所以他囑咐我作這樣的告誡。這種告誡是至深至誠的關懷,雖然逆耳,但我相信,它對於我們這一代或更年輕的一代人靈魂的健康是非常要緊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