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徘徊──致遠志明信

志明兄﹕

讀了上期你對拙著《漂流手記》的評說『流浪之美』(見《海外校園》雜誌第十七期),真是高興。我喜歡這種比純文學評論更有意思的心靈評論和靈魂對話,一讀就讓人進入沉思。我的散文本來就是心靈的象徵,在屬於心靈的形而上層面討論問題真是人生的樂事。感謝你這麼認真地讀我的手記,並用如此美好的語言作如此精闢的分析。

你對我的心靈剖析十分中肯。我的確是個矛盾體和流浪體。這幾年,我的名字簡直就叫做徘徊與徬徨。徘徊於神性與理性、絕望與希望、拯救與逍遙之中,徘徊於基督與康德、孔子與庄子、魯迅與陶淵明之中。托爾斯泰晚年變得古怪,他說他不願意和任何人在一起,只願意單獨與上帝相處。我還不至於如此,但有時比托爾斯泰還孤獨,所以我只能在上帝的門外獨自遊思。當然,在徘徊中我還是繼續前行,不會回到過去,只會走向將來。

在流浪與徘徊時,如你所說,越是感到痛苦與絕望,就越是尋求拯救。然而,經常盤旋在我腦中的問題是﹕拯救的使命是交給上帝還是交給自己?自救是否可能?依靠自身的力量反抗絕望是否可能?我所以會徘徊於神的主體性與人的主體性之間,而且至今不放棄人的主體性,就因為自己覺得自我拯救和依靠自身的力量反抗絕望,不是不可能。如果不可能,那麼人的力量與人的意義何在?當然,我也常常懷疑這種可能,並為此常常產生一種“無力感”,即感受到人的智慧的有限性,無力到達真理的彼岸。

我所以徘徊,還有一個原因。作為一個人,即在個體情感層面上,我非常接近基督,而且幾乎能接受聖經中那種徹底的愛與仁慈的觀念。我們這一代人是被仇恨教育出來的一代人,全部教育就是要讓我們丟掉愛。也許因為這樣,我反而覺得愛的觀念特別寶貴。但是,作為一個思想者,一個人文科學學者,我的天性又總是喜歡對已有的結論提出質疑,不願意只活在已有的結論之中。所謂流浪,就是沒有句號也沒有結論,即先作一種形而上假設﹕人間沒有終極真理。這種思想者的脾氣又是背離基督。當我那已經很自然地信仰基督的小女兒勸我也應當信仰的時候,我心中的疑慮就是,倘若認定聖經所說的一切就是終極結論,那麼作為思想者是否就只能是這些結論的演繹者?它本身的創造是否還有可能?它是否還有在結論之外流浪的自由?這些問題,還會繼續煎熬著我。這些年,你邁入另一精神境界,連語言也充滿祥和之氣。你的研究上帝與老子的著作對我的疑慮一定會有幫助,出版後請贈我一冊。

你對拙著的評說發表出來後一定會引起許多朋友的思索。

(原載於一九九六年《海外校園》)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