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二輯

人生有情淚沾臆

去年十一月初馬悅然的夫人陳寧祖去世之後,我和妻子難過了好久。寧祖大姐真是我的知音,當她讀完《漂流手記》之後,簡直高興得像小孩,拿著它到處給人看,給她的學生看,給她的姐妹看,給她的朋友看。劉心武到瑞典時,她一面做飯,一面問心武﹕看了《漂流手記》沒有?可不能不看。最後,她乾脆在斯德哥爾摩大學漢學系開講整整一個學期的《漂流手記》課程。有一天,她拿著瑞典學生的作業對我說﹕瞧這些孩子多認真,他們竟看出你笑中有淚。我在斯德哥爾摩大學擔任客座講授一年期間,她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帶我和菲亞去玩,菲亞身上穿戴的皮大毛、毛衣、絨帽、鞋子,一件件都是她帶她去買的。其實,那時她已得了乳腺癌而且開了幾次刀,但還是那樣爽朗、熱情、愛笑,還是關心別人超過關心自己。

寧祖大姐去世後的這半年,我和菲亞總是緬懷著她,也緬懷著馬悅然﹕七十三歲的老人了,原來甚麼都仰仗妻子,現在寧祖去世了,他的日子該怎麼過?想念之中,接到馬悅然的信,讀了信,我禁不住落淚。寧祖大姐去世後不久,他就寫一封長信訴說他的思念之情,字埵瘨‘是淚水。而近日的來信又告訴我,他怎麼也無法抹掉自己的悲傷與懷念。自從寧祖死後,這一兩百天,他每天都到寧祖的墓前去,在那媯o呆思念。我瞭解馬悅然對亡妻有多深多重的感情。自從一九四八年馬悅然到四川蒐集漢語方言資料並和寧祖相愛,至今已近五十年了。在這段長歲月中,寧祖隨他來到名副其實的雪國,和他共赴人生之旅,不僅和他生下三個孩子,而且和他共同從事中國文學的傳播研究事業。馬悅然不僅愛祖寧,而且熱愛寧祖母親的語言和熱愛寧祖故國的文學。他取得的卓越成就,無論是古漢語語法音韻的分析研究,還是《水滸傳》、《西遊記》的翻譯或是多達七百多種的中國現、當代作品的翻譯,都有寧祖大姐的汗水泡浸其中。他們真是一對相許相依相助完全超越民族界限的有情人。

馬悅然從墓前回到家堙A孤獨中想到的還是寧祖故國的文學。他對中國文學的情意和對妻子的情意一樣深邃和永恆。他在信中說﹕他正在譯李銳譯殘雪譯台灣諸詩人的傑作。譯完李銳的《舊址》後,他將到太原去看看李銳。我知道一提起李銳他就高興。這位山西高原上年僅四十六歲常留著短小鬍子的作家,是我們共同喜愛的文學豪傑,但願他的光輝的長篇(《舊址》),能幫助馬教授從哀傷與眼淚中解脫,也使寧祖大姐在地母懷中感到欣慰。

(原載《明報》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