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二輯

哀悼項南

得知項南去世的消息後,我和妻子菲亞都緬懷不已。妻子說,你在專欄的文章中,幫我向他致敬吧,他是一個多麼值得我們致敬的人。

項南的名字和我的家鄉福建的名字連得緊緊。想起福建這個世紀的歷史,除了想到嚴復、林紓、辜鴻銘、冰心、林語堂等名字之外,總要想起項南這個名字。上述這些名字多數是帶給福建以文化榮譽,而項南則帶給福建以幸福的曙光。

項南在五十年代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在那個荒誕的向左傾斜的時代堙A能被稱為“右傾”,一般都有求實之心。項南正是一個尊重社會、敢於右傾的老實人。胡耀邦瞭解他,因此在八十年代初中國處於最重要的歷史時刻,把他派往福建擔任省委第一書記。那時的廣東、福建是中國改革的先鋒省和試驗地,革新的序幕能否成功地拉開,確實關係到中國的前程。胡耀邦知道南方兩省的重要,所以特別委任兩位“封疆大吏”,一位是坐鎮廣東的任仲夷,一位是坐鎮福建的項南。

項南不辱使命,不負時代的期待,一到福建就全力做一件事,把福建的門戶毫不猶豫地打開。他像孫中山那樣,首先把眼光投向交通,努力推動電訊系統和機場航空的建設,並推動廈門成為自由港。一九八四年他又抓住鄧小平視察廈門的機會,爭得“老佛爺”的支持,進一步擴大廈門特區,為福建走向現代社會衝破了第一道隘口和開闢了第一段路程,建立了利程碑似的業績。可是,項南的改革熱情卻遭到北京高層保守派的忌恨,他們把項南視為異端視為胡耀邦的“心腹”,刻意給項南設置種種障礙,甚至譭謗項南已把福建變成“殖民地”。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正當福建的改革事業蒸蒸日上的時候,這些高層保守派竟然以清查假藥案之名硬把項南整治下去。賣假藥,自然是壞事,然而,晉江某些人製造假藥事件,是福建地委、省委首先發現並通報全國的,而不是“中央”發現的。何況在社會大變動中,泥沙俱下,騙子混雜是不足為怪的。可是,“中央”的保守家們卻藉此打擊項南,莫名其妙地給項南以“警告”處分,並罷他的官,免去他省委書記的職務。胡耀邦雖然器重他瞭解他,但在元老重臣的壓力下也愛莫能助。當時我此惋惜、嘆惜、痛惜的只有福建那些目睹自己的家園獲得生機而對項南充滿感激之情的平民百姓和知識分子。

我和項南交往是在項南調往北京之後的事。恰恰是在一九八七年反自由化運動中也是我心境最壞的時候,他想起我,邀請我到他家堙]中組部管理的高幹院落)作客聊天。他知道我的“文學主體論”正在受評判,但是他卻非常謙和地傾聽我對這一論題的表述。我仗著年輕氣盛,在討論問題時總是率直犀利,咄咄逼人,但他始終以溫馨的目光看著我。他並不同意我的全部觀念,但支持我表述,並贊成我的一個看法﹕共產黨人不能永遠站在自由、民主的彼岸。今天,想起項南的許多話,想起他那永恆的、溫馨的目光,想起他那仁厚的赤子的模樣,不僅緬懷不已,而且痛惜不已。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七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