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二輯

璞玉---緬懷鄭朝宗老師(之一)

聽到鄭朝宗老師逝世的消息後,我獨自坐在窗前,面對崇深的落磯山呆呆地想念著。無盡的緬懷不重從何說起。自從一九六一聽他講授《西洋文學史》至今,將近四十年堙A我的生命之旅就一直連著他的名字。他是一個真正影響過我,真正在我的心坎中投下寶石的人。他寫給我那麼多書信,可惜大部份都留在滄海的那一邊,儘管如此,他的名字還是伴隨著我浪跡天涯。無論是飛行在白雲深處,還是航行在波羅的海的藍水中間,我都會突然想起他的名字。在天地宇宙的博大蒼茫之中,他的名字和其他幾個溫馨的名字就是我的故鄉。那時想起他是欣慰,此時想起則是悲傷。這麼好的一位老師就這樣遠走了,滿腹的心事再也無法向他訴說。

在北京時,我收到他的許多信,其中有一封是他最動情的信,這是他告訴我師母去世消息的信。鄭老師平時給我的信如同他的文章,總是把熱烈的心包裹在冷靜的文字堙A可是這一回,他卻放聲哭泣,每一行字都充滿著對妻子的思念之情、內疚之情和感激之情。百日後,他又把悼念的文章《懷清錄---一個平凡人的一生》寄來給我,其痛哭的淚痕猶在。在我的經歷中,還沒有見過一個人對妻子之死如此悲痛,如此把它看作是大事件。幾十年的社會教育使我習慣於生活的革命狀態,也習慣於把個人生活放在偏遠的角落,而鄭老師這封信卻給我一次驚醒,一次人性教育﹕人間常情如此之真,真情真性如此之美,這種個體感情怎麼可以忽略呢?鄭老師是一個喚醒我人性底層美好部份的導師,他的教導不是通過他的言說,而是通過他的眼淚與深情。

鄭老師在《懷清錄》的哀悼文章中說他和師母乃是姨表兄妹。他們訂婚後的第三年準備成婚,卻有人說他有悔婚之意,這話傳到師母耳朵堙A她異常鎮靜,只要求見面問個究竟。鄭老師說﹕“雲消霧散之後,她帶著一顆真誠純樸的心來到我家,以後不管發生甚麼情況,這顆心始終是堅如磐石的。”這幾句話,移用到鄭老師身上也極其恰當的。鄭老師說魯迅是個“仁人”,他自己也正是個“仁人”。他的仁厚之核,就是“忠誠純樸”,而且這核是堅如磐石的。鄭老師到了晚年名聲已很大,至少在福建是人們公認的一個大教授、大才子了,但他對妻子依然像初戀時那樣忠誠純樸。他對妻子忠誠純樸,對朋友學生忠誠純樸,對事業也忠誠純樸。他和錢鍾書先生的友情,已成為中國文壇的美談佳話,其中的美,就是“忠誠純樸”四個字的無限光彩。

鄭朝宗老師和錢先生相處的日子大約只有一年半的時間。開始是清華園同一學系的一般同窗,到了一九四二年他贏得一個機緣,才成為錢先生的朋友。一經交往,鄭先生立即進入錢先生的深層世界,並成為錢先生的莫逆知音。這不僅是因為鄭先生眼光如炬,知道這位博學的朋友前程無量,更是因為鄭先生有一純樸之心,知道這位天然地排除驕傲、嫉妒等人性障礙,很快就發覺面前這位大才子身上有一種品格,即對人“不存勢利之見”。“不存勢利”,便是高潔的人品。鄭老師發現,錢鍾書雖然天分高,但好學不倦,不論身處甚麼環境都手不釋卷。勤奮,也是品格。這一年鄭先生和錢先生兩人真是以心發現心。一年之後鄭先生離開上海時,錢先生贈予他的三十行五言古詩﹕“清華曾共學,蹤跋竟相左……”就足見他們的友情之深了。這之後,鄭先生和錢先生一別十年,中間經歷了抗戰勝利、解放戰爭和新中國成立等歷史滄桑,直到一九五三年他們才重新見面,可是到了一九五七年鄭先生則陷入政治劫難,而錢先生也常處憂患之中,可是不管世事如何沉浮,他們的友情始終堅如磐石。甚麼政治風煙都侵蝕不了他們的情誼。八十年代,知識分子重見天光,鄭老師便把三十年積澱下的仰慕之情化作對錢鍾書學問的研究。在全國範圍內,第一個別開生面地招收《管錐編》博士研究生。能想到這一點,正是歷史的結果,即一九三二年鄭先生進入清華園之後就開始形成的的既深邃又純樸的眼光洞察的結果。招收《管錐編》博士研究生不僅是鄭老師人生精彩的一筆,也是中國當代教育史上精彩的一筆。在北京時,為此事我多次自豪地對朋友說﹕我的老師鄭朝宗真出手不凡,一筆開了錢鍾書研究的風氣。鄭老師寫下這一筆,與友情有關,但絕不僅僅是友情。《管錐編》深邃如海,一個只是在海邊徘徊的朋友是不可能認識它的淵深的。鄭老師不是海濱虛嘆者。他走了進去,並投下晚年最成熟的生命,實實在在地下功夫閱讀、鑽研,用全部學識去領悟、去開掘。他在給我的信中說﹕你對《管錐編》一定要“天天讀”。我聽了鄭老師的話,從一九八二年至一九八九年幾乎天天讀。到了海外之後,我寫作《人論二十五種》,其中的“肉人”、“忍人”概念和許多例子都得益於《管錐編》。在鄭老師的啟迪下,我兩次讀破《管錐編》,這確實使我的學術素養有所長進。我常想,鄭老師自己更不知是如何天天讀、天天思索?否則,他怎能寫出『但開風氣不為師』、『文學批評的一種方法』、『再論文藝批評的一種方法』、『錢學二題』、『圍城』與『湯姆.瓊斯傳』等《管錐編》研究的開山之作?這些文章數量不多,但它是高水平的“質”,是《管錐編》精華的提煉與提取,說它是《管錐編》研究綱要,絕不過份。在『文藝批評的一種方法』第三節中,他列舉的《管錐編》七項新義,倘若不是深邃紮實的研究者是絕對說不出來的。這八義包括﹕(一)學士不如文人;(二)通感;(三)以心理之學釋古詩文小說中透露的心理狀態;(四)比喻之“二柄”與“多邊”;(五)詩文之詞虛而非偽;(六)哲學家、文人對語言之不信任;(七)詞章中寫心行之往而返、遠而復;(八)譯事之信、當包達、雅。鄭老師也許正是受到“學士不如文人”的影響,因此他喜寫至情穎思之文,不喜歡作學士那樣賣弄學問姿態的高頭講章,包括各類復製性很強實無多少見地的大部小說史、文學史,而他寫的這幾篇僅有六、七萬字的文論,其價值決不在百萬字的高頭講章之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