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漫步高原

劉再復

第一輯

一千零一夜不連貫的情思

今年《明報月刊》一月號開始選登我的多卷本散文集《漂流手記》的第四卷《獨語天涯》,這部集子的副標題叫做『一千零一夜不連貫的思索』,是因為組成集子的是一千零一則隨想錄、讀書筆記、散文詩、悟語等。由於潘耀明兄的支持,能在《明報月刊》上連載,真使我高興。

這部集子的形式比較自由,我也寫得比較盡興。“盡興”,這是我近年寫作時的心靈狀態。我已從我階級、為族群、為他人的寫作狀態中解脫出來,更多地為自己心靈需求寫作。人生很短,死亡雖是個巨大的不可知,但它是個不可抗拒的時間限定則是確定無疑的。因此,一切創造都只能在這限定之前的一剎那,抓住這一剎那,不再理會政治權力的干預和他人的目光,不再迎合權威、偶像、群眾等,盡興說些該說的話,這種選擇我自信是對的。

《獨語天涯》的書名正題也與“盡興”有關。和他人對話還是會受到他人思路的限制,唯有獨語最自由。在文化大革命中,知識分子被洗腦之後,只能一律說黨派的話,我當然也不例外,不說黨派的話就難以活下去。然而,當時我還是私下自言自語,悄悄說些自己的話,唯有在自言自語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因此,可以說,在二十多年前,我就朦朧地感到自由獨語乃是人的一種存在證據,一種自由意識,一種任何政治權力難以剝奪的思想權利。

二十年來我寫了不少文學評判與文學理論文章,其要點之一也是在說,八十年代之前,中國作家喪失了一種最重要的東西,這就是個體經驗語言。二、三十年中,作家只有黨派語言、階級群體語言,只有合唱。八十年代出現的新作家詩人,其所以“新”,就是恢復個體經濟語言和寫作個性,唾棄千篇一律的黨派化、集體化的文藝腔。我作為一個寫作者在拋卻群體腔調之後確實獲得大解脫,想甚麼寫甚麼都覺得流暢。《獨語天涯》中的一千零一則手記,雖不連貫,但流暢、痛快。德國作家圖霍爾斯基(一八九零至一九三五)有句很有意思的話﹕“說謊必須前後一致,而說真話則可以斷斷續續。”說謊者怕露馬腳,而我則盡興地袒露胸中的一切。

(原載《明報》一九九九年一月十四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